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交易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14

第一四五章:交易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湖山小区。

这是一处别墅区,属于第三事调查局的自建小区。 陈守义骑着自行车,在门口就被保安拦下了:“你找谁?”陈守义没有废话,直接拿出下城区公安分局安全顾问的证件:“知道以前的曹局长家在哪里吗?”安全顾问的证件和警官证几乎一模一样,保安立刻配合道:“警察同志你好,他们家早就搬走了,曹振华出事后,他们家房子就被没收了,他老婆和儿子也走了。 ”“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陈守义连忙问道。

“这不大清楚!”这时陈守义注意到旁边的一个年轻的保安欲言又止,便转头问道:“你知道?”“有……有次我路过青衣巷时,见过他老婆。

他们好像搬到那里去了。

”年轻的保安,脸色一红,吞吞吐吐道。

“青衣巷在哪里,远不远?”年轻保安虽然疑惑对方有些不怎么专业,但还配合道:“不远不远,从这条路走,到十字路口右转,到第三个路口左转就到了。

接下来,陈守义又询问了下他老婆和儿子的名字。

好在曹振华以前毕竟是第三事物调查局的局长,他们的家人,自然也是保安重点关注的对象,若是换一个普通武者,这两个保安恐怕也仅限于面熟了。

……寒风呼啸,头顶铅云密布。 陈守义骑着自行车,不紧不慢的蹬着,几颗雪子飘落下来,落到他的脸上,化为一片冷意。

他抬头看了天空。

又要下雪了。

青衣巷很快就到了,陈守义推着自行车,挨家挨户的打听。 有着安全顾问的证件在,让这过程很是相当顺利,即便有人不知道,态度也格外的配合,没过多久,他就打听到,曹振华的遗孀的落脚处。 他把自行车,放到弄堂的角落锁好,提着公文包,走进一栋连墙皮都剥落的破旧老房子。

走到二楼,他敲了敲门。

没过多久,门就打开一条缝,一个少妇警惕的站在门口:“你干什么的,你找谁?”“你是苗慧兰吧?”陈守义看着这名少妇,微微有些诧异的问道。

曹振华怎么说也有四十岁左右,而他的老婆,却看着还不到三十,相当年轻,陈守义猜测估计是二婚。 少妇闻言更加警惕:“你认错了人了,我不认识什么苗慧兰。

”说着,她就要关门。 陈守义连忙伸手抵住:“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 ”少妇使劲的推门,脸色涨的通红,却又那里推得动:“你再这样,我就要喊流氓了!”陈守义只好拿出安全顾问的证件,少妇立刻就老实了,力气也松懈下来。 他趁机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在四周打量了一下,里面陈设相当简陋,显然曹振华身份曝光后,他们一家的处境并不好。 “妈,这位叔叔干什么的。

”这时一个五六岁的虎头虎脑小男孩,走出卧室,看着陈守义眼中露出一丝敌意。

“小虎,不要出来,去房间玩。

”苗慧兰严厉道。 “哦!”小男孩被吓了一跳,连忙跑回房间。 沉默了好一会,苗慧兰冷冷的说道:“你想问什么,老曹的事情,我都不管的,他做了哪些事情,犯了哪些罪,我们什么都不知情。

”她以为是警察又发现什么线索,过来上门调查。

陈守义在一处破旧的沙发上坐下,说道,直接开门见山:“嫂子,我想你误会了!我这次过来,不是为了调查,而是私人身份,曹振华应该还留一些遗物吧?”“什么遗物,所有遗物不是早被你们搜走了吗。

”苗慧兰目光躲闪道,显然防备心极强。

陈守义摇了摇头,从公文包中,取出一颗金色大约四公分直径的圆球,轻轻旁边的桌上,发出咚的一声轻响:“这是黄金,质量大约3公斤吧。 当然纯度只有80多。

对了,现在的金价你了解吗,在停电前,我记得五百四十一克,现在社会已经开始乱起来了,估计已经不止了。 ”“你想要什么?”苗慧兰呼吸微微急促起来,脸上浮现一丝潮红,过了一会,说道。 “曹振华的武器!”陈守义沉声道:“他的武器还在吧?”见苗慧兰看着黄金面色犹豫,陈守义察言观色,心中不由一喜,看来曹振华的武器还是在的,只是对黄金的真假还有些怀疑。

见状他抓过黄金,用力的一捏,整颗金球顿时如软泥一般,被他立刻捏扁,表面烙下了一片深深的指印,然后推了过去:“黄金比较软,你可以验验真假。

”苗慧兰有些诧异的看了陈守义一眼,原以为对方只是普通警察,没想到竟是个强大的武者。

不过对捏扁黄金,她倒也没什么惊讶的,毕竟她老公曹振华以前也是大武者,这种手段她见的多了。

她拿过已经变成饼状的黄金,顿时感觉手中猛地一沉,分量似乎和对方说的差不了多少,粗粗检查了一下后,也没发现里面藏着铅块,顿时放下心来,露出一丝笑容说道:“他的武器还在,你等等。

”她搬了个凳子,放到门口,蹬上后,打开卫生间隔空层的一扇隐蔽的木窗。

努力的半天,然后吃力的拿出一个大号的皮质弓包,两个剑盒,上面已经沾满灰尘。 “他的武器就这些了!”“我需要检查一下。 ”陈守义说道。 他拉开弓包,拿出其中一根弓臂看了一下,弓臂很轻,显然是碳纤维复合材质制成,他看了上面标注的规格:800磅,他心中闪过满意。

他快速的组装成弓,调试了下,双手用力的拉开弓弦,力量很足,远比五百磅要重的多,双手没有丝毫颤动,正合他用。 “弓不错!”陈守义点了点头。 他把弓重新拆卸,装入弓包,又拿起其中一个剑盒,从里面拿出剑。

一把纳米硬化膜剑,剑刃并没有多少磨损,比他那把满是缺口的硬化膜,要好的多,倒是省的购买了。

然后,他又检查另一把剑。 他一拿起,就感觉手微微一沉。 这把剑重量竟足有十公斤左右,他取出剑一看,这是把灰黑色的长剑,剑脊很厚,刃口处在光线的反射下,有着鱼鳞状的密集花纹,却表面却极其光滑,没有丝毫不平之感。

刹一看它就像一把普通的合金剑,但陈守义本能感觉这把剑并不普通。 他用手指用力弹了下,剑鸣沉闷,声音似有似无。

好硬的材质。 “这把剑是不是有问题?”苗慧兰紧张的说道:“这是老曹生前,最喜欢的一把剑了!”“没问题!”陈守义说道。

“那价格?”苗慧兰试探道,想要讨价还价。 其实她也不知道这价格到底是高还是低,但陈守义表现的相当慷慨,一上来就是这么一大颗黄金,下意识就想要更多。 “嫂子,怎么不满意。

”陈守义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不要贪心不足,你的武器都是二手的,最多只有本来价值的三四成,就算买来时三百万,现在连一百万都不值。 更何况这种弓是大武者战弓,如果我不买,我相信你根本卖不出去,没有大武者会用二手弓,而我这黄金起码值一百五十万,再加上这两把剑也已经足够支付了。 ”“没……没有!”苗慧兰吓得连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