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宿湘江遇雨(谭用之)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6-03

秋宿湘江遇雨(谭用之)

  湘①上阴云锁②梦魂,江边深夜舞刘琨③。

  秋风万里芙蓉④国,暮雨千家薜荔⑤村。   乡思不胜悲橘柚⑥,旅游⑦谁肯重王孙⑧。

  渔人相见不相问,长笛一声归岛门。 【注释】  ①湘,湘江。 ②锁,覆盖。

③刘琨,《晋书·祖逖传》,说东晋时期将领祖逖年轻时就很有理想,每次和洽友刘琨谈论时局,总是激动慷慨年夜方鼓舞感动,满怀义愤。 为了报效国家,他们在三更一听到鸡鸣,就披衣起床,拔剑练武,吃苦磨炼。 这里是作者以刘琨自喻。

④芙蓉,即木芙蓉,是一种原产于中国的植物。

唐时,湖南湘、资、沅、澧流域遍种芙蓉。

⑤薜荔,俗称凉粉果、木馒头。

为桑科常绿攀援或蒲伏灌木植物。 普遍散布于中国长江以南。

⑥橘柚,发展于我国南方的两种常绿乔木。

《晏子年龄·内篇杂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分歧。 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意思是淮南的橘树,移植到淮河以北就变成枳树。 例如情形变了,事物的性质也变了。

本诗作者因橘柚而悲自己生不逢时。

⑦旅游,谓持久借居异乡。

唐贾岛《上谷旅夜》诗:“世难那堪恨旅游,龙钟更是对穷秋”。

⑧王孙,这里指游子。 【译文】  阴云覆盖,我泊舟停行,就宿在湘江,  深夜,我像刘琨一样起舞弄剑于江旁。   万里秋风吹拂遍地的芙蓉树,  暮雨浇淋着薜荔丛中的村落。   看到橘柚,使我难以忍耐对故乡的忖量,  身处异地,谁又会把一个游子放在心上?  就连渔夫见我也不酬酢相问,  吹一声长笛回到自己的岛上。 【鉴赏】  谭用之很有才气,理想非凡。

但是,仕途的困踬,使他常有怀才不遇之叹。 这首七律,即借湘江秋雨的苍茫风景抒发其激动慷慨年夜方不服之气,写来情形相生,意境坦荡。   “湘上阴云锁梦魂”,起笔即交接了泊船湘江的特定处境:滔滔湘江,阴云覆盖,暮雨将临,孤舟受阻。

寥寥数字,勾画出壮阔的画面,烘染出沉重的空气。 “锁梦魂”,巧点一个“宿”字,也流露出诗人因行游受阻而不无怅然之感。 但心郁闷而志不颓,面临滔滔湘水,加倍壮怀剧烈,所以第二句即抒写其弘愿壮志。 作者选用刘琨舞剑的典故入诗,默示了他干时济世的远大理想。 就文势看,这一句格调高昂,一扫首句所含之惘然情感,犹如在舒缓下降的旋律中,倏忽奏出了高亢激越的音符,令人感奋。

  二联两句正面写湘江秋雨,缴足题面。 芙蓉,这里指木芙蓉。

木芙蓉高者可达数丈,花兴旺,有白、黄、淡红数色。

很是淡雅素美。 薜荔,是一种蔓生的常绿灌木,多生郊野间。 湘江沿岸,处处发展着木芙蓉,遮天蔽日,高峻挺立,那丛丛簇簇的繁花,在秋雨迷蒙中经秋风吹拂,犹如五彩云霞在飘舞;广宽的原野上,处处丛生着薜荔,那碧绿的枝藤,经秋雨一洗,加倍葱翠可爱,摇曳多姿。 诗酬报这美景所沉醉,喜悦、赞赏之情油但是生。 “芙蓉国”、“薜荔村”,以极言芙蓉之盛,薜荔之多,又兼以“万里”、“千家”极端夸大之词加以衬着,更陪衬出气象形象的高远,境地的壮阔。

于尺幅之中写尽千里之景,为湖南的绚丽山河,绘出了雄奇壮美的图画。 后人称湖南为芙蓉国,其源盖出于此。   第三联着重于抒怀。 “悲橘柚”,是说橘柚引起了诗人的叹伤。

原因是橘柚是南方特产,其味甘美,相传“逾淮北而为枳”,枳则味酸。 同是橘柚,因为发展之地分歧而命运悬殊,故《淮南子》说“橘柚有乡”。 湘江一带,正是橘柚之乡。

诗人看见那累累硕果,不由触景生情,恋慕其适得其所,而叹伤自己远离故乡、生不逢时,深感自己的际遇竟和那远离江南发展在淮北的枳相象,所以说:“乡思不胜悲橘柚”。 王孙,本指隐者,汉淮南小山作《楚辞·招蓬户士》,希望潜居山中的贤士归来,有云:“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王孙兮归来,山中兮不成以久留”。 后也借指游子。

这里是诗人以王孙自比。 诗人游宦异乡,羁旅湘江,虽抱济世之志,终感报国无门,就和那被遗弃的山野之人一样,无人注重,所以说,“旅游谁肯重王孙”。

这两句从乡思难遣说到仕途不遇,一从橘柚见意,一能巧用典故,一为直书,一为反诘,波涛升沉,跌荡放诞有致,在壮烈情怀中寄寓着愤慨与忧伤。 联系上联来看,写景抒怀虽各有着重,但情因景生,景以情合,二者是彼此融浃的。 上联写万里江天,极其阔年夜,这里写孤舟漂浮,又见出诗人处境的狭小。

一阔一狭,互为映衬。

境地的阔年夜壮美,既激倡议作者的豪情壮志,也自然地震动了诗人的身世之感和故国之思,情和景就是这样有机地联系、融会起来了。   末联以景结情,意在言外。

湘江沿岸,正是屈原萍踪所到之处。 《楚辞·渔父》有云:“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蕉萃,形销骨立。 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年夜夫与?……’”屈原身处逆境,尚有一渔父与之对话;而现此时在诗人所碰着的情形却是“渔人相见不相问,长笛一声归岛门”。

渔人看见他竟不与言语,自管吹着长笛回岛去了。 全诗到此戛但是止,诗人不被理解的悲忿郁闷,壮志难酬的激动慷慨年夜方不服,都一一包括其中。

以此终篇,激怒不已。

笛声,风雨声,哗哗的江水声,诗人的感喟声,构成一曲雄浑悲壮的交响乐,余音袅袅,一直如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