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恨》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第二章 泸州初见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8

《泸州恨》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第二章 泸州初见

《泸州恨》小说章节精彩阅读第二章泸州初见热门小说《泸州恨》由西翎玖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灵犀穆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淡淡的月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分明该是柔和的月色,竟也叫人从心底生出一种无尽的寒意来。 张正醇的一双眸子就像盯着猎物一样死死的盯着他们,心里想的却远远不如话里说的有底气。 接到的命令虽然说是要处死叶灵犀,但...推荐指数:《泸州恨》第二章泸州初见免费试读淡淡的月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分明该是柔和的月色,竟也叫人从心底生出一种无尽的寒意来。 张正醇的一双眸子就像盯着猎物一样死死的盯着他们,心里想的却远远不如话里说的有底气。

接到的命令虽然说是要处死叶灵犀,但他跟在顾长玦身边足足有十年之久,又何尝不知都督视她如命,这传达下来的命令里一定是有着猫腻的,因而也就一直犹疑着该不该开枪。 灵犀盯着他们看了一会儿,也就是那一瞬间,她看出了张正醇的心思,料定了此人不敢动她,于是乎就在双方气氛都僵持在那里的时候,偏偏头,从怀里掏出了半块晶莹剔透的,散发着幽幽紫光的血菩提,道,“三年前凉州城那一战,三哥亲自带兵上战场御敌,被北地的张令辉暗算,中了三枪,意识几近消散之际,将这血菩提交与我,对我说,在这南地,只有我一个人比他高,并且许诺,谁敢动我,便如同谋逆……”她顿了顿,见张正醇没有说话,水眸之中寒光一闪,继续步步紧逼道,“在场的军爷可都是陪同我三哥大大小小打过几十场仗下来的,也一定都知道谋逆是什么下场?”在场兵士众皆哑然,被说的大眼瞪小眼,片刻的功夫,原本举着的枪一杆一杆也都被放了下来。 张正醇本是被她说的愣住,看见手下一个个都放下枪,顿时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让他们再举起也不是直接走也不是,只得强装出一副得了理的样子,冷声道,“那好,既然如此,我如今确实动小姐不得,但是,你身后这人乃是北地的少帅,我可是不得不带走。

”他的话音未落,灵犀就听见身旁轻微的扣动扳机的声音,她素来不是良善之人,确是一直信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于是乎,不动声色的按下了青年握着枪的手,上前一步,挡在了那青年的面前,对张正醇道,“我若是不让你带走,该当如何?”那双盛满了笑意的眼里却满是威胁。 张正醇眯了眯眼,倒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在这只被少帅宠大的金丝雀手里吃亏,心里却是清楚在叶灵犀亮出血菩提的时候,甭管怎样,他是如何也动不得穆沉安的了。 一口气闷在心里,久久的发不出来。

最后,只得大手一挥,带着兵士全都撤退。

看着他们撤退的背影,灵犀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准备回头倒杯水,这才发现身旁还有个人正看着她,“你这人真是,我救了你,你还这般看我,莫不是还想再把刀子架在我的脖子上一次?”灵犀瞥了一眼他手里垂着的刀。 青年微微一怔,完全没有了最初的冷然与无理,反而因为自己的冒失而使英俊的脸庞显得有些局促,伸出手微微一笑,“谢谢你的解围,叶小姐。

”灵犀冷哼一声,并不理会他。

她实在不是个小气的人,但对于此人一开始恶劣的方式着实原谅不起来,只得目光越过他,径直走向床,开始收拾着包裹。

青年的手停在半空了一会儿,扯了扯嘴角,又不动声色的放下。

灵犀收拾好了包袱,在空中晃了晃,随意的走到那青年的面前,水灵的大眼睛凝眸看了他一眼,挑眉无奈道,“你说你这人好生奇怪,这围都解了,我也不图你相报,你不走赖在这作甚?”心下想着的却是,你不走,我可是要走了。 青年淡笑了一下,却并不恼,只是再度伸出手“叶小姐,我姓穆,字沉安,单名一个彻字,他日小姐若来北地,在下定报今日相救之恩。

”灵犀垂眸看了一眼他再度伸出的手,撇了撇嘴,沉吟了片刻,才伸出手去轻轻一握,道“我姓叶,无表字,心有灵犀的灵犀。 ”因想着不必节外生枝,便要走,只听得身后穆彻轻声突然叫了她一声,“叶小姐……”她只好收回脚,刚想说你这人烦不烦,却见得穆彻那双漆黑的眸子正看着她掌中的血菩提,说,“叶小姐且慢,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能否给我看一眼你手里的血菩提?”灵犀微微愣愣,眉头轻蹙,却仍旧是把这血菩提递了过去,见穆彻将它拿在手中看了半响后,英挺的眉目也蹙了起来,她方才问道,“莫非穆少帅对着血菩提的来历有研究?”此话一说,灵犀便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明摆着是暴露了这血菩提并非是三哥赠与她的,而刚刚的一切纯属胡诌。 果然,抬眼便见得穆彻一脸狐疑的看着她,漆黑的眸子里满是深邃,灵犀尴尬的清咳了一声,只得道,“刚刚是我骗那张正醇的,这血菩提不是三哥的,是我自己的……”她顿了顿,水眸里也漾起一阵迷惘之色,“可至于这是怎么来的,我倒是真的记不清了。

”穆彻蹙了蹙眉头,没有说话,却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与这半血菩提一模一样的来,左手右手各拿着一半,细细端详了起来,良久,才沉吟道,“奇怪,这竟是一整个。

”灵犀偏着脑袋,心下也觉得奇怪,却无端想起了那些戏文里合断之物本是一对的情节,陡然一惊,没有再说话,只是淡淡道,“怕这血菩提是十几年前流行的物什,本就都是一半一半的,每半都恰好对上也不一定。 ”穆彻漆黑的眸子沉了沉,听她这般说,便也不便多说,只得微笑着将那血菩提原物奉还,见她状似无意的把那一半血菩提收回后问,“如今南北两地的战事未及,看如今这般,叶小姐怕是回不去上海了,不如随我回北地,也可算是还了今日之恩。

”灵犀虽是个不曾见过风浪权谋之人,可也算是活得通透,自知对于穆彻这种深谙权谋之术的人,哪里会对一点儿小恩小惠多加在意,怕只是想要借着让她安居在北地之名去要获取更多南地的讯息罢了,虽说她此行着实是要前往北地的,但也决计不可在这人面前展露出来。

有了这样的认知后,她展眸微微笑道,“这大可不必了,我自有我的去处。

将来再见,权且当作不认识便罢了。

”说罢,便大步往那门外走去。

不一会儿,那个清瘦的身影便已经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