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狂暴压制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12

第311章 狂暴压制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最先出手的那名老者,顿时骇然,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凭借本能,举起手中弯刀,挡在身前。

ww看w·叮……弯刀上流转的真焰,当即被刺穿,这名老者只觉一股尖锐的气劲,如同疯狂旋转的钻头,从刀身一直蔓延,刺入他的经脉中。 顿时,这名老者身躯连震,如同被雷电劈中一样,身体疯狂颤动了数十下,震得他牙齿一阵酸麻,头都快要炸开。

“这是什么力量,如此诡异!?”这名老者大骇,当机立断,立刻弃刀,身形暴退。 只见,那把弯刀的刀身,已是被刺穿了数百个孔洞,被一股金焰融化,散落成尘,飘散无踪。 这一幕,瞧得这名老者骇然失色,他如果弃刀慢了一步,很可能也如佩刀,被刺穿融毁。 砰!一股金真焰亮起,包裹着一个身影,缓缓出现。 这是一个青年,穿着素色长袍,戴着一个裂纹的白骨面具,黑及肩,即使戴着面具,也难掩其俊逸。

面具中的眼眸,跳动着金焰,冷冽如电,散着一种漠然,一种睥睨的张狂,两种矛盾的气息,极是融洽的结合在一起,令人心惊。

“你就是羽先生……”那名将领沉声开口,他神情很凝重,从这青年身上,他感到极大的危险。 诚然,这名将领来自皇都铁军,一身宗师境界的高深修为,乃是纯粹凭借厮杀,生生杀上来的。

即使遭遇生死大敌,也是绝不畏惧。

可是,从这个青年身上,这名将领感到一股心悸的气息,让他想起来曾经在战场上,遭遇妖族的一位绝世大妖的威压,无比恐怖,宛如一场梦魇。

然而,秦墨伫立,却是盯着落月峰的三名宗师强者,目不斜视,淡淡道:“在一边待着,收拾了这三个老混蛋,就轮到你了。

要看书·1书”“你……”这名将领大怒,即使心存忌惮,亦是不能忍受,当即欲出手。

撕拉!树林中,一道光芒跃起,无比璀璨,如天边飞鸿,射向那名将领。 叮!将领拍掌相迎,震散这道飞鸿的同时,亦是身形暴退,手掌剧疼无比。 “这是……”这名铁血将领心中惊骇,他看得分明,那道飞鸿竟是从青年眼中射出,这是类似剑魂、刀魄的气息外放,纯以目光伤敌。 只是,仅凭目力,便震退一名宗师绝顶的强者,这是什么实力?对面,落月峰的三名宗师强者亦是色变,他们依然意识到,目标绝对不是一名普通的先天强者。 而是在先天境界,凝聚金色真焰,凝聚类似剑魂、刀魄的绝世天才,同时,这青年还是一名医术通神的医者。 一瞬间,三名宗师强者脸色很难看,他们在心中痛骂搜集情报的人,来之前明明保证,此人仅是先天强者,修为固然不俗,却并不强。 现在,这位羽先生何止是修为不俗,简直是拥有恐怖的战力。

“呵呵,落月峰,真让人厌烦,死吧……”淡淡的声音响起,秦墨已然动了,一步迈出,竟是身影晃动,幻化出一连串的残影。 在场四位宗师强者,只觉眼前一花,便看到这青年划出无数残影,已是来到面前。

这样的度,看似缓慢,实则快到无以复加。

缩地成寸!?一根针,挟带着金焰,疾掠而至,依然是刺向最先出手的那名老者。

·1ka“一起上,拿下这小子!”那名老者狂吼,又取出一柄弯刀,并招呼同伴一起出手。 砰!落月峰的这三名宗师强者极有默契,立时挥刀,身躯振动,周身真焰翻腾,三道真焰分身相继跳出。 一霎那,三名宗师绝顶,外加三道真焰分身,六把落月刀交相辉映,齐齐杀至。 整片铁柳树林顿时昏暗一片,刀光如月,蚀穿夜空,无尽刀光如海,将秦墨的身影湮没。

这三名宗师强者施展的,乃是落月峰的一种刀阵,与先天真焰分身联合攻击,刀势如海,无远弗及。 对于秦墨的极移动,落月峰的三强者感到恐惧,束手无策,便以这种刀阵,以面覆点,来压制其可怕的度。 叮叮叮……密集的碰撞声不断传出,犹如瀑布冲击岩石,出轰然的洪音,只见一根古朴长针,与无数刀芒碰撞,将每一道刀芒皆是刺灭。 四周,出现无数道气劲漩涡,任何有形之物卷入,立时被震成齑粉。 注视着这场战斗,那名将领眉头狂跳,西翎主城的落月峰以蚀月刀技闻名,这名将领素有耳闻,这三名宗师强者的刀技,也是到了刀随心转的程度,堪称是绝顶刀手。

可是,这青年的武技太诡异,太可怕了,针出如电,充斥着一种浑圆如意,挥洒如道的意境,这是一种极其可怕的绝世武技,竟是隐隐压制着三名宗师强者,却又让认不出来历。 这名将领并不知晓,这是秦墨将的剑势,融入到中,再配合的状态,每一针刺出,皆能后先至,克敌机先。

轰隆!刀光湮灭,针影消散,激战的人影分开。 “怎么可能!”“竟然破去了!”三位先天宗师连连后退,脸上无比震惊,这位羽先生以一敌三,确切的说,还要加上三道真焰分身,是以一敌六,竟然还破去了落月峰的可怕刀阵。

这是什么战力?此人如此年轻,便能力敌三大宗师强者,若是传扬出去,整个西翎战城立时就会轰动。

“你们落月峰,除去以众欺寡,阴谋暗算,伪善盗名,还会干点什么?”秦墨冷笑,嘴角微翘,笑容充满邪魅,如寒月般冷峭。

淡淡的声音,在树林中回荡,竟是传来回音,却如同有两个声音同时开口,一个冷峭,一个狂暴……这样的情景,令人心悸,饶是在场四人皆是绝顶强者,也感到一阵寒意。 “三位朋友,我来助你!”那名将领站不住了,右手搭在了宝剑上。

这位羽先生的可怕实力,太过惊人,这名将领很清楚,若是再不加入战斗,与落月峰三强者联手,他自身的处境也会无比危险。 “好!我们四人联手,拿下这小辈!”“他一定是以秘术,强行提升了自身实力,绝对不能持久,很快就会支撑不住!”“没错,他是一名医者,肯定有强行提升修为之法,再过一会儿,必定会打回原形!”落月峰三位宗师强者相继吼着,他们三人的修为,皆是在宗师三段的层次。 他们根本不相信,这青年的真正修为,能远远过宗师三段的境界,以一敌三,将他们全面压制。 因为这青年太年轻了,即使戴着面具,以先天真焰掩盖了骨龄,也能依稀辨认出,其年龄不会过2o岁。

西翎主城中,年轻一辈的翘楚,以简府简月玑为。 其武道天赋,堪称是惊才绝艳,比之羿大元帅年轻时犹胜,她年方十七,修为达到先天宗师二段的境界,已经是惊世骇俗。

可是,即使是简月玑在此,也无法以一敌三,力克落月峰的三大宗师强者。 因为先天宗师的境界,与此前的境界截然不同,想要在同境界的情况下,以一敌众,实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何况,这位羽先生从始至终,都未曾凝聚真焰分身。 落月峰三名宗师强者认定,这青年真正修为,就是先天境界。 只是通过其他可怕的手段,强行提升了实力,才能拥有如此惊人的战力。 不过,大凡这种手段,皆是一把双刃剑,既不能持久,并且,一旦打回原形,也会元气大伤。

砰!那名将领腰间的宝剑,缓缓出鞘,剑光如寒冰,朝着四周迸射,地面顿时被一道道无形剑气割裂。

在场四大强者已是打定主意,联手牵制秦墨,待到这青年打回原形,便将他擒住带走,并且,落月峰的三名宗师强者心中狠,他们打定主意,一旦擒住这青年,在路上一定要狠狠折磨他,让其生不如死。 “让你一边待着,你却要急着送死。 该说你蠢呢?还是蠢呢……”秦墨伫立不动,咧嘴笑起来,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那笑容极是冷讥,却又像一头恐怖的妖狐,张开了狩猎的巨口。

轰隆!霍然间,金色真焰疯狂升腾,一具金色影子缓缓走出,飘然落地,与面具青年并肩而立。 除去金色的外观,两者竟是一模一样。 一具——金焰分身!砰……,面具下的眼眸,跳起缕缕金焰,射向在场四大宗师强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