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向降准作用显著 债转股推央企降杠杆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6-22

定向降准作用显著 债转股推央企降杠杆

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实施两年多来,逐步进入佳境。

前不久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了下一步深入推进债转股的一系列措施,提出“下一步要直面问题、破解难题,着力在债转股增量、扩面、提质上下功夫”。

6月5日,国新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来自国家发改委、人民银行、国务院国资委、银保监会等部门的有关负责人,专门介绍债转股的最新进展和下一步政策举措。 先看一组最新数据:1、截至2019年4月末,债转股签约金额已经达到万亿元,投放落地9095亿元。 已有106家企业、367个项目实施债转股,针对优质企业的债转股占到落地规模的一半以上。 2、实施债转股的行业和区域覆盖面不断扩大,涉及钢铁、有色、煤炭、电力、交通运输等26个行业。

3、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目前共落地实施债转股项目254个,落地金额4000亿元。

其中,通过股权投资基金、私募资管产品等渠道共募集社会资金2500亿元参与债转股项目。 4、2017年开展降杠杆、减负债工作以来,中央企业资产负债率已经累计下降了1个百分点。

一季度末,中央企业资产负债率是%,同比下降了个百分点,有56家中央企业资产负债率实现下降,特别是冶金、火电、建筑等产能过剩及高负债行业的负债率明显下降。 5、去年实施的定向降准释放5000亿左右资金用于债转股的政策,对债转股助力明显。 债转股总规模9095亿元中,其中定向降准以后新增5080亿元。

定向降准后债转股支持民企的力度进一步加大,新增投资22家。

6、商业银行从传统的负债管理,到现在参与股权管理,17家商业银行159个落地项目中,有87个项目已经向企业派驻了董事、监事和高管,已经实际参与了企业的公司治理。 发改委副主任强调,本轮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不同于以往的政策性债转股,转股对象企业、转股债权、转股价格和条件、资金筹集、股权管理和退出等都是由市场主体自主协商确定的,政府不拉名单不搞拉郎配,政府的作用是为市场主体创造适宜的政策环境。

随着各项工作的逐步深入,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取得了积极成效,企业杠杆率持续下降,增强了优质企业资本实力和综合竞争力,推动了出险企业债务的稳妥有序处置,深化了国有企业改组改制等。

债转股推动央企降杠杆今年以来,中央企业持续推动降杠杆减负债工作,资产负债率继续保持稳中有降的态势,债转股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央企资产负债率是%,同比下降了个百分点,有56家中央企业资产负债率实现下降,特别是冶金、火电、建筑等产能过剩及高负债行业的负债率明显下降;2017年开展降杠杆、减负债工作以来,央企资产负债率已经累计下降了1个百分点。 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负责人黄晓龙表示,总体来说,中国的宏观杠杆率是比较稳定的,过去连续8个季度稳定在250%左右,最新的一个季度稍微有点上升,这和GDP的平减指数变化相关。 国资委财务监管局负责人琳透露,目前中国宝武、国家电投、等19家央企已经和银行等机构签订了市场化债转股协议,签约规模超过5000亿元,一大批项目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落地金额超过3000亿元,为企业降低债务负担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王海琳强调,央企开展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不是一转了之,而是要以时间换空间,使企业尽快恢复健康的资产负债结构,解决暂时性的经营困难,实现可持续的发展目标。 不过,此轮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并非只针对国企央企,民企也可参与其中。

据连维良介绍,民营企业参与债转股有两个层面:一方面,民营企业本身债转股。

另外一方面,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的债转股。 就民营企业本身债转股而言,目前已有24个企业债转股项目落地;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债转股也有许多成功的案例,比如沙钢、德龙钢铁分别控股了重整之后的和渤海钢铁。 “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加大力度支持民营企业债转股,也进一步加大力度支持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的债转股。 ”连维良称。 四举措解决转股定价市场化问题5月2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下一步要直面问题、破解难题,着力在债转股增量、扩面、提质上下功夫。 连维良在会上透露了五方面的具体举措:一是进一步完善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合理定价机制。

要在有效防范国有资产流失的前提下,完善国有企业、实施机构尽职免责办法,进一步提高国有企业资产转让定价市场化水平。

二是充分发挥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的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主力军作用。

推动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建立符合股权投资特点的绩效评价和薪酬管理体系。 妥善解决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机构持有债转股股权风险权重较高、占用资本较多问题。 三是积极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 强化依法平等保护社会资本权益。

支持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发起设立资管产品,支持资金等长期限资金投资。

探索公募资管产品依法合规参与债转股。 四是积极推动优质企业和民营企业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

鼓励对高杠杆优质企业、企业集团内部优质子公司实施债转股。

支持实施机构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选择更多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开展债转股。 五是推动转股企业完善更加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治理结构。

推动实施机构做企业的积极股东,依法派驻董事、监事、高管,实质性参与企业管理,促进企业治理结构进一步完善。

可以看出,定价问题历来是各方关注的焦点和难点,进一步完善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合理定价机制就排在下一步重点推进工作之首。 连维良表示,现在债转股定价难,主要是存在一些体制机制和程序上的制约,下一步要重点从建机制、拓平台、简程序、明责任多个方面来解决转股定价市场化的问题。

具体来说,一是建立市场能够有效发挥作用的机制,上市企业转股价格可以参考股票二级市场的价格,非上市企业转股价格可以参考竞争性报价或其他公允价格。 二是通过相应的资产交易平台来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推动各类产权交易场所为债转股提供交易定价服务,更好地形成竞争性的市场。 三是减少不必要的审批程序,落实企业决策的自主权,能不审批的、能由企业自主决定的就由企业自主决定,确需审批的,要简化程序,缩短时间。 四是明确相关方的责任边界,交易价格的确定,只要依法合规,按程序,尽到法定责任,对决策前已经客观形成的损失或者是因市场因素可能形成的损失,要落实相应的免责条款。

降低债转股股权风险权重呼声高从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的角度看,解决持有债转股股权风险权重较高、占用资本较多、资金来源渠道有限等问题,是当前推动债转股进一步发展壮大急需扫清的障碍。 “国常会上确定的下一步深化债转股的举措直击当前业务痛点,预计接下来将会有不少相关配套政策出台。 ”北京一位金融资产投资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进行债转股时,股权风险权重按照400%来执行,资本占用还是较高,所以市场也都在呼吁进一步降低风险权重。 此外,债转股需要大量的长期资金。 去年11月,发改委等就发文鼓励保险公司、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各类机构依法依规参与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 会议再次强调要积极吸引社会力量参与市场化债转股,支持保险资金等长期限资金投资。

探索公募资管产品依法合规参与债转股。

上述金融资产投资公司人士认为,债转股一般都是5年以上的中长期项目,需要大量的长期资金,保险资金、公募资管的资金属性比较契合,但现有的监管政策对投资债转股有诸多障碍,下一步若要鼓励这类长期资金投资,需要对现有的多项政策规定进行修订。 原标题:市场化债转股落地近万亿!定向降准作用显著债转股推央企降杠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