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特殊缘分【加更】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4

第280章 特殊缘分【加更】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离开医院之前,陈鱼跃再次向许伊道谢,说起来他们之间的缘分还真的是够特殊的。

“对了,我们不是说好了,你一周之后再来上班吗?”临走前陈鱼跃突然问道。

许伊微微一笑:“是啊,我们的确是说好了,我也和医院领导请过假了。 但今天有一个新员工的考核,我必须来参加,本想着考核结束就回去,就碰到了程腾飞的事情。

”“如果不是碰上你刚巧考核,他是不是可能没人会救?”陈鱼跃试探性的问道。 “别把我们医生想的太坏了,是,我承认我们医生队伍里的确有个别胆小怕事,已经忘记了自己身为医生使命的人,但希望你相信,我们大部分的医务人员还是怀有那颗赤子之心的。 ”许伊道:“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

”陈鱼跃淡淡的笑了笑:“市立医院急诊科有你这样的医生,是天海市人民的福气。 ”许伊无奈一笑:“行了,别给我戴高帽子了,我可不吃这一套。 ”“我说的是事实。

”陈鱼跃笑了笑:“如果所有的医生都像你一样就好了。

”“有很多,你放心吧。 ”许伊哭笑不得,催促陈鱼跃赶紧走,以免他这些话被其他同事听到,那样就不合适了。

“那你现在也算下班了吧?”陈鱼跃道:“下午赶上抢救肯定也没吃饭呢吧,走,一起去吃点东西,也该我请你了。

”许伊想了片刻,最后点点头答应了:“那好吧。 ”许伊说完让陈鱼跃先去楼下等他,自己简单收拾了一下才出来。

两人随即走向停车场,许伊忍不住问道:“对了,我的车还在天成小区,一直都没敢去开,一会儿吃完饭你送我过去吧,我把车开回去。

”陈鱼跃点点头:“好。 ”许伊有些意外的看了看陈鱼跃:“我还以为你会说不行呢,你竟然那么痛快的就答应了?我把车开回去不会有什么危险吧?”“现在基本没什么危险了。

”陈鱼跃道:“你明天可以正常工作了。

”“啊?你们那么快就处理好了?”许伊很诧异道。 “长宁宫山庄的事情你都听说了吧?”陈鱼跃道。 许伊点点头:“新闻上都看到了。

”“绑架你的人,就是那几个出事的家伙。

”陈鱼跃淡淡道:“罗又三就是他们那伙人的头。

虽然还有漏网之鱼,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些家伙应该早已逃出天海市了。 ”在程腾飞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出,那些人选择了暂避锋芒。

他们把程腾飞丢到医院之后,必然会迅速逃离天海市。

现在陈鱼跃也基本上可以断定,伤害程腾飞的人并非是罗汉的人,倘若罗汉当时就控制了程腾飞,在长宁宫山庄的时候就有和他谈判的资本,不至于走上绝路。 所以这至少是两队人马。

现在和长宁宫山庄事件毫无牵扯的一队人马都撤了,那罗汉手下剩下的小喽啰自然更是早就跑掉了,不会有人蠢道留下来当炮灰的。 “呼……”许伊总算松了一口气:“那我可算能睡一个安稳觉了。

”“这几天辛苦你了。

”陈鱼跃笑了笑,两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那辆老奥迪车前。 陈鱼跃打开车门示意许伊上车:“想吃什么?我请你。

”许伊想了想:“我听说商贸街那边有家叫犇羴鱻的烧烤特别好吃,现在都入秋了,再不去尝尝,我怕今年就吃不到了。 ”陈鱼跃一听,忍不住笑了:“你放心,就算是入冬你也能吃到,犇羴鱻我太熟了。

”“真的?”许伊道:“我可是听说天天满座,一座难求。

”“那我就让老板给你加个桌,没桌就加个板凳,没板凳就直接去烧烤炉旁边等着吃最热乎的。 ”陈鱼跃一边说一边坐进车里:“走着!”他也好几天没去犇羴鱻了,正好过去看看。

而且他很想知道陈冬那小子在勇哥的管教之下是不是能有点长进了。 ……二十分钟后,陈鱼跃便和许伊在犇羴鱻门口停下了汽车。

正在烧烤摊上忙碌的大牛随便瞥了一眼汽车,看到车内下来的竟是陈鱼跃,当时就好奇这又是在哪搞了辆老奥迪A6啊,这可是当年他刚混社会的时候励志要搞一辆的豪车啊。 随后许伊也在车内走下来。 换下医院白大褂的许伊虽然穿的很素,却依然遮盖不住精致的五官,她就属于那类素颜美女,越是素颜的时候越是漂亮。 “大牛!五号桌再加十串儿羊外腰!”陈冬急急忙忙的走出来,直接把单子放在大牛旁边。

随后他便顺着大牛的目光往旁边看了一眼,一眼就看到了陈鱼跃!“我的亲哥!你还知道来啊?”陈冬一见到陈鱼跃就冲了上去。 陈鱼跃伸手示意让他停下。

现在陈冬根本不知道陈鱼跃和犇羴鱻之间的关系,马上哭诉起来:“你真是把我往死里坑啊。

”说着,陈冬伸出自己的右手,食指和中指被石膏板夹住,然后用绷带缠的结结实实的。

许伊看了眼稚气未脱的陈冬,然后看了看陈鱼跃,很是好奇:“你弟弟?”陈鱼跃琢磨了一下:“算是吧。

”“这是嫂子吧?”陈冬年龄虽小却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很多年,脸皮厚的很,说完就要往上黏:“嫂子,你快劝劝我哥,让他救我出苦海啊!”陈鱼跃伸手就把陈冬给拦住了,这小子虽然还没成年,但是成熟度却绝对不次于任何成年人,他可不会让这小子随随便便占许伊医生便宜的。 “你先给我杵这儿,有话说清楚,别动手动脚的。

”陈鱼跃瞪眼道。

这时候许伊脸都有些发烫了,虽然她是个挺大方的女孩,平日就算被人误会了也不会怎么样,可这次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陈冬晃了晃自己那夹了石膏板的右手:“哥,你是不是瞎啊,这都看不出来?”“看出来了。

”陈鱼跃点点头:“打石膏了呗。

”“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打石膏?”陈冬反问。

许伊小心翼翼替陈鱼跃答道:“你这是手指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