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修真传》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白宁赵雅小说全文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8

《都市修真传》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白宁赵雅小说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黄毛搂着白宁跟随管强进了后巷,一边走一边戏谑的笑道:“强哥的人你都敢打!真是活腻味了......”黄毛将白宁带到后巷以后,松开的了白宁的肩膀,后退几步将后巷唯一一个出口给堵住了。

白宁面前站着管强和苟见,管强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弟,自己背后出口还被人给堵住了。 管强轻蔑的看了看白宁,转头向苟见问道:“小苟,刚刚这小子怎么打的你啊”“他妈的,这个小兔崽子刚才抓住了我的手,把老子踢到舞池里去了,操!”苟见用手指着白宁,耀武扬威的描述刚刚发生的事情,仿佛被打的那个人不是他而是白宁。 “我知道了,留下他的手和脚,然后放走,该怎么做你们自己知道。 ”管强说完背过身去,拿出一根烟,苟见赶忙殷勤的给管强点上。 管强身后的小弟听见后,立马从身上掏出钢管,缓步向白宁走去。 突然最前面染着一头黄毛的小弟,举起钢管狞笑劈向白宁。

白宁看着空中的钢管,瞳孔一缩。 但却感觉钢管劈下的动作非常的慢,向右一个侧身就躲了过去。 此刻看向钢管都还未完全落下,本能的抬手,握拳,用手肘向前猛击黄毛小弟的头部。 砰的一声,黄毛小弟侧飞出去,倒在地下直接就晕了过去。

管强这时才转过身来,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颇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个看上去如此瘦弱的人,一下就把自己的小弟打翻在地,直接晕了过去“一起上!”管强将烟狠狠的摔在地下用脚碾了碾,向周围的小弟吼道。

此刻这些小弟才如梦方醒,一股脑的冲向白宁。

小弟们拿着钢管向白宁面门袭来,在钢管劈下来的瞬间,白宁向左挪了挪位置。

第一个小弟钢管直接劈空,白宁反手就是一个寸拳打在他的肚子上,第一个小弟捂着肚子退后俩步就跪在地上。

其他人趁着此时,举着钢管一左一右向白宁脑门横劈过来。

白宁看着在自己眼前的景象。

“太慢了。

”白宁喃喃说道。 白宁一个下腰躲过去了迎面而来的俩根钢管,用双手撑着身体,右脚用力一脚踢向右边小弟**的命根子,双手用力一撑,起身右脚一脚飞踢踢向左边小弟的胸口。

左边小弟直接就飞了出去,撞到墙上,从墙上滑落到墙角,脑袋一歪,生死不明。

右边小弟也好不了那去,捂着自己命根子,没出息的趴在地上哭了起来。 剩下几个小弟见到这种情况,都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出来混社会的,自然不是什么愚笨之人。 能干净利落的干掉自己四个兄弟,中间那名瘦弱男子肯定不简单。

管强见此情景很是心惊,以前打架的时候以一敌几的狠人是遇见过,但是如此干净利落,一下一个的倒是不多见。

他随后又想到了关于他们地下势力一个传闻,顿时间他头上冷汗直冒。

就在这时候,外面突然响起警鸣大作。

小弟踉踉跄跄的跑到管强面前说道。

“强哥!条子来了!!!”“撤!”管强沉吟一会,对身边的小弟命令道。 “强哥,那小子不管了么”此刻苟见还不明时势对管强问道。 “我管尼玛管!还不快走!”管强说着,就直接一脚将苟见踢开。

剩下几个小弟赶忙去把昏倒,在地上乱滚的兄弟搀扶着离开。 苟见见此情形,也只好作罢,愤愤瞪了白宁一眼,搂着身子跟上管强跑掉了。 这时云夕妱领着两名警察走进后巷,云夕妱看见巷子中间的白宁,急忙跑到白宁身边关切的问道:“没事吧白宁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没事,在他们动手前,我乘机偷袭教训了几个人。

他们正打算再动手的时候,你就领着警察来了,他们就被吓跑了。 ”白宁对云夕妱半真半假的打着哈哈。 倒不是不信任云夕妱,只是仅仅出手几下就打趴了几人,太过于匪夷所思了,索性就对云夕妱撒个小谎。

这时候两名警察看向白宁,一阵惊疑,两名警察正是原先对白宁车祸做笔录的柯青山和黎庭警官。

柯青山和黎庭对白宁印象挺深刻的,当时收到有关车祸的报警电话后,他们就赶去医院看望受害者。

当时白宁躺在病床上,进气的多出气的少,脸色煞白,看上去马上就要一命呜呼一样。

直到几天后,医院通知他们受害人已经苏醒,赶到医院的时候看见白宁脸色仍旧有点微微发白以外,他的身体已经并无大碍了,当时就让俩位警官感叹这人恢复能力强,但是现在白宁生龙活虎的站在他们面前,貌似还和混子打过一架,这便让柯青山和黎庭十分的惊疑了。

“白先生你好,又见面了。

”柯青山伸出手,“真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遇见你。

”“是啊,我也没想到,肇事司机调查的怎么样了”白宁伸出手和柯青山握了握。

“额,因为肇事路段的监控坏掉了,有关嫌疑车辆的排查十分的艰难。

”柯青山向白宁尴尬的解释。

“没事,反正我现在也没事了,尽力而为吧。 ”白宁对柯青山宽解道。 “现在也没什么事情了,我能走了吧。 ”“哦,行吧,这一片混混挺多的,注意安全啊。 ”柯青山对白宁嘱咐道。 柯青山目送着白宁和云夕妱离开了后巷。

“山哥,你过来看!”黎庭站在墙边,指着墙上的凹印。 柯青山走到墙边,按了按墙上的凹印,若有所思起来。 “山哥,他这么变态的恢复能力,更能一拳将人打飞到墙上,造成这么深的凹印,他不会是那个地方的人吧”黎庭向柯青山问道。 柯青山摸着下巴沉思着,缓缓回答道:“有可能,那个叫白宁的如此变态,极有可能是那个地方出来的人,这件事已经不是我们能插手的了,我会联系上面的人,让他们调查的。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