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主张决战 宋哲元为何却想求和?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8-15

蒋介石主张决战 宋哲元为何却想求和?

  22日急电宋哲元,要他刻刻严防,步步留神守住北平。 23日又给宋哲元发电说:中央对此次事件,自始即愿与兄同负责任。

战则全战,和则全和,而在不损害领土主权范围之内,自无定须求战,不愿言和之理。   24日又致电宋哲元说:以中判断,不久彼必有进一步之动作,我北平城内及其附近尤应严防。 若我能积极准备,示人以无机可乘,随时可起而抵抗,则或可消弭战端,戢其野心也。

  26日再致电宋哲元,要他下决心巩固北平城防,并要他离开北平到保定指挥。 27日又密电宋哲元说:此时先应固守北平、保定、宛平各城为基础,切勿使之疏失。 保定防务应有确实部队负责固守。

至平、津增援部队,可直令仿鲁随时加入也。 此时电报恐随时被阻,请与仿鲁切商办法,必以全力增援,勿念。

  28日北平沦陷前蒋介石还致电宋哲元说:孙部应即前进勿延,庞部现尚未集中,应令在沧州待后方部队到后向前推进。

此时应战,先要巩固现有阵地,然后方易出奇制胜。 所谓先求稳定,次求变化,请兄切记之。 北平沦陷后,蒋介石在日记中说:历代古都,竟沦犬豕矣。 悲痛何如!然此为预料所及,故昨日已预备失陷后之处置,此不足警异也。

  北平沦陷后,宋哲元悄悄离开北平到保定。

7月30日,宋哲元三次致电蒋介石,一次是试探性的电报,看蒋对他怎样表示。

电报说:由于自己应付不当,以致爆发了此次事变;又由于事前没有做好应变的准备,以致平津不守,有负重托,表示向中央请罪,给予应得的处分。

  并说:哲元刻患头痛,亟宜休养。 在电报里同时请求当时军事吃紧之际,恐于大局有误,所有二十九军军长职务,已委冯师长治安代理,并请中央明令发表。   结果很快就接到蒋介石的复电。

蒋介石在复电中,不但对于请求处分的问题,避而不谈,而且还有几句安慰的话,并且同意由冯治安为代军长职务,最后还表示希望他早日销假。

宋哲元的另两次电报是报告天津、通州、保定的战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