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文斗评判(第三更)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12

第六百七十九章 文斗评判(第三更)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才气灌顶以上……”秦玉衡微微一笑,二十岁能够写出才气灌顶异象的诗文,已经极为出类拔萃了。

诗文的好坏,天地鉴之。

而才华晶石,也是天地所生,所以……一首诗文在特制的宣纸上重达百斤,那肯定是能够造成才气灌顶异象的诗文。 秦玉衡有这个自信。

由于收卷都是从后往前收,所以轮到圣天学院的时候,酒楼伙计都撤下了。 而是由各大书院的权威长老,亲自去收。 因为能够被圣天学院录取的新生,哪怕是举荐生,所作的诗文肯定也不会差的。

肯定是能够达到才气灌顶的。 而达到才气灌顶层次的,都是重若百斤以上,而酒楼伙计显然不行。

这些伙计都只是普通人。 所以这种事只能各大长老亲自来干了。 几个书院长老开始收圣天学院新生的诗卷之时,果然神光灿灿,在感受到具体的力道之后,直接展开诗卷,朗声宣读……哗啦啦!这一刻,君悦酒楼的上空,异象不断的出现再消失,无数人在天地异象中大获裨益。

由于这些诗文并不是当场创作的,虽然达到了才气灌顶的层次,但却没有才气降临到天骄身上。

当然了,如果诗文不是原创的话,天地也不会与文人共鸣的,所以原创性能够得到很好的保证。 几个圣府子弟的诗文,重量达到了可怕的四五百斤,这让在场的各大书院长老,惊为天人。 毕竟,这些人都在二十岁或者以下,这样的人今后成长起来,绝对是通天级别的巨擘。

当一个披散着白发的老者,走到秦玉衡跟前的时候,先是吃了一惊,拱手道:“原来是五十八皇子……”“长老客气了,请评判……”秦玉衡在这个长老面前,却显得非常的谦虚有礼,一副浩然正气加身的君子形象。 跟此前嗤笑林宇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

白发长老点了点头,先是拿出左手去提,眉头顿时一皱,两百斤的力道,居然没有提起来。

“不错!”白发长老说道,随后右手也跟着伸出去了,两只手共同发力,桌子上的诗卷依旧纹丝未动。

哗!这一幕,让大多数人的目光都汇聚了过来,场面一度十分哗然。

就连接秦玉衡的那位圣天学院弟子李贽,也跟着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一把拍着秦天赐的肩膀,说道:“玉衡师弟不愧是大秦皇子,这估计都快达到才气冲天的地步了吧……”秦天赐由始至终都很淡定,表情古井无波,面对李贽师弟的惊讶与激动。

他发现自己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向李贽投去一个鄙夷的目光。

没办法啊。 如果李贽知道林宇在大夏,就已经作出了才气冲天的诗文,现在肯定就不会这么激动了。

“师兄不开心?是不是那大夏太子会让师兄难堪?没关系的,这毕竟是非官方兴致的文斗……”李贽似乎总有意无意的要看秦天赐的笑话一般,看似安慰,只是话语间却满是冷嘲热讽。 “师兄脸皮厚……”秦天赐说道。 他已经习惯李贽对他的态度了,无非就是一个圣府子弟,却在无数次的考核中,都被他狠狠地压一头,心里不爽而已。 总想着在其他方面,找回场子罢了。

李贽心情大好,怎么看都觉得秦玉衡将来在圣天学院中,绝对是风云人物。 与此同时,那白发长老两只手,都没有提起秦玉衡的诗卷,也就是说……这诗文应该是到目前为止,最出彩的那一篇诗文了。 一只手提两百斤,两只手不一定是四百斤……有时候,一加一不等于二。 譬如白发长老两只手加起来的力量,绝对超过了六百斤。

于是白发长老只能动用修为来提了,随着双手泛起光芒,秦玉衡身前的诗卷,亦是射出缕缕光芒……“重达八百斤,距离才气冲天不过半步之遥,稀世天骄……”白发长老当即下了结论,看向秦玉衡的目光都微微变了变。

这不愧是帝国的皇子,将来成就必然不可限量,这无疑是大秦之福。 随后白发长老也按照惯例,展开秦玉衡这首才气灌顶的诗文,宣读了起来……天地异象皱起,劫云密布,而在乌云当中却由金色光团若隐若现,似要洞穿乌云一般。

众人很清楚,只要乌云上的金色光团能够破开劫云,与诗卷共鸣,便可产生才气冲天的异象。

可惜……这首诗文还差临门一脚。 但……这对于一个只有二十岁的秦玉衡来说,已经非常优秀,在同龄人中,也属于最顶尖的存在。

圣天学院的新生中,那几个圣府弟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他们居然败给了大秦皇子?不过……这也能够理解,他们并非圣子,比秦玉衡稍微差那么一丁点,实属正常。 大家自我安慰的能力都不错,这第一名给秦玉衡,也没什么。

毕竟他们都还在大秦帝国的皇城中,给东道主一个面子嘛……“恭喜五十八皇子了!”白发长老将试卷重新卷起,放回到了秦玉衡的桌上。 “多谢长老了!”秦玉衡内心狂喜,他也没想到那些圣府子弟的诗文,居然比他还要逊色那么一丢丢。 可能只是某个字运用的不恰当,但诗文就是如此,一字之差,整个意境都会发生巨变。

白发长老激荡之余,准备转身前往擂台,让掌柜徐荣宣告文斗结果,都忘了还有个年龄最小的林宇,在等着他去提……朱筱云等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其他长老来评判林宇的诗文,眼看就要宣读结果了。

她当时就急了。

于是站起来大声说道:“诸位长老,这里似乎还有一份诗卷没有评判?”唰唰!朱筱云的话语间略有不满,加上她在圣天学院的新生席位上,各大长老立刻慎重对待了起来。

目光也是齐齐的落在了朱筱云所指的方向,正是林宇桌上的那份诗卷。 几个长老的目光,顿时落在了给秦玉衡评判的长老身上,那白发长老的脸色,当时就白了又白……林宇跟秦玉衡的那一列,就是他负责评判的,只是因为秦玉衡的诗文太出彩了,导致他一不小心就给疏忽了。

“这大秦书院长老吃屎的不成?”秦天赐也气的不行,他还等着林宇的诗文面世,好好的再反打一波李贽师弟的脸。

谁知道书院长老却疏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