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寸步难行,撤“司法院”正副院长提名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10

蔡英文寸步难行,撤“司法院”正副院长提名

蔡英文派江春男为台驻新加坡代表,江先生喝多了还开车,酒驾被抓,引起各界批评。

蔡当局反应迟钝,一个多星期后,江春男提出辞呈,照准。

驻新代表的职位还不算什么,酒醉驾车是江某咎由自取,只能说蔡女士有识人不明之过。

七月中旬,蔡英文提名谢文定、林锦芳为“司法院”正副院长及大法官。

随即坊间的反弹声浪不断,有台湾守护民主平台、台湾教授协会、民间司改会等团体,在街头聚众举牌子呼口号反对谢林二人,领头抗议的不乏学术界名流,如“民间监督大法官人选联盟”创始人瞿海源教授等。 他们见到蔡英文,当面请她撤回人事案,当时蔡响应表示听懂了,会回去慎重考虑。

又接见民间司改会董事长、法学教授、律师等人,说明她提名谢、林二人的理由,聆听反对者的意见。 据说蔡女士曾对他们说,让我再好好想一想。 但想想之后仍维持原来的决定,表示被提名人理应虚心接受各界最严格的检验,但是许多批评不尽公平、也并非事实,让两位被提名人过去在司法专业上的贡献遭到抹煞,这绝非她所乐见,她支持两人捍卫自己的名誉,要给他们适当说明的机会。 蔡英文在选举时曾经承诺,今年十月之前要召开“司改国是会议”,故此她希望尽快确定“司法院”正副院长的人选。 蔡英文将提名咨文送往“立法院”行使同意权,立刻引来时代力量“立委”的强力批评,许多民进党“立委”也表示不支持谢、林。 理由倒不是针对两人的能力和操守,而是不满意谢文定过去在检察官任内承办或协办的许多政治案件,如美丽岛案;反对者认为他难以符合民进党标举的所谓“转型正义”;林锦芳的性格保守也受到质疑:如此保守的人,怎么能担当司法改革的重任?不久又有人翻出来林锦芳的论文涉嫌抄袭的旧事。

论文抄袭别人的应该不是问题,蔡英文的副手陈建仁,曾被揭发他发表的某篇论文中,有大段抄袭他人的明确证据,因而受到国际学术机构的惩罚。

台湾民众对此大概不以为意,建仁兄还不是依然冠冕堂皇的高坐在他的办公室中!谢林二人都是四十多年的老公务员,处事谨慎、实务经验丰富、在操守方面的纪录优良。

但是他们在过去四十多年中,多在依照当时的政治风向、服从长上的意旨行事,故此为台湾的改革派或激进派所诟病不喜,谢林二人就被认为不适合来领导民进党所标榜的;司法改革、转型正义等等气势逼人的政治口号。 简言之,深绿人士认为谢、林二人根本就不够绿,还有人指出谢文定的政治倾向属浅蓝。 或许蔡英文的想法是:司法改革的专业性强,不能够找政治性太过浓厚的人来主导,应当从专业圈子里拣选老成持重者来推动。

她为谢、林辩护:“威权时期不是大家都选择服从吗?”这话说出来,马上受到深绿基本教义派的大力抨击。 顾立雄,新任“不党党产处理委员会”主委,直言蔡英文讲这句“选择服从”的话属于失言!绿营中附和顾某说法的人还有不少。

撑不下去了,谢、林两人先后向蔡表达辞去提名,两人向蔡表示,他们在获提名后遭受外界不公平的指控,但问心无愧,为了不让司法改革因此受到阻碍,个人并不恋栈名位,决定恳辞提名。 蔡英文同意了,对两人深感歉意,未来的司法改革,还要借重他们的实务经验。 随之撤回提名咨文,重新考虑人选。

一般认为,这是蔡英文上任以来的重大挫败。

提名“司法院”正副院长是她专属的人事权,这一次竟然连在“立法院”讨论还没开始,就被迫撤回提名,有人说蔡女士被深绿胁持,那么她还算是绿营的共主吗?她为何不坚持到底说服大众:谢、林就是最适合的人选,他们可以领导司法界仝仁,推动并完成我们的司法改革。

众说纷纭,遇到有人大声反对,便放弃自己的人事权,就表示这位领导人的魄力相当薄弱。 台湾司法体系的问题很多,积重难返,改革起来真是千头万绪。

领导人连提名“司法院”正副院长都出尔反尔,前怕狼后怕虎的,遑论实际着手改革司法体系的种种弊端呢?(马淑静曾任台湾美商美林证券公司总裁)华夏经纬网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责任编辑:黄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