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攻心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11

第三百一十三章 攻心终极武力最新章节

第三百一十三章攻心难道说,那个苏明秋真的就有那么可怕?不但当初能以一己之力,打的整个扶桑武道界闻风丧胆,就连教徒弟也能随随便便教出一个妖孽来?要知道,一个月以前,王越最厉害也就是和林赛菲罗差不多的。

虽然那时就已经十分出色了,但在孟菲斯看来,不管他多天才,也只能在年青一代里抖抖威风而已,就好像他们合气圆舞的龙格尔一样,就算在外面有个北方格斗界年青一代第一高手的称号,但在他们这种师范教官的眼中,说到底也就是那么回事甚至,拿当初林赛菲罗在十八岁时挑战杰德八芙胜利的时候,连杰德八芙自己都没有太过在意。

因为,那种形式的挑战,无非就是训练场上的交手,分胜负,却不分生死,林赛菲罗虽然表面上赢了,可实际上却并不能代表太多的东西。 真要打生打死,合气圆舞总部的任意一位七段师范,都能在十招之内要了他的命。 而后,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林赛菲罗才会最终选择了参军。

为的就是要丰富自己的实战经验,并进一步的强大自身。 “唐国的拳法难道就这么厉害?”孟菲斯简直百思不得其解。 在他的观念中,唐国的武术是完全不同于西方格斗术的一种技击形式,甚至就连其一脉相承的扶桑武道也和唐国武术间充满了某种矛盾般的不同。 很多的东西,说的都是似是而非,玄之又玄,一般人想要练出点名堂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而相比之下,西方的格斗术就显得要直白的多,就算再深奥的理论,也不会让人觉得无所适从,练起来自然就没有什么障碍。 而且格斗术练到最高明的地步,威力之巨大,也是丝毫不比东方式的武道差劲不过,这也只是他自己的认知而已。

唐国的武术虽然博大精深,讲究也多,但却并不是玄之又玄,形而上学的纯粹理论。

而是一种,知行合一,实实在在的武功技法。

孟菲斯不明白,那是因为他不明白唐国的文化和传统,即便是也在练习着源自东方扶桑的柔术,受到一定的熏陶,对一般的武术理论有所了解,但他的这种了解也不过只是皮毛中的皮毛,一旦接触到了真正高深的东西,就会彻底抓瞎了。 不明白就是不明白,任你想破脑袋,也不会明白里面的门道究竟是什么。

这就是所谓的地域性文化的不同之处不是说你能说点儿唐文,明白一些传统,就能什么都明白了的,那必须是经过长年累月,浸淫其中,不断钻研,并且博览群书之后,才能逐渐了解的。 就好像现在的王越一样,虽然从小长在西方,受这里的文化熏陶,但他有完善的家庭教育,有他父亲王朝宗的潜移默化,所以说到底他仍然就是个唐国人,哪怕国籍不同,也是一样。

民族的东西,原本就超乎一切国家和地域的限制。

这是在精神层面上一个人对于自己的一种定位。

下一刻,孟菲斯回过神来,二话不说,起身就退,他虽然还是想不明白王越为什么会这么强,但这却并不耽误他准确的判断出眼前的形式对他而言到底有多么的糟糕。

好在这时候,王越并没有对他随后展开追杀,而是一晃身,不进反退,却是往后退了半步。

因为就在此时此刻,随着他脚下堪堪一动就要追上去打死孟菲斯的当口,正在外围游荡的武田真司突然之间向左边一闪,手中的刀锋轻轻一颤,已是隔着七八步外斜斜指向了王越行将出脚的地方。

“咦?”眼见着这种情况,王越后退半步之后,也并没有着急立刻动手,而是就那么站着,冷冷的打量了一眼武田真司。 “我还没有动,你就知道我下一步的动作了?看来,你真的很厉害”王越冷笑着看着不远处外的武田真司,神情之中似乎也微微有些兴奋的感觉。

原来,就在刚才王越一招震得孟菲斯身形后退,有如犁地,刚要随后掩杀,一举解决掉此人的时候,身形才一有所动作,那一边的武田真司就一下子看穿了他的想法,并提前用刀,隔空一指先就把他出招的空位给封住了。

而这样的情况就充分的表明了,武田真司的眼力极高,只凭着王越身上一丁点儿的细微动作和征兆,就可以做出相应的预判,知道了他下一步想要做什么。

这就好像是未卜先知一样刹那间判断形势,并及时做出相应的调整,不等你动手,我就把你的招式变化明了于心,再打起来自然就会步步领先,占尽先机。

“王越,我承认在一开始的时候,是我小看了你,以至于一上来就让雷克斯白白的死了。 但也正因为这个血淋淋的教训丨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道听途说,果然是最可怕的想要了解你的敌人,那就要和他真正的交手。 而且你们在你们唐国的武术中,有一种说法就叫做以不变应万变,任你千变万化,我只一剑破之,当心灵澄净到不染尘埃的时候,你的任何变化都不会有秘密可言。 我从小就修行武道,锻炼精神意志,虽然还远远达不到这种地步,但却也能在交手中,看破你的招数变化,所以放弃吧,在我认真起来后,你就再没有任何胜算了”武田真司的脚下微微的动着,连带着手中的武士刀都轻轻的颤着。 他的眼睛又长又细,眸子里的亮光死死盯着王越的眼睛,一动不动。

与此同时,王越面对武田真司也是一声不响,只把眼睛一眯,也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而事实上,他当然也明白,武田真司刚才说的那一番话,实际上也并不全都是真的。

扶桑武道中的兵法运用,无处不在,时不时的就抓住机会,以言语给自己造势,或是蛊惑,或是压迫,总之目的就是为了搅乱对手的心神,让对方的心态失衡,到时候自然就会在无形中削弱一些实战的功力。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武田真司的精神修养的确也是不错,目光敏锐远胜常人,临敌之际,也真的是可以往往料敌于先机的。 在对方还没产生实际的行动之前,就知道对手下一步的招数变化,从而预先做出判断,进而拦截,这样的本事如果不是深谙此道的,的确会处处受制,难免会落在下风。

可是这种本事,说白了也不算稀奇。 就好像是一般人用腿踢人,不管怎么练,出左脚时,肯定是右肩先动,出右脚时,则左肩先动,而这完全是人体的生理结构造成的,只要事先知道这一点,和人交手时,目光敏锐一些,自然就能提早预防,早早觉察了。

未卜先知这东西,不是没有,不过那却是当精神力量达到一种极高境界之后,才会生出的一种能力。 以武田真司的功夫,他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很大的一个原因,就也是他本身的经验丰富,加上对人体的结构了解够深所致。 并不是像他自己说的一样,完全是心灵修养的缘故。 “自以为是,胡编乱造不过就是为了乱我心神。

”王越面色淡然的想了想,随即就是一声冷笑:“不过就是一些旁门左道,居然还在我面前装神弄鬼还以不变应万变,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以不变应万变的?有本事,就接我这一招试试,看你能不能料敌于先机,叫我无功而返?”王越嘴里说着话,随即就伸出双手,一前一后,一上一下,摆出了一个不丁不八的架子。

就是简简单单,一个双手交叉姿势的“十字手”。

本来以为这个武田真司有多难缠,但是王越却没有料到,对方明明刀术高明,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大师级的门槛了,但与人交手却始终畏首畏尾,只想着要对自己一击必杀,到现在都没有出手全力一搏的想法。

而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就算你刀术再厉害,不实打实的拼杀在一起,又怎么可能奈何得了王越这样的高手?想要一击必杀,除非他的本事要比王越强的多的多,否则就算有孟菲斯在一旁牵制,他能找到的机会也是少之又少。 更何况,现在孟菲斯已经被王越打的身形暴退,一时间心力皆疲,两只胳膊都用不上力了。

武田真司也指望不上他。 所以,王越现在就把目标于脆就都放在了武田真司一个人的身上。

任他口吐莲花,也无济于事。 这样的人,天分固然不错,也练了一身的好功夫,但平时对敌,都是功夫比他差的,不是道场切磋,就是一刀枭首,顺风顺水惯了,以至于在打法上都形成了自己一种极为固执的个人习惯。

一击必杀,虽然爽快,但真要碰到了和自己差不多的高手,那这种根深蒂固的习惯和打法,就成了束缚他自己的最大障碍。

但可惜的是这种习惯一养成,就很难再改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