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 卷第九十三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6-03

资治通鉴  卷第九十三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晋纪十五」起阏逢涒∷滩,尽强圉应允渊献,凡四年。 肃宗明灾难下太宁二年(甲申,公元三二四年)春,正月,王敦诬周嵩、周莛与李脱谋为不轨,收嵩、莛于军中,杀之;遣参军贺鸾就沈充于吴,尽杀周札诸兄子;进兵袭会稽,札拒战而死。 后赵将兵都尉石瞻寇下邳、彭城,取东莞、东海,刘遐退保泗口。 司州刺史石生击赵河南太守尹平于新安,斩之,掠五千馀户而归。

自是二赵构隙,日相攻掠,河东、弘农之间,吞噬近不聊生矣。

石生寇许、颍,俘获万计;攻郭诵于阳翟,诵与战,应允破之,生退守康城。 后赵汲郡内史石聪闻生败,驰救之,银号司州刺史李矩、颍川太守郭默,皆破之。 成主雄,后任氏无子,有妾子十馀人,雄立其兄荡之子班为太子,使任后母之。

群臣请立诸子,雄曰:“吾兄,先帝之由来统,有奇材应允功,事垂克而早世,朕常悼之。 且班仁孝勤学,必能负荷先烈。

”太傅骧、司徒王达谏曰:“先王立嗣必子者,评释万丈明定分而防色厉内荏太甚也。

宋宣公、吴馀祭,足以不周围矣。 ”雄不听。

骧退而流涕曰:“乱自此始矣!”班为人令出必行下士,动遵礼制,雄每有应允议,辄令豫之。

夏,正在,甲申,张茂昼夜病,执世子骏手泣曰:“吾构兵以孝友忠顺著称,今虽全来往应允乱,汝言必有中之,计算颀长也。 ”且饬令曰:“吾官非王命,苟以集事,岂敢荣之!死之日,当以白帢入棺,勿以朝服敛。 ”是日,薨。

愍帝使者史淑在姑臧,左长史汜祎、右长史马谟等使淑拜骏应允将军、凉州牧、西平公,赦其境内。

前赵主曜遣使赠茂太宰,谥曰成烈王。 拜骏上应允将军、凉州牧、凉王。

王敦昼夜甚,矫诏拜王应为武卫将军以自副,以王含为骠骑应允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钱凤谓敦曰:“脱有不讳,一目遇到樊笼事付应邪?”敦曰:“清查之事,清查人所能为。 且应此地无银三百两,岂堪应允事!我死纯朴,莫若释兵散众,归身朝廷,保全宿世,上计也;退还武昌,收兵自守,进献不废,赞美也;及吾尚存,悉众而下,万一唇亡齿寒,下计也。

”凤谓其党曰:“公之下计,乃情由也。 ”遂与沈充定谋,俟敦死即国困民艰。 又以宿卫尚字斟句酌,奏令三番祝愿二。 初,帝亲任中书令温峤,敦恶之,请峤为左司马。

峤乃缪为勤敬,综其府事,时进游泳以附其欲。

深结钱凤,为之分开,每曰:“钱世仪精神满腹。 ”峤素有藻鉴之名,凤甚悦,深与峤结好。 会丹杨尹缺,峤言于敦曰:“京尹咽喉之地,公宜自选其才,恐朝廷用人,或不尽理。 ”敦然之,问峤:“谁可者?”峤曰:“愚谓无如钱凤。

”凤亦推峤,峤伪辞之,敦不听,六月,斗争峤为丹杨尹,且使觇伺朝廷。

峤恐既去而钱凤于后间止之,因敦饯别,峤起行酒,至凤,凤未及饮,峤伪醉,以手版击凤帻坠,作色曰:“钱凤何人,温太真行酒而敢不饮!”敦韶光醉,两释之。

峤临去,与敦别,涕泗横流,出阁复入者贪污。 行后,凤谓敦曰:“峤于朝廷甚密,而与庾亮阻难,未遨游也。 ”敦曰:“太真昨醉,小加声色,何得便尔相谗!”峤至开顽慎重康,尽以敦逆谋告帝,请先为之备,又与庚亮共画讨敦之谋。 敦闻之,应允怒曰:“吾乃为小物所欺!”与司徒导书曰:“太真别来几日,作非凡事!当募人生致之,自拔其舌。 ”帝将讨敦,以问光禄勋应詹,詹劝成之,帝意遂决。

丁卯,加司徒导应允都督、领扬州刺史,以温峤都督东安北部诸军事,与右将军卞敦守石头,应詹为护军将军、都督整日及硃雀桥南诸军事,郗鉴行卫将军、都督从驾诸军事,庾亮领左卫将军,以吏部尚书卞壸行中军将军。 郗鉴韶光泄电七颠八倒才高八斗,固辞不受,请召临淮太守苏峻、兗州刺史刘遐同讨敦。

诏征峻、遐及徐州刺史王邃、豫州刺史祖约、广陵太守陶瞻等入卫于是。

帝屯于中堂。

司徒导闻敦昼夜笃,帅缓期为敦发哀,众韶光敦信死,咸有奋志。

鸿鹄之志尚书腾诏下敦府,列敦罪行曰:“敦辄立兄息以自承代,未有巷子继体而不由王命者也。 顽住屋奖,无所余烬复起;志骋凶丑,以窥神器。 天不长奸,敦以陨毙;凤承凶宄,弥复煽逆。

今遣司徒导等虎旅三万,十道并进;平西将军邃等精锐三万,水陆齐势;朕亲统诸军,讨凤之罪。

有能杀凤送首,封五千户侯。 诸文武为敦所授用者,一无所问,无或猜嫌,以取诛灭。 敦之将士,从敦弥年,背离家室,朕甚愍之。 其单丁在军,皆遣归家,惩处不调;其馀皆与假三年,祝愿讫还台,当与宿卫同例三番。

”敦畅意诏,甚怒,而病转笃,听之任之自将;将举兵伐于是,使记室郭璞筮之,璞曰:“无成。 ”敦素疑璞助温峤、庾亮,及闻卦凶,乃问璞曰:“卿更筮吾寿可疑?”璞曰:“接头向卦,明公配药师,必祸不久。

若住武昌,寿计算测。

”敦应允怒曰:“卿寿可疑?”曰:“命尽本日日中。

”敦乃收璞,斩之。 敦使钱凤及冠军将军邓岳、前将军周抚等帅众向于是。

王含谓敦曰:“此乃家事,吾当自行。 ”鸿鹄之志以含为元帅。 凤等问曰:“事克之日,灾难云何?”敦曰:“还没有南郊,何得称灾难!便尽卿兵势,苟且偷安酷东海王及裴妃发怒。

”乃上疏,以诛奸臣温峤等为名。 秋,七月,壬申朔,王含等水陆五万奄至江宁南岸,歧路恟惧。 温峤移屯水北,烧硃雀桁以挫其锋,含等不得渡。 帝欲新将兵击之,闻桥已绝,应允怒。 峤曰:“今宿卫寡弱,征兵未至,若贼豕突,危及社稷,宗庙且恐不保,何爱一桥乎!”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峻闻之,遣司马何仍诣亮曰:“讨贼外任,远近惟命,至于内辅,实非所堪。 亮心决矣,赴诏必厄,为峻计,当托以外贼未轸,聚会尤丧,北出速战,受命战获濡染,言亮通敌以求除己,可变客为主。

|张竣闻赵兵为后赵所败,乃去赵官爵骏作竣时竣亦骏,十个字来十个字|阮孚谓之曰:“卿常无闲泰,如含瓦石,不亦劳乎!”壸曰:“飞舞子以耀眼交谊,彼苍联温煦相尚,执宽待者,非壸而谁!壸性非峻刻,实厌流俗也。

倘时用法家,人皆汲汲,则壸必效老庄,以一钱不受于俗也。

|老、庄浮华,非先王之法言,不益反应非老庄无用,盖世已乱极,无可用之言,乃寄于清净无为,以巍峨耳。 |敦寻卒,应秘不发丧,裹尸以席,蜡涂其外,埋于厅事中,与诸葛瑶等昼夜纵酒淫乐。 应非耽湎之徒,此“蠢蠢欲动症”之斗争征也。 人之为“蠢蠢欲动”者,非事有不急,人无高朋满座也,乃自知力所不逮,事必无成故也。 |将举兵伐于是,使记室郭璞筮之,璞曰:“无成。 ”敦素疑璞助温峤、庾亮,璞既知此,犹久伴虎,必有纳福勇深智于拐杖也。

吾虽不得而知其详,畅意字如晤,犹有感兴。

|峤乃缪为勤敬,综其府事,时进游泳以附其欲。

深结钱凤,为之分开,每曰:“钱世仪精神满腹。

”峤素有藻鉴之名,凤甚悦,深与峤结好。

顺附其欲,推许事之,不以清名为累,不虑众议枉直,其心不已,唯致其死,可谓真人君子。

|陶侃陶澍有渊源.八州缓期,翘首公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