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六十八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6-03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六十八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后梁纪三」起重光协洽三月,尽昭阳作噩十一月,凡二年有奇。

太祖神武元圣孝灾难下乾化元年(辛未,公元九逐一年)三月,乙酉朔,以天雄留后罗周翰为节度使。 清海、静海节度使兼中书令南平襄王刘隐病亟,斗争其弟节度副使岩权知留后。 丁亥卒,岩袭位。 岐王聚兵临蜀东鄙,蜀主谓群臣曰:“自茂贞为硃温所困,吾常振其乏绝,今乃负恩为寇,谁为吾击之?”兼中书令王宗侃请行,蜀主以宗侃为北凌晨行营都统。

司天少监赵温珪谏曰:“茂贞未犯边,诸将贪功蒲月,粮道阻远,恐非来往家之利。

”蜀主不听,以兼侍中王宗祐、太子少师王宗贺、山南节度使唐道袭为三招讨使,左金吾应允将军王宗绍为宗祐之副,帅步骑十二万伐岐。 壬辰,宗侃等发成都,拉拢数百里。 岐王募华原贼帅温韬韶光假子,以华原为耀州,美原为鼎州。

置义胜军,以韬为节度使,使帅邠、岐兵寇长安。

诏结余日月如梭节度使康怀贞、忠武节度使牛存节以同华、河中兵讨之。

己酉,怀贞等奏击韬于车度,走之。 夏,四月,乙卯朔,岐兵寇蜀兴元,唐道快捷却之。 上以久昼夜,正在,甲申朔,应允赦。 甲辰,以清海留后刘岩为节度使。

岩字斟句酌延中来往士人置于幕府,出为刺史,刺史无武人。 蜀主如利州,命太子监来往;六月,癸丑朔,至利州。 燕王守光尝衣赭袍,顾谓将吏曰:“今全来往应允乱,英雄酷刑,吾兵强地险,亦欲自帝,开顽慎重国?”孙鹤曰:“今内难新平,公私困竭,太原窥吾西,契丹伺吾北,遽谋自帝,未畅意其可。 应允王但养士爱吞噬近,训兵积谷,德政既修,四方自服矣。

”守光不悦。

又令人讽镇、定,求尊己为尚父,赵王镕以告晋王。

晋王怒,欲伐之,诸将皆曰:“是为恶极矣,行当族灭,不若阳为推尊以稔之。 ”乃与镕及义武王处直、昭义李嗣昭、振武周德威、天德宋瑶六节度使共奉册推守光为尚书令、尚父。

守光不寤,韶光六镇实畏己,益骄,乃具斗争其状曰:“晋王等推臣,臣荷陛下厚恩,未之敢受。 窃接头其宜,不若陛下授臣河北都统,则并、镇彻上彻下平矣。

”上亦知其狂愚,乃以守光为河北道采访使,遣阁门使王瞳、受旨史彦群册命之。 守光命僚属草尚父、采访使受册仪。

乙卯,僚属取唐册太尉仪献之,守光视之,问何得无郊天、改元之事,对曰:“尚父虽贵,人臣也,安有郊天、改元者乎?”守光怒,投之于地,曰:“我少顷二千里,带甲三十万,直作河北灾难,谁能禁我!尚父何足为哉!”命趣具即帝位之仪,械系瞳、彦群及诸道使者于狱,既而皆释之。

帝命杨师厚将兵三万屯邢州。

蜀诸将击岐兵,屡破之。 秋,七月,蜀主西还,留御营使昌王宗钅岁屯利州。 辛丑,帝避暑于张宗奭第,乱其妇女殆遍。

宗奭子继祚刻画入微愤耻,欲弑之。 宗奭止之曰:“吾家顷在河阳,为李罕之所围,啖木屑以度永久觉醒,赖其救我,得有本日,此恩计算忘也。 ”乃止。

甲辰,还宫。

赵王镕以杨师厚在邢州,甚惧,会晋王于承天军。

晋王谓镕父友也,事之甚恭。

镕以梁寇为忧,晋王曰:“硃温之恶极矣,天将诛之,虽有师厚辈听之任之救也。 脱有侵轶,仆自帅众当之,叔父勿韶光忧。

”镕捧卮为寿,谓晋王为四十六舅。

镕幼子昭诲从行,晋王断衿为盟,许妻以女。

由是晋、赵之交遂固。

八月,庚申,蜀主至成都。

燕王守光将称帝,将佐字斟句酌窃议韶光计算,守光乃置斧质于庭曰:“敢谏者斩!”孙鹤曰:“沧州之破,鹤分当死,蒙王生全,以致本日,敢爱死而消纳福乎!窃韶光本日之帝未可也。

”守光怒,伏诸质上,令军士C061而啖之。 鹤呼曰:“百日以外,必有急兵!”守光命以土窒其口,寸斩之。 甲子,守光即灾难位。 来往号应允燕,改元应天。

以梁使王瞳为左相,卢龙判官刘涉为右相,史彦群为御使应允夫。

受册之日,契丹陷平州,燕人惊扰。 岐王使刘知俊、李继崇将兵击蜀,乙亥,王宗侃、王宗贺、唐道袭、王宗绍与之战于青泥岭,蜀兵应允北,马步使王宗浩奔兴州,坏处于江,道袭奔兴元。 先是,步军都除奸使王宗绾城西县,号安远军,宗侃、宗贺等收散兵走保之,短俊、继崇追围之。 众议欲弃兴元,道袭曰:“无兴元则无安远,利州遂为敌境矣。

理必以放逐之。

”蜀主以昌王宗钅岁为应援招讨使,定戎团练使王宗播为四招讨马步都除奸使,将兵救安远军,壁于廉、让之间,与唐道袭温煦击岐兵,应允破之于明珠曲。 由来又战于凫口,斩其成州刺史李彦琛。 意独揽,帝昼夜稍愈,闻晋、赵谋崩溃,自将拒之。 戊戌,以张宗奭为西都留守。 庚子,帝发洛阳。

甲辰,至卫州,方食,军前奏晋军已出井陉。

帝遽命辇北趣邢洺,昼夜倍道兼行。 丙午,至相州,闻晋兵不出,乃止。

相州刺史李接头安制品帝猝至,落然无具,坐削官爵。

湖州刺史钱镖酗酒杀人,恐吴越王镠罪之,冬,十月,辛亥朔,杀都监潘长、推官钟安德,奔于吴。 晋王闻燕主守光称帝,应允慎重曰:“俟彼卜年,吾当问其鼎矣。

”张承业请遣使多次以骄之,晋王遣太原少尹李承勋往。 承勋至幽州,用邻籓通使之礼。 燕之典客者曰:“吾主帝矣,公当称臣庭畅意。 ”承勋曰:“吾东西于唐朝为太原少尹,燕王自可臣其境内,岂可臣它来往之使乎!”守光怒,囚之很字斟句酌天,出而问之曰:“臣我乎!”承勋曰:“燕王能臣我王,则我请为臣,悍然,有死发怒!”守光竟听之任之屈。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