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哀经典还能征服三百年后的观众吗 古诗及赏析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11

莫里哀经典还能征服三百年后的观众吗 古诗及赏析

7月3日至5日,天桥艺术中心迎来2019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的重头剧目——由著名立陶宛导演奥斯卡·科索诺瓦斯执导,立陶宛国家话剧院演出的莫里哀喜剧《伪君子》。

由于导演一向擅长将经典戏剧融入当代的现实和当下的思考,这部作品就把莫里哀时代的“伪君子”和今天的社交网络联系到了一起,更能引发观众的共鸣和讨论。

莫里哀是17世纪法国古典主义剧作家,也是中国观众最熟悉的法国戏剧家。

北京人艺焦菊隐导演就曾说过:“我们对莫里哀这个名字听得太熟悉了,他在我们的历史中,几乎成为喜剧的代表符号了。

”莫里哀达到这样的成就,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喜剧确实雅俗共赏,老少咸宜,非常机智幽默。 另一方面,就是因为他生活在法国喜剧艺术百废待兴的时代,所以他能够领风气之先。 可以说,直到莫里哀出现,喜剧的地位才真正的改变。

莫里哀最大的成就,就是创立了严肃题材喜剧,使得中世纪之后的法国喜剧第一次能够登上文学殿堂,并且流传百世。 《伪君子》这部戏被看作是古典主义喜剧的里程碑作品,因为它在形式上严格遵守古典主义法则,同时开放性吸收了意大利即兴喜剧和法国传统闹剧的很多技法,所以表现手法非常丰富多面,充满了机智的喜感,而且人物层次非常丰富,剧中主人公答尔丢夫已经成为了“伪君子”的代名词。

如今,莫里哀已经过去三百年了,人类社会也经历了巨大的改变,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伪善者怎么能够抓住人们的兴趣,符合新的审美需求呢?北京大学外语学院副教授罗湉说:“在这种情况下有巨大的时空差异、时空错位,一定会造成不确定性。

但其实这正是它激发我们兴趣的所在,我们很想看看这种情况下,这位导演怎么征服我们这些三百年后的观众。 ”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彭涛教授认为,在莫里哀的剧本中,善与恶的对立,对读者来说是一目了然的。

可是在现实生活中,伪善如果是一目了然,它就不是伪善了。 所以很多情况下,我们很难分辨伪善的真面目。 所以对于当下的中国观众来说,莫里哀这个剧本最有积极意义的一点,就是让我们能够反思或者意识到我们现实生活中存在着哪些伪善的人和事。

莫里哀说:“如果喜剧的目的就是鞭打人类的弱点,那我看就没有理由让哪一个阶层的人幸免。 这种特别的缺点,在一个国家,其影响远比其他的缺点要危险。 ”在彭涛教授看来,莫里哀指出的这种特别的缺点就是伪善,而戏剧在纠正错误方面是最有效的手段,因此莫里哀把喜剧当作了一种斗争的手段,他是在与生活中像答尔丢夫这样的人以及事进行斗争。 彭教授认为,我们每个人在嘲笑答尔丢夫的时候,也会反观自己身上有没有这样的地方,“我们在某些时候是不是也有着同样的被莫里哀所抨击的恶习呢?我们有没有勇气去面对生活中的伪善并且和它做斗争呢?我觉得这是这个剧作对于当下的中国观众很有现实意义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