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腾龙欲飞24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26

第一百四十二章腾龙欲飞24

这也是混道上的大哥级人物的特点,对自己的弟兄犯错的时候,凶狠得要吃人,不这样也压不住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混混。 当然更多时候使用的也是怀柔政策,对有小功劳的进行奖励夸奖,好让他们更加卖命。 在对自己有利益损害的对象是凶残得像狼,那绝对是一口致命。 但对待普通人确实童叟无欺老少皆宜,很多在外混大佬的回到家都是孝子孝孙,街坊邻居的都对他的印象相当的好,无不夸奖这是某某家的好孩子。

当然也有十足的恶棍成为黑社会大佬的,比如沙头角螺蛳蔡。 螺蛳蔡是沙头角本地人,在家中是老大,其他六个兄弟都没什么文化,深圳建筑初期他们都是在建筑工地干苦力的货色。 但随着深圳建筑速度加快,经济越来越活跃,本地人大多因为村子里的分红利就可以满足家中过上十分富足的生活。

但人是不会满足的,蔡家七个兄弟一样。

沙头角特殊的地理环境让不少的本地人干上走私的副业,蔡家兄弟不想干这样小打小闹的小本生意,他们看中的是沙头角每天上岸的大量的东风螺。

东风螺这玩意儿口味好营养高,深港人都有吃东风螺的传统习惯。 东风螺最大的来源是惠东惠州汕头湛江等,沙头角是销往深港的东风螺上岸集散地。

这里有巨大的利益价值,控制了沙头角码头东风螺市场就等于控制了整个深港两地的东风螺市场。 螺蛳蔡七兄弟刚开始只是收购东风螺,不过他们收购有个特点,就是他定价之后你得必须卖给他,不然你就等着你的东风螺被倒进大海吧。

这些外地来的渔民哪里敢和他妈争锋,有不服气的早被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了。 在螺蛳蔡势力壮大之后,深港两地的东风螺价格全部被他们掌握,顺带一些高档虾蟹类也在一定程度被他们所控制。

原本在沙头角做海鲜生意的只要不听话的都被他们赶走,新进来做生意的必须要按照他们定出的价格收进卖出。 经常有渔民或者做海鲜生意的被他们修理,道最后他们发展成一个黑帮性质的团伙,涉猎的行业就不止是海鲜走私等,其他黑道参与的行业他们都有所涉猎。 直到九九年螺蛳蔡被ZF清除,总共被抓大小头目一百多个,漏网无数,螺蛳蔡逃亡境外不知所终。 深圳比较老牌比较传统的道上大佬要算坤爷,是深圳道上几大爷之一。

坤爷也是本地人,自小就来往于深港两地做走私生意。 在深圳成立特区后,坤爷找到了他发展的契机,一个不小的走私团伙成立。

在生意扩大后,颇有生意人头脑的坤爷将势力进入其他行业,并慢慢的进行漂白。 坤爷在深圳成立特区之初就是老牌的社会大哥,十数年来无人敢望其项背,是多少社会上混的偶像。

但坤爷是一个十分和善的小个子老头,对谁都笑眯眯的。

他还是深圳慈善会的理事长,香港慈善会狮子会的理事,深圳红十字会理事等等,热心于慈善活动,每年往各种慈善项目捐款无数。 坤爷住在银湖山庄最大的一套别墅内,他住的别墅周围挨连的别墅统统被买下来,作为他的随从人员居住,也是保卫他和家人的安全。 但这些随从人员在明面上都有一份正式的工作,外人根本不会知道他们是罗湖黑帮大佬的保镖随从。

坤爷出行都会带着一个老管家和一名司机。

老管家福爷和坤爷一样,是个干瘦的小个子老头,年纪不会比坤爷小多少。

但这个小个子干瘦的管家老头,是坤爷比三顾茅庐还多出几顾才从某地请来的,据说是某山上还俗的高手。 坤爷的司机阿彪是一个标准的壮汉,近一米九的身高让大部分国人都要仰视。

膀大腰圆是某部特种兵退伍,在近百次的考核后被留下来做了坤爷的司机。

据说这个退伍特种兵可以徒手干掉十个手拿刀具棍棒的大汉,能够玩懂当今世界百分之八十的枪械,精通几乎所有单人驾驶交通工具。 跟了坤爷做司机皆保镖后,坤爷每年都会抽时间让他去进行强化训练,以免技艺退化。 阿彪虽然已经厉害到极致,据内部消息说,福爷可以在阿彪攻击三招后,用三招将阿彪放倒在地。

可以让强悍的阿彪三招的福爷就成了深圳道上神话一样的传说,这是深圳五大爷的保镖中最为厉害神秘的一个传说,因为至今没有谁见过福爷出过手。

一般的阿彪就直接可以搞定不值得福爷出手,阿彪搞不定的还没出现过,在阿彪没跟坤爷的时候也许会有,但都死了。

深圳就这么大,而且年轻,哪里想什么香港之类的那么复杂。

再说过生活不是拍电影,哪有那么多的仇杀之类的发生。

可以说这些大佬一级的人物数年都不会出现有人胆敢对他们出手的现象。

生活是平静的,但他们是不会放松哪怕一点点,要不他们早就死了,死于ZF的手里。

不是死在黑社会的仇杀中,没有那么多的仇杀,只要是和他们有仇的,早就被他们用其他方式让可能找他们报仇的人全部消失了,是彻底的消失。 刀疤辉保额护士长小姐教训一顿,乖乖的带人出了医院。

他请了赵翔云陈武和因为受伤而戴了一个几乎将脸全部盖住的大墨镜的柳青,就近去对面的王朝食府吃晚饭,一来是给昨天才回到深圳的赵翔云接风,二来是等高仔过来处理柳青的店面的事情,和给柳青压惊。

刀疤辉也算做得面面俱到,让赵翔云和陈武都找不到一点毛病。

几人进入食府一个大包房内喝茶等待高仔从东门过来。

秒记《深春弄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