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力混改暴露出两个严重问题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格力混改引发了社会议论,这是意料之中的,其中的原由,大概涉及两个很大的方面,一是混改要达到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二是混改可不可以让部门和地方自由发挥,目前看,这两个问题都没有解决。 分析格力混改,可以明显地发现,现在的格力其实已经处于混合状态,它的股权结构既有民营成份,又有国有成份,而且从两种性质资本的总量看,民营成份似乎占大头儿,国有成份虽然捞了个相对控股的地位,但由于两种性质资本的总量差别悬殊,企业的整体性质很难讲还是国有性质,应该说,这种状态已经非常符合一些人鼓吹的一系列无理要求了,但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人仍不满意,非要得寸进尺地把其中的国有成份彻底清除干净才肯罢休,这就不能不逼迫全社会共同思考一个问题:混改要达到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党的十九大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做出了新判断,新的社会主要矛盾最重要的表现是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实质性破解两极分化也就是在实质性解决新的社会主要矛盾。

实质性破解两极分化落实到企业层面,就是要让企业经营收益的公共方向转化率越来越高,而不是正好相反,只有这样,才能称得上是在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否则,无论修饰语声称得多么正确,而真实情况却是在对抗党的十九大精神。

企业经营收益的公共方向转化率没有很复杂的衡量体系,无非就是围绕工资、税收、利润、社保等几个关键指标作以对比评估,再扩展一下,把产品的价格、质量、服务等供给因素也考虑进来,就更客观和全面了。

联系格力混改,如果真的把那点儿已经少得可怜的国有股再退出去,我们可以展望一下格力的未来状况:工资肯定是下降的趋势;税收肯定会少交很多;利润完全归几家股东所有;社保要降低标准;至于产品的价格、质量、服务,那就只能看企业主们的良心了。 混改后形成这种局面,究竟是在破解两极分化还是在加剧两极分化,究竟是在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还是在对抗党的十九大精神,究竟是更好了还是更坏了,相信有正常思维的人都能得出正确结论!混改,不是乱改、胡改,不是随意改、自由改,对混改,必须要给出一个真正科学的评判标准,符合评判标准的,就允许改、鼓励改,不符合评判标准的,就禁止改、叫停改!通过混改,企业经营收益的公共方向转化率更高了,混改就是正向的、成功的,就允许改、鼓励改;通过混改,企业经营收益的公共方向转化率更低了,混改就是逆向的、失败的,就禁止改、叫停改!有人说,混改的目的是要让企业更有活力,更有效率,这其实是不准确和不全面的,黑恶势力名下的企业都很有活力,也很有效率,但这类企业的活力、效率却是建立在对社会的伤害基础上的,这类企业显然是不能允许存在的。 关于混改的目的问题、评判标准问题,是时候端正认识了,不能再犯糊涂了!格力混改释放出的意图是明显的,虽然还没有最终成型,但它已经暴露出了另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就是混改可不可以让部门和地方自由发挥?所有制布局决定国家的性质,在我国,能够决定所有制布局的只能是党中央。 宏观要通过微观来反映,所有制布局只能靠一个个具体的企业来体现。 我国是公有制为主体、国有经济起主导作用的社会主义国家,混改,只能维护和巩固这个格局,不能破坏和削弱这个格局!四十年来,尽管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负面作用也是巨大的,特别是放任部门和地方滥用改革决定权,已经到了十分混乱、十分可怕的程度,最突出的表现是,一个部门、一个地方可以任意决定所有制布局,可以随意出台遏制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违法政策,这些乱象在新中国的历史中都是绝无仅有的。

格力混改受到社会关注,既有对混改目的与评判标准的困惑,也有对部门和地方滥用改革决定权的忧虑,群众的目光往往是敏锐的,如果不能从群众的关切中及时发现不良趋势,混乱就会越来越严重,直至失控而不可收拾!所有制布局的改革决定权必须收归中央,部门和地方只允许有所有制布局的改革执行权,这可能是四十年来最需要警醒的结论!关于混改,中央应该拿出非常明确非常可靠的实施意见,不能再放任部门和地方自由发挥了,鉴于目前所有制布局严重失衡的严峻形势,建议对混改给出几条货真价实的硬杠杠:一、混合所有制改革坚持国有企业改革、民营企业改革同时推进;二、混合所有制改革以两种形式实施:企业合并型混合所有制改革、资本注入型混合所有制改革,倡导企业合并型混合所有制改革为主要方向;三、企业合并型混合所有制改革由国有企业牵头按市场关联度整合不同所有制企业,最终形成以国有企业为内核企业的跨所有制企业集团;四、资本注入型混合所有制改革要达到的格局是:国有企业中有民间资本(国有独资企业、国有全资企业除外),民营企业中有国有(集体)资本;五、资本注入型混合所有制改革对国有企业的基本要求是:民间资本进入国有企业,只能采取资本叠加式进入,不能采取资本交易(置换)式进入,混合所有制改革完成后,国有(集体)资本必须占资本总量的五成以上;六、资本注入型混合所有制改革对民营企业的基本要求是:民营企业中国有(集体)资本的比例按企业规模确定不同目标,原则上,大型民营企业中国有(集体)资本要占四成以上,中型民营企业中国有(集体)资本要占三成以上,小型民营企业中国有(集体)资本要占二成以上;七、国有企业改革禁止各种借口的员工持股,特别是管理层持股,民营企业改革不受限制,应鼓励和支持员工持股;八、资本注入型混合所有制改革应约束混合长度,企业中资本主体数量应控制在有限范围内(五个以内为宜),不提倡大杂烩混合,企业合并型混合所有制改革不受限制;九、保持企业混合架构相对稳定,不允许频繁进出混合主体,混合主体在企业中的忠诚度必须保持五年以上;十、国有企业从业领域、经营范围不受限制,不允许以企业分类为借口,恶意限制国有企业从业领域、经营范围,在各类市场中国有企业都需要发挥必要的引导示范作用;十一、集体经济组织可参照上述原则设计改革。 格力是全国明星企业,格力混改具有风向标效应,如果因为格力是地方企业就放弃干预和指导,可能会犯下战略性错误,混改必须要破旧立新,这是新时代对混改发出的新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