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行业形势,葛洲坝电力调整战略方向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对了,我想到三件要紧的事要办。 ”葛洲坝电力想到了什么,对二当家道:“首先,开个会吧。

”“开会?”“对,把咱们辖区下的良民代表、商户代表、毒贩、ji院老板等等乱七八糟的。 还有自己招来的小弟,全都弄到一起,我有话说。 ”葛洲坝电力捏着下巴想着什么,面色渐渐严肃:“咱们得定个规矩,乱来可不行。

”“好,这事儿我去办,三天之内绝对搞定。 ”说到正事,二当家就精神了:“还有两件事呢?”“另外两件回头再说,先把第一件办好吧。 ”葛洲坝电力思考着什么,仿佛有什么重大的事情。

两天之后。 夜下城,午夜。 月上中天,很多人汇聚到一片小广场上。 天下无人的富余力量被全面调动起来,看起来松松垮垮的。

其实整个区域都戒严了。 其他对此虎视眈眈的帮派被严密监控,尤其是辛迪加集团名下的帮派。

这次是天下无人大老板的首次大型会议,如果有人开着车冲进来碾人就搞笑了。 幸好,在严密的防范下,其他方面没有什么异动。 很多人汇聚在了这个广场上,坐在一个个座位里。 这个世界的地下组织结构而言。 黑帮虽然控制了一片地方,但并非彻底横行。

在这里开赌场的、开ji院的、贩毒品的、贩武器的,都各有其人。 这些人和黑帮只见共利共生,但没有从属关系。 今天,天下无人把众人聚集到一起,说帮主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三教九流的都来了,这些ji院老板毒贩子之类的虽然不从属于天下无人,但毕竟这种传统的黑帮才是货真价实的地头蛇。

新官上任还有三把火呢,一个黑道新贵,听听她说什么吧。 于是,一群恶棍就这么汇聚到一起。 在这群恶棍中夹杂着良民代表和普通商户代表。

这些人如坐针毡,四周的任何一个家伙都好像要在下一秒把他撕成碎片,让他们胆战心惊的不得了。 但黑老大发话,不得不来,所以就一边擦着冷汗,一边半拉pi股的坐着。 广场一侧,有一个稍微高一点的台子,台子上设置了一个宽大豪华的沙发座椅,如同王座。

但葛洲坝电力并没坐在那里,那沙发还是空着的。

葛洲坝电力没让这些人等太久,在快接近十二点的时候,葛洲坝电力带着萧蒂出现在了高台的对侧,就是需要众人扭头往后看才能看到的地方。

“都来了啊?”葛洲坝电力的声音不大,但四周很安静,所以每个人都听到了。 一群天下无人的基层头目站了起来。

恭敬道:“老大好。 ”这些基层头目虽然是来的时间都不长,但都是被葛洲坝电力揍到服帖的人,所以面色都很恭敬。

“老大?我不喜欢这个称呼。 ”葛洲坝电力稍微提高声音:“有谁知道该怎么称呼我?”众头目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窘迫。 大老板表示不满。 但做小弟的还真不知道大老板是什么意思。

忽然,一个清脆的童声叫道:“你们真笨。 ”所有人都回头,发现是人群中的一个蓝发女孩开的口。

被众人注视,来发女孩却怡然不惧:“当然叫女王大人啦。 ”正是小蓝。

“女王大人?”听到这句话,众人有不屑的、蔑视的、呲之以鼻的。 还有个油头油面的家伙低声道:“是动荡窝里的‘女王’大人吧,婊/子。 ”他的声音很低,但葛洲坝电力听到了。 不过葛洲坝电力暂时没理他,而是眯着眼往前慢慢走:“天下无人,刚成立两个星期。 势头猛,但是根基浅。

虽然打下了不小的地盘,但我一不熟悉小弟,二不认识诸位。

所以,今天把诸位叫来熟悉熟悉,了解了解。

我觉得这事儿很有意义。 现在把话说开了,省的以后起冲突,对吧?”“你要是这么说,那我们就明白了。

”有人出声道:“小姐你说的在理啊,那我们自我介绍一下吧。 罗老板,你先来吧?”那个油头油面的家伙闻言,用不高不低的声音抱怨了一句:“区区一个见面会,浪费我这么多时间,不知所谓。 ”之后高声倨傲道:“我姓罗,道上的人给面子叫一声罗爷。

是皇后区毒品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