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人勿近》小说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4

生人勿近男女主角是王焱,佚名,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有了心理准备后,再看老牛头那死不瞑目的样子,这心里的恐惧感,就多多少少,减轻了一些。

...“一半,我们回去!”爷爷扯过我胳膊,拎起黄布袋,挤开看热闹的乡亲,头也不回,作势就要离开。 “胡师傅,您别走!救救我,救救我们家呀!”见到爷爷转身就走,牛二狗急了。

二话不说一把拦在我们爷孙前面,噗通一声再次跪下,梆梆磕起了响头!“唉,你起来吧,不是我不救,是真的救不了啊!”见到这一幕,爷爷重重叹口气,弯下身子,将牛二狗扶了起来。

“你老爹是被你们逼死的,怨念不是一般的深,现在到了阴间,八成是只厉鬼!”“我胡老头做了半辈子风水先生,也就这点儿本事,占卜算命,趋吉避凶还行。

”“要我对付厉鬼?非搭进去不可!”说着,爷爷重新牵过我的手,拍拍牛二狗的肩膀:“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胡师傅,您不能走哇!俺给您磕头,给您下跪了不行么?”眼看爷爷决心已定,牛二狗第泪眼汪汪,哀嚎道:“俺就算再不孝,可俺两个娃儿是无辜的!”“您难道真的忍心,让俺两个娃儿,跟着俺一起送死么?”“他们和您孙子一半,差不多年纪,都只有八九岁呀!”轰!他话音刚落,扯着我胳膊,已经走到门口的爷爷,脚步瞬间僵住了。 只见爷爷脸色一阵变幻,低着脑袋,目光复杂看了我一阵,重重叹口气之后,终于转过了头。 “也罢,看在你那两个娃儿面子上,我姑且帮你再想个办法。 ”“谢谢胡师傅,谢谢胡师傅!”眼看爷爷点头同意,牛二狗赶紧擦把眼泪,连连磕头致谢。 那模样,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先别急着谢我,我这办法成不成,关键在你老爹,不在我身上。 ”爷爷摆了摆手,走到牛二狗身边,凝重道:“听我的,咬破中指,放几滴血出来。

”“走到你老爹前面,给他磕几个头,道道歉,记住,心要诚!”“这之后呢,把血抹在你老爹嘴巴上,毕竟血浓于水,如果你老爹吸收了,证明他原谅了你。 ”“我再想想办法,帮你善个后,估计问题不大。 ”“如果没吸收,证明老爷子不原谅你!”“哼哼,头七晚上,老爷子一还魂,神鬼无救!”一听这办法,牛二狗脸色唰一下就变了。

目光呆滞好一会儿之后,他这才如梦初醒般,连连点头:“我这就去,这就去!”他深吸口气,咬破中指,挤出了几滴鲜血,紧跟着走到老爹棺材前,噗通跪下,梆梆磕了几个响头。 “爹啊,儿子不孝,这辈子没让您老人家享过福,临老临老,更是没好好伺候过您!”“俺不孝,俺混账,俺畜生啊!”说着,牛二狗还狠狠抽了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可老话说得好,父子没有隔夜仇,您已经走了,该看开了,就别折腾我们了!”“大娃二娃他们还小,真要被您吓出个好歹,您这做爷爷的,心里也过不去不是?”“您放心,虽然您生前,俺没怎么待见过您,但俺保证,从今儿个起,每逢初一十五,给您上柱香,烧点钱!”“保您在下面舒舒服服的,您就安心的走吧,成么?”说完,牛二狗起身,走到老爹棺材前,将中指的鲜血,滴在了老爹的嘴唇上。

见到这一幕,爷爷赶紧走过去,拧着眉头仔细看起来。 而我按捺不住好奇心,也跟着走了过去,踮着脚尖儿,伸长了脖子往棺材里探。 有了心理准备后,再看老牛头那死不瞑目的样子,这心里的恐惧感,就多多少少,减轻了一些。 此刻,我们仨都没开口说话,静静看着棺材里的老牛头,心里开始直打鼓。 牛二狗一家,还有没有救,就看这一次了。 一秒,两秒,三秒......眨眼功夫,就过了十几秒。 可老牛头嘴唇上的鲜血,仍旧没被吸收!看这架势,似乎并不领自己这亲儿子的情。

牛二狗绝望了。 浑身力气仿佛瞬间被抽光,一屁股瘫软在地上,神情无比呆滞。 爷爷也是一阵摇头,重重叹了口气,转过身子,拎起了自己的黄布袋。 我在旁边见到这一幕,也是心凉了半截儿。

正当我放下踮起的脚尖,准备和爷爷离开时,却发现棺材里的老牛头,嘴巴开始微微蠕动起来!没多久,嘴巴上那一抹血,就被他抿干了。

这也就代表着,他原谅了自己的儿子!“爷爷,爷爷快来看呐!牛大爷领情了,牛大爷领情了!”我满脸激动,一把拽过爷爷的胳膊,一阵手舞足蹈,兴奋的像个猴儿。 爷爷飞快转身,看见老牛头那干薄的嘴唇上,没有鲜血时,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

而牛二狗也飞快起身看了一眼,脑子里那根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我说你小子,还愣着干嘛?趁热打铁,赶紧的,起棺,下葬啊!”眼看这家伙放松下来,爷爷走到他面前,赶紧开口催促。

牛二狗点点头,一溜烟跑出灵堂,叫人帮忙去了。 而爷爷则趁着这个机会,从黄布袋里掏出一团糯米,塞进了老牛头的胸口。

糯米,一样可以镇煞气,辟妖邪。 爷爷这么做,等于上了一道保险,可以给这老牛头减轻一些怨念悲愤。 没多久,牛二狗领着几个大汉,拿着扁担麻绳走了进来。

一群人开始忙活,重新盖棺,绑麻绳,担扁担。 随着一声“三二一”,这口厚重的血红色棺材,慢慢悠悠离了地,众人努力下,朝灵堂外走去。 可眼看着走到了门口,却接连响起啪啪啪几声脆响!那几根结实的麻绳扁担,纷纷断成两截儿,厚重的血红棺材,咚的一声,轰然落地!“怎么回事儿?这该做的不该做的,俺都做了呀,可俺爹,怎么还是送不走啊!”此刻牛二狗的脸色无比苍白,愣愣看着那口阴冷的血红棺材,浑身一阵打摆子。 此刻不仅是他弄不明白,就连爷爷也是一头雾水。 按理说,这老爷子既然原谅了儿子,也该走了。 可这棺材,怎么还是起不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