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若有错在相逢恨晚(二)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4

爱若有错在相逢恨晚(二)

  喔!看不出来你这个『盖房子的』还真是多才多艺啊!我心中惊艳,嘴上却故意调侃。

钟原倒也不以为意,回答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呵呵,忘记告诉你了,土木工程其实只是我的第二专业,我大学主修的是绘画艺术,只可惜学艺不精,难登大雅之堂又不足以养家糊口,所以只能沦为业余爱好了。 啊!你这还叫学艺不精?钟原说得轻飘淡然,我更为吃惊:好吧!我承认我从来没有亲眼目睹过大师作画,所以你暂时就可以充为大师了。

多谢赞赏!既然姑娘如此慧眼识珠,那这画就免费送给你啦!正好也是为你画的。 钟原这人厚脸皮,一点也不晓得谦虚。 谁稀罕?我不要!你这画的又不像我,我这人神经大条得很,向来没有这样的小资情结,更不懂画画。

我丝毫不领情,一把将画稿甩给了他。

钟原捧着画稿一愣,然后莫测高深地笑了笑:真不要?那好!说着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打火机,打算就地把画纸烧了!我又惊又怒,吓得连忙夺了过来,怒斥道:你干嘛呀?暴殄天物!见我收下,钟原笑嘻嘻地凑了过来:就知道你舍不得!不如……璐璐,我教你画画吧!自古美人身价在于才貌双全,琴棋书画总要学一样傍身的。 琴棋书画?我看还是算了吧!我这人笨手笨脚又没什么艺术细胞,学不会的。

笑话,我可是地道的川妹子,率性泼辣又大大咧咧,哪里忍受得了这样的小资情调?钟原却不肯善罢甘休:没事,有我这样大师级的老师,就算你笨的像猪,我也敢保证你一点即通。 呸呸,你才笨的像猪呢!讨打……傍晚的时候我和钟原回到了海兰山庄,一边喝茶聊天一边陪人打麻将。 后来我看天色渐晚,便提出回城。

钟原却说他已经订好了房间,原本还打算在山中留宿一夜的,正好明天周末休息。

我颇有些为难,不想再隐瞒,直说道:我和男朋友已经同居了,晚上不回去我怕他担心。

钟原神色明显一黯,沉默许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哦,这样啊,那好吧!他说得满不在乎,我却分明听出隐隐的失望之情,心中莫名一疼。

回城的路上,我俩之间的气愤有些尴尬,话也比往常少了许多,似乎有一道无形的墙搁在我们中间。

我以为他在生气,不由得忐忑难安,害怕他就此不再理我。 结果整个晚上翻来覆去,患得患失,怎么也睡不着。 却没想到第二天他就又主动打来电话,好像没事人一样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同学聚会。 我欣喜之余却又隐隐有些担忧:他这么不介意我有男朋友也不介意我和别人同居,那他和我在一起会是真心的吗?还是说他只是把我当作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朋友、玩伴,可以一起说说笑笑、吃喝玩乐却无关风月;或者他是把我看成了那种不三不四的坏女人,尽兴之后可以不必负责,伤害之后可以不必道歉,甩手而去、弃之敝履。

我想问他,我想告诉他:这不是我想要的!可惜却开不了口。 更可悲的是尽管我心中疑虑,却抵受不了和他在一起的诱惑,就像飞蛾扑火,明知结局凄惨却依然义无反顾。 因为他带给我的开心和快乐是我以前从来不曾体会过的。 3】接下来半个月的时间,在钟原的带领下,我几乎走遍了巴渝周边所有美景如画的地方,尝遍了东南西北天下的美味,玩遍了所有惊险刺激的游乐项目。

陪他一起看画展、逛画廊、听歌剧、看电影,有时候也一起K歌、泡吧……他就像一个百变的魔术师,无所不通、无所不能,带我领略了工作生活之外的大千世界。 接触日深,了解愈深,我反倒更加糊涂,看不透他到底是怎么的一个男人。 外表玩世不恭,内里却经纶满腹。 我知道他不算一个好男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花花公子,处处拈花惹草,每次和他去酒吧我总能见到一个个衣着暴露的女孩主动过来与他攀谈、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似乎十分熟稔。

的确,他很讨女人喜欢,我承认,钟原也从来不避讳这一点,生活中和他纠缠不清的女人我所知道的就不下五个!我颇觉委屈地想:我也是其中之一吧!不过有时候他却又纯真的像个大男孩,傻傻的可爱。

他曾经驱车五十多公里跑到北碚老城只为吃一碗自认为最正宗的酸辣粉,也曾经在看《爱有来生》的时候窝在沙发里哭的稀里哗啦;他可以为了画日出连续一个星期每天凌晨爬上南山,可惜重庆这样的鬼天气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日出,太阳要么整天不露头要么中午的时候突然从雾气中蹦出来悬在你的头顶,所以他每次只能败兴而归,但等到下周却依然乐此不疲;还有,他画设计稿的时候时常兴之所至的突然跑到一旁搭积木,把正经工作丢到一旁……钟原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男人,越是熟悉越是痴迷,我自问抵御不了。

和他相处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在我未知未觉的时候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我离不开他了!在钟原艺术熏陶下,我竟也时不时地会犯些小资情调!开始莳花弄草、开始喜欢阴雨连绵的天气、开始煮咖啡、泡茶、听那些听不懂的钢琴曲、甚至开始跟他学绘画……我抵触这样的改变,因为我很清楚这样的改变意味着什么。

奈何这些改变总是在我不经意的时候就发生了!而更恐怖的是我逐渐开始拿钟原和郝彦斌作比较,比如:钟原花心郝彦斌专一;钟原风趣幽默郝彦斌笨嘴拙舌;钟原身价百万、才情非凡郝彦斌经济适用、烧的一手好菜;钟原『吃喝嫖赌抽』除了赌几乎样样俱全郝彦斌不抽烟、极少喝酒更不可能流连夜店;钟原经常夜不归宿郝彦斌除了加班时间几乎每晚都会煮好饭菜在家等我,然后还会为我暖被窝……再明显不过的,只要不瞎不傻的女人都能够轻易看出谁才是最适合的结婚对象!我也很清楚郝彦斌才是那个愿意陪我踏踏实实过一辈子的男人,可是每一次我却都忍不住要千方百计地找出各种各样的借口来为钟原开脱。

归根结底,原因只有一个:比起郝彦斌,我更爱钟原。

纠葛在这两个男人中间,我渐渐心力交瘁,整天魂不守舍,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

我不知道郝彦斌是否已经起了疑心,也不知道该不该豁出去把一切都告诉他,更不知道出路在哪里、结局会如何。 有时候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噩梦连连,甚至梦到两人打架打得头破血流,而我却只能手足无措地傻愣一旁、失声痛哭,然后一身冷汗的惊醒,看见躺在枕边的郝彦斌,自责、恐惧、迷茫、无措纷至沓来,还有随后那彻骨的寒意,折磨得我简直快要发疯了!理智告诉我必须果断地离开钟原,回归原本那正常的生活,和郝彦斌结婚生子,相濡以沫、平平淡淡过完这一辈子。 只可惜,这世上有一种就像海洛因,上瘾容易,戒除却很难!我坚持了四天没有接钟原的电话,没有看他发来的短信,没有和他见面。

这四天里,每每想到当真要与他分道扬镳之时,我都心如刀绞。 然后到第五天傍晚的时候,钟原突然跑到公司门口堵住了我,不由分说的径直拉我上车,说要给我庆祝生日。

我这才惊觉时光如梭,不知不觉已经15号了!明天正是我26岁的生日。 钟原带我去的还是以前常去的酒吧,只不过从未见过的冷清,没有顾客只有乐队、服务生和调酒师。

他告诉我:酒吧老板是他的朋友,知道我喜欢清静,所以他已经包场了!今晚这里只属于我们两个人。

我感动得一塌糊涂,分手的决心瞬间化为乌有!只顾高兴:终于,今晚再没有其他女人过来勾搭他了!想想以前还真吃醋。 钟原跑到舞台中央,拿着麦克风冲我喊道:璐璐,生日快乐!今晚我每一首歌都是为你而唱,如果觉得好听你就喝一杯酒,反之你不喜欢的话就罚我一杯酒。

好不好?他这分明就是想灌醉我嘛!必须承认,钟原唱歌很专业,我也的确很喜欢听他唱歌。 而且也知道酒醉之后他必然意图不轨,说得难听点:他对我的身体已经觊觎很久了。

不过当时我却依然爽快地答应下来,因为这次我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