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了劳动和爱情的山歌还是山歌吗?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25

版主改得甚好,特别是用“步履为艰”形容当下的山歌处境,相当的微妙。

在看帖子或者读报中,我最讨厌的就是动不动说要打造“XX文化”的提法了。 我总是顽固的认为,文化是祖先们一路流传下来的思想沉淀,它可以被神化,可以被歪解,也可以被发扬光大,但就是不能打造。

半个世纪之前电影《刘三姐》里的山歌自不必说,《五朵金花》里最后男女猪脚所对的那几句也应该算是山歌吧?那种歌声,那种纯朴自由的境界,才是山歌的真正境界。 现在的山歌,主要是缺少年青人的参与,山歌因而也缺少了爱情的滋润。 在一些地区的歌圩上,我们看见大多都是老年人参与——他们的山歌,虽然少了爱情,但是仍然歌唱劳动和生活——这至少还能够吸引人。

但是从年龄层次来看,山歌或许是存在一个断层的,需要年青人去承接。 对于这个承接,我认为是ZF应该引导的多,打造的少。

如果ZF以急功近利的角度去打造、商业化山歌,我看效果会适得其反。 正如秃顶哥所言“我们正活着的几代人,只能进步到认为土鸡是好的,还没有进步到认为土戏是好的。

”在百色,我就是蛮佩服田林的礼堂一直被使用着,而且有时候是用来表演“壮剧”的——每年都几次比较大型的壮剧演出,我觉得田林县就做得比较好——这样让我很矛盾,我既想ZF正常引导一些传统的文化品牌,但是同时又讨厌ZF放大传统品牌文化的功用。

远离了劳动和爱情的山歌还是山歌吗?

它给你带来的不是怜悯和安慰,而是促使那些聆听你抱怨的人仿效你所抱怨的人,成为你的敌对者。

《周公解梦》与众人拜神,显贵。《周公解梦》迎神赛社,有外财。《周公解梦》  见女神仙,主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