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南与闽西、赣南、梅州客家话的差异与桂南客家迁移史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闽西、赣南、梅州以及河源、惠州、韶关等相连的地区被称为“客家大本营”,这个地区大部分的县都是所谓的“纯客县”,即纯粹客家人居住的县。 桂南客家人口约300万(仅博白县就有客家人口100万以上),基本上是直接或间接从闽西、赣南、梅州这些“客家大本营”迁徙来的,一般时间不超过500年。

我说的是桂南客家话,据家族中长辈说,我们的祖先是从福建迁徙到广西的,但没有说明具体是哪个县。 无论是直接或间接的迁徙,桂南大部分客家人的祖先来源于福建客家地区应该是事实了。 我去过闽西、赣南、梅州共10个客家县(市、区),在我所接触过的这10个闽西、赣南、梅州三地的客家话中,和桂南客家话差别最大的是闽西和赣南大部分县市的客家话,这些地方的客家话对我来讲,是难于听懂,很难交流的。

但是,同属于“客家大本营”的梅州,这里的客家话又给我另外一个感觉,梅州客家话容易听懂,能交流,虽然和桂南客家话在词汇和语法上有比较大的差异。 从表面来看,桂南客家话应该主要是直接或间接来源于梅州,所以桂南客家话能与梅州话相通。 但事实是否如此呢?从桂南客家人的族谱记载来看,桂南客家人大部分是从闽西(尤其是上杭)迁徙过来的。 但问题是,桂南客家话为什么与闽西客家话差别这么大呢?特别是与上杭的客家话比较,差别太大了。 我推测桂南客家迁徙的主要路线有3个:1、闽西——桂南2、闽西——梅州(或珠三角、河源、粤北等地区)——桂南3、梅州、闽西(两者移民人数大体相当)——桂南(直接来源于赣南等其它地区的应该比较少,不讨论)按桂南客家人的族谱所记载,应该是第一个,即闽西直接迁徙至桂南。 但从客家话音系分析,又不像,两地客家话差别太大。

按今天的语言分析,应该是第二个路线。

但这个疑问也是比较大的,并且也比较奇怪的,这第二个路线,即直接迁出地梅州,桂南客家人的族谱上为什么没有记载?集体失忆?这是很不合理的地方。

不要说台湾和四川客家人,就连与桂南同省的贺州、柳州、贵港客家人都清楚地知道祖居地是梅州(少数直接来源于清代“土客械斗”的发生地江门肇庆一带),今天的贺州客家话在我听来,与梅州客家话相差不大,不注意还难于区分。

把贺州客家话和桂南客家话放在一起,音系上的差异是非常明显的。

那么,为何单独桂南客家人例外?桂南客家大部分把闽西看作是祖居地,极少提及梅州,特别是博白、陆川、合浦三县客家(三县客家人口数超过200万)。

最后是第三种情况,即梅州与闽西两地移民人数大体相当,经数百年的融合后,形成一种很有特点的桂南系客家话,既不同于梅州客家话,也不同于闽西客家话。 这个是不是更符合历史呢?蓝小玲《闽西客家方言》明确指出,闽西客家方言发生了比较大的演变,而梅州客家话仍然保留了更多的古音特点,如保留“-m-p-t-k”韵尾。

桂南客家话也完整保留了“-m-p-t-k”以及其它大部分与梅州客家话相同的音系特点。 从桂南客家话的源流与桂南客家话的特点,推测500年前的闽西和梅州的客家话:1、500年前的闽西客家话原本是比较一致的,不像今天这般十里不同音,各县互不相通。 2、500年前,闽西(汀州)和梅州这两个地区的客家话一致性是很高的。

500年前,离客家民系和客家话形成的一般估计的700~800年前(南宋、元初)的时间也不过只有200至300年的时空距离。 桂南客家人听闽西客家话要比梅州人听闽西客家话吃力?1995年,我和上杭(县城)的朋友去梅州(梅江区)游玩。 我发现上杭籍的朋友也能和梅州人聊上几句,但我是听不懂上杭话的。 这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梅州话既有和桂南客家话相同的特点也有与上杭(闽西)客家话相同的特点。

如果把桂南客家话的成分看作是ABC,梅州的是BCD,闽西的是CDE。

那么,桂南和梅州相同的就是BC,桂南和闽西相同的只有C,而梅州和闽西相同的是CD。

至于梅州人听桂南客家话更容易一些还是听上杭(闽西)客家话更容易一些,这就只有问梅州人自己了。 大埔客家人祖籍集中在闽西地区,下面是摘引自章明《大埔客家源流浅述》。 罗香林在《客家源流考》中所列《南宋客家各氏迁移表》,亦可窥客家入埔之一斑。 饶氏,江西永丰一长汀、上杭、永定一大埔。

吴氏,福建宁化一长汀、上杭、永定一大埔。

黄氏,福建建宁一宁化、长汀、上杭^路经寻乌、龙南入广东南雄;一路入大埔。

廖氏,江西宁都一石城、宁化、长汀、永定一广东大埔、梅县。 陈氏,安徽阜阳一江西湖口、宁都、石城、福建宁化、长汀、上杭―大埔。 ……大埔汉族各姓氏居民,自肇基始祖一般已传20几代,多者30余代。 由此推知,多是南宋或宋亡前后迁来,而以前之居民谱系由于沿革更迭多变,亡脱,至为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