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 狂暴!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4

第六百九十章 狂暴!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上吧,你一定会赢的!”这句话落在别人眼里,仿佛只是一句鼓励,但是落在司徒香的耳中,却仿佛是一句惊雷。

这不是鼓励。 这是暗号!这是师傅在催促自己,使用最后的杀招来获取胜利!虽然这一切都是自己和师傅的约定,可是为何听到师傅这般说,心中还是有着几分伤心呢?或许师傅收自己为弟子,所有的一切,也就是为了这一天吧?司徒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两秒后她睁开了眼睛,眼中已经充满了决然。

罢了,师傅虽然性格高傲,但是说话算话,他说过只要自己赢了,他便会替自己复仇,虽然不是自己亲手,但是终归也算是能了了自己的心愿。 更何况,自己也确实不想输!废就废吧,就把这一战当作自己人生最辉煌最后的一战吧。

或许过了今天,运气好,自己还能像正常人一样管理环球集团,当个商业女强人,运气不好,或许只有成为一个废人,躺在床上或者坐在轮椅上了……司徒香怀着决然的心情,重重的咬破了之前藏在嘴里的一枚胶囊。 胶囊破碎,里面的液体瞬间的流入了司徒香的咽喉,然后流入了她的胃部,整个胃部瞬间都仿佛燃烧了起来,仿佛流入其中的是一团火,又或者是充满腐蚀性的浓硫酸!司徒香那双明媚漂亮的眼睛逐渐的变了,血色遮掩了她的双眼,她那漂亮的脸蛋上也挂满了冷冽的煞气,她浑身上下都仿佛充满着一种狂暴的气息,仿佛要摧毁所有阻挡在她面前的一切碍事者。

秦阳脸色微微一变,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这样的情况,他不仅对战过几次,而且自己也经历过,虽然不太清楚对方到底做了什么,但是秦阳肯定对方使用了一种能够极速提升战斗力的方法,就像是当初李凯使用霸王丸,又或者丹尼最后使用爆灵术。 事情麻烦了!“司徒香好像不对劲啊,看上去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她一定使用了什么药物或者秘法提升实力,激发身体潜力,可是这样对身体会造成巨大的负荷……”“这应该是司徒香的杀手锏吧,不知道秦阳是否也有杀手锏呢。

”“这是真的要拼命啊,也不知道副作用有多大。

”司徒香脸上表情显得非常的痛苦,让她那漂亮的脸蛋都显得有些扭曲狰狞,她抬起眼,目光如同凶狠的野兽,冷冷的盯着秦阳。 秦阳有着一种被凶兽盯着的毛骨悚然感,正在考虑自己是否也要施展金针刺穴激发战斗力的时候,司徒香已经陡然发动。 司徒香的速度比之之前至少快了一倍,她的身影才从原地消失,下一秒,她已经直接出现在了秦阳的前方,一个狂暴的扫腿直接扫中了秦阳。 秦阳只来得及身子一缩,同时竖起了双臂,然后整个人便被一股狂暴的力量直接掀飞。 秦阳身子才砸落地面,司徒香已经如同狂风一般席卷而至,狠狠的一脚塌向了他的腿部。 这一脚只要踏中了,秦阳的腿骨肯定会如同甘蔗一般干净利落的断掉,那这场战斗也便结束了。

秦阳身子一缩,司徒香的这一脚踏在了地上。

“砰!”地上并不算结实的砂岩顿时被凶狠的一脚才给踩得崩裂开来,破碎的砂岩碎块向着四面飞溅,而地面上也出现了一个小坑。 秦阳双手一撑地面,一个后仰翻转顺势站起了身子,刚刚站稳,司徒香已经再度的扑了过去,一个凶狠的肘击直接撞了过来。 秦阳双臂横摆,挡在了面前,然后他再次像是一个破布娃娃一般的被砸飞了出去。

原本势均力敌的战斗陡然变成了单方面的暴虐殴打,秦阳仿佛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被打得到处乱飞,整个人就一活动沙包,惨不堪言。 好在秦阳战斗经验丰富,虽然他已经完全跟不上狂暴的司徒香的殴打节奏,但是他总能在千钧一发之际,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不让自己遭受最直接的轰击。 正因为如此,哪怕他被打得到处乱飞满地乱滚,嘴角也溢出了血色,脸也肿了,身上更是跌跌撞撞不知道青了多少块,但是他却并没有遭受致命的伤害,也没有丧失作战的能力。

“秦阳不会有事吧?”“这完全没法打啊!”“我去,这是超级赛亚人变身啊,太狂暴了吧,老大,反击啊!”“老大,有啥绝招使出来啊。 ”何天枫等人之前看着秦阳和司徒香打得虽然凶险,但是打得有声有色并不落下风,虽然很惊险,但是看上去总归不像是要输,可是现在看上去这不但要输,还要被打死打残废的节奏啊。 看着这一幕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纷纷大声叫喊。 龙玥看着场上的争斗,也是担心无比,侧头问道:“羽哥,秦阳还有办法没,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莫羽眉头轻轻皱着,但是神色却还算平静。

“嗯,他还有一招金针刺穴没用,他自己应该心里有数,既然没用,说明他还扛得住……”龙玥担心的看着场上再一次被打飞的秦阳:“这要是普通修行者,遭到如此狂暴的重击,纵然没有击中要害,恐怕早已经失去战斗力了吧,但是看秦阳却还精神抖擞的样子,他的身体确实很……结实。

”莫羽点了点头,眼光却看向了对面的陆天生。 “司徒香为了获得胜利,想必是使用了什么药剂或者激发潜力的秘法,看她实力提升如此多,恐怕副作用也不小,这一场战斗之后,不管输赢,恐怕她身体都要出问题了。 ”龙玥白了莫羽一眼:“你还有精力去担心司徒香,多担心下秦阳吧,他都快被打成一个人肉沙包了。 ”莫羽笑笑道:“没什么好担心的啊,基本上来说,已经赢定了。

”龙玥愣了一下:“为啥?”莫羽微微一笑:“一个人已经把底牌都出光了,而另外一个人身上还有底牌,你说谁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