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的夜壶——杜月笙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10

蒋介石的夜壶——杜月笙

  蒋介石的夜壶——杜月笙  文/海天徜徉  杜月笙,名镛,号月笙,江苏省川沙厅(海市浦东)人,民国时代青帮大佬,也是20世纪上半叶上海滩最富有传奇人物之一,他曾经雄霸上海,甚至有人称他为当时上海的“地下皇帝”。

  1937年抗战爆发后,杜月笙积极投身抗战,他以青帮老大的身份为蒋介石和国府冲锋陷阵,效犬马之劳。

淞沪会战期间,杜月笙动员他的“恒社”门生组织别动队协助国军作战,并暗中帮助军统网罗人员、收集情报,并协助戴笠建立“人民行动委员会”,策划多次暗杀汉奸的活动,包括与日本合作拟出任伪浙江省长的张啸林和伪上海市长傅筱庵,策反河北汉奸王克敏离间汪阵营等等。 上海沦陷后,杜月笙前往香港,以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身份,将红十字会组织设于香港柯士甸道的自宅中,在香港通过捐款、运送物资等各种方式支援抗战。

而当时蒋介石对杜月笙为国府所做的一切也是感激不尽,对杜月笙宠信之极。

  抗战胜利后,杜月笙回到上海,他觉得自己支援抗战效忠国府劳苦功高,趁蒋介石论功行赏的机会,他打起了自己的算盘,想捞个有影响的官位做做,他把目光定格在了上海市市长,如果市长不行起码也要争取当个副市长。 杜月笙把这一想法透露给了军统局局长戴笠。

戴笠心领神会,替他转达给了蒋介石。   于是,杜月笙满心欢喜的坐上了去上海的火车,结果还他没到上海,蒋介石已抢先任命钱大钧为上海市市长、吴绍澍为副市长,负责接收上海全权。 可更让杜月笙气愤的事还在后头,当他乘坐的火车快到上海时,门徒上车报告,上海市政府已通知取消原定的对他的欢迎仪式,连本已搭起的牌楼也已拆除,火车站还贴出了”杜月笙是黑势力的代表”、”打倒杜月笙”这样的标语------  杜月笙其实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否则他也不会从从一个街边水果小贩,一步步成长为旧上海滩黑社会“皇帝”而江湖屹立,经久不倒,可惜,政治这碗水太深,聪明绝顶如杜月笙也是直到晚年才真正领悟,那时他愤怒而又悲凉的说:“蒋介石拿我当夜壶,用过了就塞到床底下。

”  夜壶也就是尿壶,因为北方天寒地冻,男人夜急不肯起床,用壶“就被解决”而称尿壶为“夜壶”,这种称呼因为用词“文雅”而泛用于中国大江南北。 能进男人被窝的只有两样,夜壶和女人,所以男人们对夜壶情有独钟,夜壶的样子千奇百怪,用材极尽奢华,金银铜铁锡不过瘾,关键部位还会用钻石珠宝镶着。

至于江南的夜壶大多是以陶加釉烧制而成,颜色或绿或黄或绛红,家家户户会有三四个。 旧时,男女老少,往往夜急腾身而起,男人大凡站立提壶,女人则蹲坐就壶,睡意朦胧中享受那份欢畅淋漓的感觉。   夜壶这种东西,见不得人,上不了台面,但是,它很管用。

你尿急的时候拿出来用一用,觉得很舒服很好,但是你用过了之后,就觉得它又臭又脏,很快就把它放到了最阴暗的角落。

就如同杜月笙这样的黑道、打手,他们就是蒋介石这样的政客的夜壶,杜月笙们也如夜壶般上不了政治台面,但是,他们也很管用。

当乱世之时,国民党蒋介石需要黑道需要打手需要杜月笙,就如同一个人夜里尿急了需要夜壶,那时什么道德节操什么政治伦理都得丢一边去。 但是抗战胜利了,对于蒋介石来说,杜月笙和黑道分子没有新的使用价值了,老蒋的道德洁癖和崇高政治理想就适时发作了,就开始觉得杜月笙黑了脏了臭了,很快就把他放到了最阴暗的角落里。

  这就是古今中外政坛和政客的潜规则。

那些当权的政客们常常就是这样,当他们需要你的时候,就把你拿出来用一用顺便奉上甜言蜜语。 而当他们不需要你了,你就难免做夜壶的下场。 我们不妨回顾和反思一下我们的政治-历史,想想谁又是谁的夜壶?当然,历史最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它常常有惊人的重复性,而世人又常常患上短视和健忘的病,所以尽管时代变换,但总是不断地有新时代的蒋介石,也不断有新的“夜壶”问世。

  写于2012年11月2日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