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爹地太矫情,宝宝神助攻萧衍,季冉竹 情感分析的书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12

妈咪爹地太矫情,宝宝神助攻萧衍,季冉竹 情感分析的书

《妈咪爹地太矫情,宝宝神助攻》主角萧衍,季冉竹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都市小说,季冉竹始终不敢承认那一夜,一直躲着萧衍。 刚开始,萧衍也不确信,但自从见到了一个小萌娃,简直是小一号的自己时,心中冷笑:原始你是想欲擒故纵。

“你,是你!”季冉竹猛的一惊,身子不住往后缩去,她想起来了,她躲进了别墅里,却看到一个男人隐隐泛红的眼睛,然后用他不容置疑的男性力量将她扑在地上……精彩章节季冉竹抿了抿唇,接过那合同仔细翻看。 竟然是一份婚前协议书。 大致的意思,是说季冉竹将和萧衍正式结婚,婚期五年,五年时间互不干涉对方,但是名义上必须是恩爱的夫妻,一切以男方的需求调整关系,五年后和平离婚,届时由孩子自己选择父母的抚养权。 这摆明了是一份不对等的霸王条约,虽说也写明了离婚后,季冉竹将获得的那一份明码标价的巨额巨额财产,但她并不稀罕:“这些我都不要,五年可以,我给你五年,但是我不要结婚。

”萧衍冷笑,鹰隼一般的眼眸像个王者一般睥睨着她:“我们的儿子以一个私生子的名义生活?你愿意,我也不愿意。 ”“他不是私生子!”季冉竹猛的抬头盯着萧衍:“你放过我们,他不会和萧家有任何关系,也不要你们萧家一分财产,我们以后会有新的家庭,他不会永远缺少父亲。 ”“季冉竹,你敢!”萧衍咬牙,额上青筋暴跳,犹如被惹怒的雄狮:“我说过,我不是商量,这件事情你自己掂量,顺便提醒你,早上送你来我就看到门口有记者偷拍,季逸的照片估计很快上头条。 ”季冉竹一愣,上新闻,那她的季逸要被多少人指指点点。 她心里恐慌着,但又如明镜一般。 萧衍权势滔天,她和他之间实力悬殊,她甚至记不清楚自己五年前的身份,只记得自己的一个名字,现在的她拿什么和他争。 最终,她握着笔,狠狠心咬咬牙签了那一份协议。 萧衍不露声色得将协议收好,看她放下笔,咳了几下倒了一杯水,扶住她肩头缓缓递到她唇边。

季冉竹也知道他们的关系成了定局,至于他家里的意见,她相信他一定能解决,而她,孤身一人,又需要什么人的同意。

就着他的手缓缓喝了口水,季冉竹礼貌得道了声谢谢。

萧衍眉头一挑,目光锁定在她的脸上,倏然将她紧紧揽入怀中,温热的气息在她耳边不急不缓得说道:“萧太太,不用这么客气,你不会以为,我们只是做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吧。 ”季冉竹心头狂跳,一把推开他:“协议里说好的,互不干涉!”萧衍没有理她的挣扎,低头吻住她的唇,像是要续上在车上没有吻够的时长。

季冉竹当然不愿意奋力挣扎起来,他却扣住她的头,一手掐住她的细腰,不让她动弹,逼迫她承受他的吻。 温热而充满着浓烈的浴,望,仿佛是一场失而复得的急切和确认。 这男人怎么会力气这么大!季冉竹抵抗不住他,差点被吻的窒息过去,而男人总算还是知道这里是医院,在她断气前松开了他,视线纠缠在被他吻的绝艳的红唇上。

“呼吸。 ”这个英俊而冷漠的男人看了她半晌,略带鄙视得掐了掐她铺满红霞的小脸,话里带了几分心满意足的笑意:“很好,还是这么笨。

”季冉竹不知道他的心情为什么突然愉悦起来,似乎是通过这个吻让他确认了什么。 “冉竹,冉竹!”一声惊呼伴,随着米兰踉跄的脚步,她惨白着一张脸语带哭腔:“刚才我带季逸去上厕所,一出来就有几个黑衣人把季逸抢走了,我们怎么办啊!”季冉竹心头一窒,漫无边际的恐惧和惊慌,犹如海水席卷了她的全部思绪,一瞬间全部化作无力,战栗着双手猛然掀开被子光着脚就往外跑。 “米兰,你先去警察局报警,告诉我位置,我马上去调监控,目击证人都是那几个病房的,我先去……”她说出来的话都在战栗,却极力克制保持冷静,也许是独立惯了,甚至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她刚刚签了约的丈夫。

“慢着,别着急,把鞋穿上。

”萧衍在被完全忽视之前,一把拉住季冉竹的冰凉的手,将她按坐回去。

季冉竹心绪紊乱得很,看到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总算回过神来,一把抓住萧衍的手臂:“萧衍,逸逸他,他……”她的话还没说完,心底已经疯狂涌现的一万个害怕的场景,被萧衍的话打断:“别怕,我知道他在哪。

”季冉竹猛然抬头,面前的男人低垂着双眼,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却让她的心里瞬时涌现出希望。 换了一身衣服,季冉竹就跟着萧衍上了车,而目的地,是萧家老宅。 季冉竹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要去见男方的家长。

车行至别墅门口,早有管家安排好了女佣在门口迎接,整整齐齐在门口鞠躬。

别墅外的金碧辉煌,内里的花园更是一派富胜,名贵的草木和昂贵的艺术摆台有秩林立,都显示了这个家族昌盛的气派和悠久的底蕴。

季冉竹大大方方的下了车,快走几步跟在萧衍的身旁。 萧衍看她昂首阔步,丝毫不畏惧的模样,琥珀色的瞳仁里闪过一丝笑意。

别墅一楼的客厅内,一位满头雪发的老夫人,正端坐在沙发上,看到两人进来毫不意外,甚至是笑着向萧衍道:“上去,爷爷在二楼书房等你。

”她的体态仍维持得很好,全没有七十多岁老人的老态龙钟,脸上挂着金丝眼镜,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但那笑容,在萧衍的身影消失在二楼时,转头看向季冉竹,尽数化作逐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季冉竹心里挂念着季逸,还是忍不住一脸黑线。

这一家人变脸的功力,都是登峰造极,阴晴不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