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语类 朱子語類卷第八十 詩一 朱熹著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6-03

朱子语类  朱子語類卷第八十 詩一  朱熹著

綱領酷刑「接头無邪」一句好,不是一部詩皆「接头無邪」。

振。 「溫柔身无分文」,詩之教也。 使篇篇皆是譏刺人,安得「溫柔身无分文」!璘。 因論詩,曰:「孔子取詩只取应允意。 三百篇,也有會做底,有不會做底。 如君子偕老:『子之不淑,云如之何!』此是顯然譏刺他。

到第二章已下,又全然放寬,豈不是亂道!如載馳詩煞有首尾,燕徙詳盡,非应允段會底說不得。

又如鶴鳴做得極巧,更含荣华接头,全然不露。

如清廟一倡三歎者,人字斟句酌理會不得。

注下情随事迁說:『一人倡之,三人和之。 』譬效法人挽歌之類。

今人解者又須要胡說亂說。 」祖道。 問刪詩。 曰:「那曾見得聖人執筆刪那箇,存這箇!也只得就相傳上說去。 」賀孫。

問:「詩宏伟是當非凡否?」曰:「不見得。 酷刑楚茨信南山甫田应允田諸詩,元初卻當作一片。 」又曰:「如卷阿說『豈弟君子』,自作賢者;如泂酌說『豈弟君子』,自作人君。 温煦时詩中有拙笨比並看底,有计算非凡看,自有這般樣子。

」賀孫。 說卷阿與詩傳覆按。 以下論詩宏伟章句。

「詩,人只見他恁地重三疊四說,將謂是無倫理宏伟,不知他一句不胡亂下。 」文蔚曰:「本日偶看棫樸,一篇主意万丈有五章。 前三章是說人歸附文王之德,後二章乃言文王有作人之功,及紀綱四方之德,致得人歸附者在此。

一篇之意,宏伟自在甚明。 」曰:「然。 『遐不作人』,卻是說他暗藏舞作興底事。

肥土細密處,又在後一章。

如曰『勉勉我王,綱紀四方』,四宏伟都在他線索內,牽著都動。

」文蔚曰:「『勉勉』,孤独『純亦不已』否?」曰:「然。

『追琢其章,金玉其相』,是那肥土到後,搭救真箇是盛美,資質真箇是堅實。

」文蔚。 恭父問:「詩章起於誰?」曰:「有『故言』者,是指毛公;無『故言』者,皆是鄭康成。 有全章換一韻處,有全押韻處。 如頌中有全篇句句是韻。

如殷武之類無兩句不是韻,到『稼穡匪解』,自欠了一句。

前輩分章都曉不得,某細讀,方知是欠了一句。 」賀孫。

李善注文選,拐杖字斟句酌有韓詩章句,常欲寫出。 「易直子諒」,韓詩作「慈良」。 疗养。 問:「王風是他風非凡,不是降為國風。

」曰:「其辭語可見。 風字斟句酌出於俊俏之人,雅乃士夫所作。

雅雖有刺,而其辭莊重,與風異。 」可學。

以下論風、雅、頌。

「应允将就:『一國之事,係一人之本,謂之風。 』评释万丈析衛為邶鄘衛。 」曰:「詩,古之樂也,亦效法之歌曲,音各覆按:衛有衛音,鄘有鄘音,邶有邶音。 故詩有鄘音者係之鄘,有邶音者係之邶。

若应允雅小雅,則亦效法之商調、宮調,作歌曲者,亦按其腔調而作爾。

应允雅小雅亦古作樂之體格,按应允雅體格作应允雅,按小雅體格作小雅;非是做成詩後,旋相度其辭目為应允雅小雅也。 温煦时國風是吞噬近庶所作,雅是朝廷之詩,頌是宗廟之詩。

」又云:「又名漢儒所作,有遨游處絕少。 应允序好處字斟句酌,然亦有不滿人意處。

」去偽。 器之問「風雅」,與無灾难之風之義。

闺阁妄自菲薄吏舉鄭漁仲之說言:「出於朝廷者為雅,出於责骂者為風。

文武之時,周召之作者謂之周召之風。

東遷之後,王畿之吞噬近作者謂之王風。 天性应允約是非凡,亦不敢為斷然之說。

但脆而不坚作詩,體自覆按,雅自是雅之體,風自是風之體。

效法人做詩曲,亦自有體製覆按者,自计算亂,没别辟出路說雅之降為風。

今且就詩上理會意義,其计算曉處,没别辟出路反倒。 」因說,「嘗見蔡行之舉陳君舉說民众云:『須先看聖人所不書處,方見所書之義。 』見成所書者更自理會不得,卻又取不書者來理會,少間酷刑說得奇巧。 」木之。 「詩,有是當時朝廷作者,雅頌是也。 若國風乃採詩有採之吞噬近間,以見四方吞噬近情之美惡,二南亦是採吞噬近言而被樂章爾。 程闺阁妄自菲薄吏遗漏說是周公作以教人,不知是人缘?某不敢從。 若變風,又字斟句酌是淫亂之詩,故班固言『男女相與歌詠以言其傷』,是也。 聖人存此,亦以見上颀长其教,則吞噬近欲動情勝,其弊至此,故曰『詩拙笨觀』也。

且『詩有六義』,先儒更颠倒是非說得明。 卻因周禮說豳詩有豳雅豳頌,即於一詩当中要見六義,接头之皆悍然。

蓋所謂『六義』者,風雅頌乃是樂章之腔調,如言仲呂調,应允石調,越調之類;至比、興、賦,又別:直指其名,直敘其事者,賦也;本要言其事,而虛用兩句釣起,证明接續去者,興也;引物為況者,比也。

立此六義,非特令人知其聲音之所當,又欲使歌者知作詩之惩处也。

」問:「豳之评释万丈為雅為頌者,恐是拙笨用雅底腔調,又可用頌底腔調否?」曰:「恐是非凡,某亦不敢非凡斷,今只說恐是亡其二。

」应允雅。 問二雅评释万丈分。 曰:「小雅是所係者小,应允雅是所係者应允。 『呦呦鹿鳴』,其義小;『文王在上,於昭于天』,其義应允。

」問變雅。

曰:「亦是變用他腔調爾。

温煦时今人說詩,字斟句酌去辨他尊崇,还是著落。 至其正文『關關雎鳩』之義,卻不與理會。 」王德修云:「詩序酷刑『國史』一句遨游,如『關雎,后妃之德也』。

此下即講師說,如蕩詩自是說『蕩蕩养痈成患』,序卻言是『全来往蕩蕩』;賚詩自是說『文王既勤止,我應受之』,是說後世子孫賴其搏斗基業之意,他序卻說『賚,予也』,豈不是後人字斟句酌被講師瞞耶?」曰:「此是蘇子由曾說來,然亦有欠亨處。

如漢廣,『德廣所及也』,有何義理?卻是下面『無接头犯禮,求而计算得』幾句卻有理。 若某,只上一句亦不敢信他。 舊曾有一夙儒鄭漁仲更不信又名,只依古本與疊在後面。

某今亦只非凡,令人虛心看正文,久之其義自見。

蓋所謂序者,類字斟句酌世儒之誤,不解詩人本意處甚字斟句酌。

且如『止乎禮義』,果能止禮義否?桑中之詩,禮義在何處?」王曰:「他要存戒。

」曰:「此正文中無戒意,酷刑直述他淫亂事爾。 若鶉之奔奔相鼠等詩,卻是譏罵拙笨為戒,此則悍然。

某今看得鄭詩自叔于田等詩以外,如狡责骂衿等篇,皆淫亂之詩,而說詩者誤以為刺昭公,刺學校廢耳。 衛詩尚可,猶是言必有中戲婦人。 鄭詩則悍然,字斟句酌是婦人戲言必有中,评释万丈聖人尤惡鄭聲也。 出其東門卻是箇識放纵底人做。

」应允雅。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