在线阅读盛宠谋婚作者珊瑚小海主角烈南风余小渔小说 赏析怎么写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6-10

在线阅读盛宠谋婚作者珊瑚小海主角烈南风余小渔小说 赏析怎么写

盛宠谋婚第二十章别人眼中的他烈南风眯着狭长的双眼,看向小渔。 思忖片刻道:是吗?我对余经理没什么印象。

小渔听到他的话后,偷偷在心里呼出一口长气。

她只以为烈南风是怕秦羽杉误会他跟自己有什么,才矢口否认。

却不知道他其实是不想小渔为难。

烈南风刚才故意绕过小渔,也只是因为气她竟然由着韩宇揽她的肩。

就算是假的,也不可饶恕。 他满心想着,一会儿回到宾馆,要好好收拾这个胆大妄为的小人儿。

我刚刚提到建筑分公司的经理,之前只是一个基层员工。

总裁平时很忙,我们根本没有机会见面。

所以您对我没有印象,也很正常。 嗯,说的也是。

烈南风随意的靠着椅背,轻声附和,建筑分公司是独立运营,总部只保留了年度审查的职权,至于其他,我并不过问。 烈南风这样说,韩宇也不再多想。 深蓝集团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集团,分公司遍及全国各大城市,要说烈南风对小渔没印象,也是在情理之中了。

建筑分公司又是一个后起之秀,没见过集团总裁的人多了去了,也不差小渔一个人。

烈南风的注解,让小渔顿感安心。

卸下防备之后,无意间对上他凌厉的目光,心跳又没来由的乱了节奏。

她稳住呼吸,把视线移向手里紧握着的水杯。

小渔的指端,因为太过用力而泛白,看得出来她现在很紧张。 明明不善于撒谎,还硬要来趟这个浑水,真是太不受教了。

按照座位的安排,烈南风的旁边是秦羽杉,而他的对面,正好就是那个不听话的笨女人。

她上身穿着一件淡粉色的针织衫,一字肩的设计,露出两道精致的锁骨。 柔顺的长发自然垂落,白皙小巧的耳廓在秀发间若隐若现。 纯净中,散发着淡淡的性感气息。

烈南风开始后悔自己一时心软,把她放了出来。 这样的小女人,即使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对他来说就是一种精神折磨。

桌下的双脚开始变得不安分,在桌布的遮挡下,蹭到小渔的脚边。 一点一点的沿着她笔直的小腿攀爬。 小渔的大脑像是被电击一样,瞬间凌乱。

两手在身侧蓦然攥成拳头。 紧紧抿着双唇,咽下涌上喉间的细微声响。 她涨红着两腮,死死地盯着烈南风。

那个罪魁祸首依然神色如常,跟韩宇几个人,大谈云麓镇的风景,和项目规划。

好像桌下挑事儿的人,跟他不在一个星球般自在。

别看小渔平时唇齿伶俐,思路清晰,其实那都是她虚张声势的假象。 说到底,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丫头,年纪和阅历都摆在那里。 长得再漂亮,业务再精干,胆识可不是一天就能长起来,也装不出来的。 烈南风就是看准了小渔没胆子甩开自己,因为她害怕动作太大,惊扰了其他人。 幸好小渔今天穿的是阔腿裤,坐下之后,只有半截小腿的肌肤外露。 要是穿的裙子,哪里经得起烈南风这般撩拨。

不过眼瞅着烈南风的脚越来越放肆,脚尖在大长腿的优势下,直逼小渔的底线。 小渔忍无可忍,蹭的站起来了。 突如其来的举动,打断了几个人的对话。 韩宇看着她绯红的脸色,以为她是生病了: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吗?说着,就要抚上小渔的额头。

小渔抬手甩开韩宇,无视一行人诧异的目光,语气生硬道:我去趟洗手间,你们聊。 早知道这样,就应该乖乖在房间里看资料,不来应约了。 好好的一顿饭下来,除了要陪韩宇演戏,听谢婉的嘲讽,还得受着那个变态大色狼的调戏。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呜呜呜……小渔躲在洗手间里哀嚎,耳根子却没能清净半分。

哎,你看见餐厅里的那个大帅哥了吗?那边坐的两个人都挺帅的,你说的是哪个?当然是穿西装的那个了。 小渔一听就知道,这两个人议论的是烈南风和韩宇。

韩宇平时的着装,就是浅色的牛仔裤加衬衣,或者T恤。 不过因为他身姿挺拔,眉清目秀。 简单的装束,反倒衬出他充满活力的青春气质。

烈南风就不一样了,明明只比小渔他们大几岁而已,气场却完全不在一个等级。 想到除了在烈家别墅的时候,见过他穿家居服。

公众场合的他,好像一直都是西装革履,清高冷傲的样子。 那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就算是面对面清浅的交谈。 也忍不住让人想退避三舍,顶礼膜拜。 穿西装的那个却是很帅,不过你不觉得太冷了吗?岂止是冷,光是远远看一眼,就觉得害pia好吗?这你就不懂了吧?他是深蓝集团的总裁,年纪轻轻就手握重权,没有点儿雷霆手段,怎么服众啊?你怎么知道?刚才我听见他们说话了,就上网搜了一下。 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啊。

他又不是你男朋友,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哎呀,你这么说,我都有点儿浮想联翩了。

看你满脸思春的样子,想男人想疯了吧?那也要看什么样的男人,是吧?行了,没看见人家身边有一个大家闺秀么?你呀,下辈子都没机会,赶紧醒醒吧。

没机会就没机会呗,想想都不行啊?小渔慢慢起身,收拾好之后。

推门出来,只看见两个穿超短裙,踩着恨天高的人,摇曳的背影。 刚刚那两个人的窃窃私语,在小渔的脑子里循环围绕。 烈南风在别人眼中,确实是像神一样的存在。

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可正因为这样,烈南风就更不应该仗着自己有权有势,不把别人的尊严放在眼里。

他已经有了秦羽杉那个正牌女友,为什么还要揪着自己不放,屡屡侵犯自己呢。 难道这世间的感情,都像这么不堪一击么?高鑫是这样,烈南风也是这样,还有生养自己妈妈也是如此。 当初小渔眼睁睁地看着爸爸离开人世,而她的妈妈却躲在另一个人男人怀里哭泣。

那一刻,她真的恨自己,为什么要出生。 与其要亲眼见证所有的美好,一夜之间毁于一旦,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存在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