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清初篆刻家汪泓和林皋篆刻讲堂八十四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12

	明末清初篆刻家汪泓和林皋篆刻讲堂八十四

首先解释下昨日文章的题目,有朋友留言说看不懂题目,是笔者疏忽了,抱歉。 “以猛利参者何雪渔,以和平参者汪尹子”,猛利和和平指的是风格,参解释为融入,何雪渔是指何震,何震,字雪渔,汪尹子,汪关,字尹子。 今天我们介绍的是汪关的儿子,汪泓与继承了其一派精髓的林皋。

汪泓,明末篆刻家,字宏度,安徽歙县人,明代篆刻家汪关之子。 治印深得家传,更能稍变虚实,别出新意。

性情风流倜傥,有余钱时便绝不肯为人凑刀,等钱财散尽方为人凑刀作印,颇有些“今朝有酒今朝醉”,“千金散尽还复来”的风流才子的韵味。 这样的性格,估计是得罪了些人的,昨天我们也提到,张灏在《学山堂印谱》中说其父汪关治印都是由他操刀代刻的,虽然有周亮工在《印人传》中予以驳斥,但是《学山堂印谱》中那句“尹子治印,皆属宏度捉刀,尹子浪得名耳。

”还是对其父的声誉有些影响的,以至于在看很多印人小传时,此时都会被当做谈资。 其时,如果我们细细的欣赏,比较汪泓与其父的传世的印作,会发现其中的分别还是很大的,虽然都是和平一脉,做个不太恰当的比喻,犹如书法中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的作品,其中之不同与一脉相承是兼而有之的。

至于张灏为何有此一说,有说是与汪关不和,故意扬子贬父的。 林皋,生于公元1657年,卒年不详,有细心的朋友就会说了,清朝建立是公元1636年,你怎么说林皋是明末清初的篆刻家呢。 如果有这么一问的朋友,首先佩服你的细心;其次,公元1636年,皇太极改国号为大清,是在盛京改的。

1644年,驻守山海关的明将吴三桂降清,多尔衮率领清兵入关,至1659年平定大顺、南明等政权。

而且在清初很长一段时间,南方广大地区是反清的。 在王朝交替的时期,平和一派的艺术,往往会受到非议,旧朝的好恶也会受到反攻清算,这也是林皋的艺术受到一些非议的原因。

林皋,字鹤田,一字鹤颠,更字学恬,原籍福建莆田,侨居江苏常熟。

精篆刻,且年少成名,年十六岁其所作之印即为著名学者钱陆灿所赏识,赞其为“晚年印人中第一”。 印法宗文彭,亦似沈石民(亦是一位被历史忽略的篆刻大师,曾被誉为与文彭、何震鼎足而三),实得汪关之精髓,精整秀雅,挺拔苍劲,疏密有致,独出栈抒,为时人所重。

很多著名书画家恽寿平、王鸿旭、杨晋等的印皆出自其手。

对后学影响甚大,有将其称为林派的,也有将其与汪关父子合称为扬州派的。

著有《宝砚斋印谱》二册传世。 介绍了简单的生平,我们来欣赏两位篆刻家的印作。 印文:处世若大梦,胡为劳其生语出唐代诗仙李白的《春日醉起言志》处世若大梦,胡为劳其生?所以终日醉,颓然卧前楹。

觉来眄庭前,一鸟花间鸣。

借问此何时?春风语流莺。 感之欲叹息,对酒还自倾。

浩歌待明月,曲尽已忘情。 和我们一路了解了印章艺术的朋友,可以自己试试解读一下章法、刀法和篆法。 章法上“处世”二字的类似于合文的处理,将“处”字作偏旁的处理,“若大”二字,则较之更不像合文的处理,有近似亦有不同,使得印面不至于呆板,处处有不同,又处处有共通。 否则都如后两列似的作匀布,则会使印面死气沉沉,呆板无趣。 篆法上,以汉印籀书为基础,配合印面做了几处简单的拉伸处理,亦不拘泥,对“胡”字月部中的两横作了弯曲的处理,使印面显得更加的秀美。 可见在对汉印的理解上,汪氏父子是感觉平正华贵有余,而秀美不足的,所以在自己的治印实践中加入了很多趋于秀美的处理,更加的圆润。

全印有几处残破的处理或者可以理解为巧拙的处理,亦是恰到好处。

在用刀上,既有“处”字的短冲,亦有其余的精细相呼应。 很多名家的印都是如此,是可以让你展开无限的联想和通感的。 你可以感触到处世之处,如毛头小伙,处处锋芒毕露,受到些许挫折与不公,则怅然若失,感觉浮生如梦。

那么“处”字的尖锐处理,与“梦”字的粗拙便有了解释。

这方印就留给大家自己感受。

我们再来看看汪泓的朱文印:印文:半潭秋水一方山文出唐代李洞的《山居喜友人见访》入云晴劚茯苓还,日暮逢迎木石间。 看待诗人无别物,半潭秋水一房山。 我们依旧从章法、篆法、刀法、意境几方面来欣赏。 先看“半潭秋水”四字,笔画较少的“半”字和“水”字相对较小,而“滩”字的三点水较为明显的已经在“秋”字之下,这样的挪让的处理,使得印面更加的紧凑。

而“一房山”三字则是较为稳重的承接住了整个印面。 篆法上,特别是“秋”字的处理有些金文的韵味在其中,整体是圆朱文较为标准的处理,更接近于书法中篆书的写法。

“看待诗人无别物,半潭秋水一房山。

”一句是很多孤寂文人的写照,也有很多印人以此为题治印。

印文:翻嫌四皓曾多事文出唐代诗人张志和的《渔父》八月九月芦花飞,南谿老人重钓归。 秋山入帘翠滴滴,野艇倚槛云依依。 却把鱼竿寻小径,闲梳鹤发对斜晖。 翻嫌四皓曾多事,出为储皇定是非。 首先此印是朱文印中使人感觉偏向平正的一方,原印是其中的篆法偏向于汉印的汉籀书写法,就是将很多弯曲处作平折的处理。

但是我们从此印中亦可以看到,汪泓印风中精整秀美的特点,这也是汪关这一派中最典型的特点之一。

虽然多为平折,但是在折处的圆润处理更加的夸大一些,“曾”字的田上部亦是做了上拱的处理,使得印面更加的圆润秀美。 对于喜爱汉印方中寓圆的朋友可能感觉此印有些软,而喜欢圆朱文的朋友又会感觉此印有些僵,但是细细的欣赏,你才会发现此印的精整秀美、挺拔遒劲。

昨日介绍汪关之时主要为大家带来了姓名印,今日介绍其子汪泓我们则都是闲文印,明日我们会为大家单独的介绍得汪关一派精髓的林皋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