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人勿近》王焱,佚名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4

男女主角是王焱,佚名的小说,生人勿近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这一回,麻绳没断,扁担没折,整个过程十分顺利。

...灵堂外面,那些胆子大的乡亲们,看着那口阴冷的血红棺材,纷纷窃窃私语。 而牛二狗本人,已经傻掉了。 呆呆站在原地,一对眼睛里,满是空洞迷茫。 所有人都搞不懂,这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 而且这老牛头,刚刚也表了态,喝了血,按理说,这棺材应该起得来了。 可眼前这一幕,却根本解释不通。 “大家伙儿先别急,来几个人再开一次棺,我再看看!”爷爷看了看外面的乡亲,朗声开口:“这中间,肯定出了岔子,我看看,能不能再想点办法。 ”很快,棺材板再次被打开,老牛头的遗体,又出现在爷爷面前。 “一半,过来!”爷爷走上前,仔仔细细看了好一会儿,陡然眉头一掀,冲着我摆摆手,招呼我过去。 “不!爷爷,我,我怕!”一听这话,我二话不说往后退,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的,说什么也不肯上去。 再怎么说,我也只有九岁,是个小孩儿。 没当场尿裤子,都算不错了!“来,一半乖,帮爷爷的忙,回家后,我让奶奶烙饼给你吃!”“你不是最喜欢奶奶烙的饼么?”爷爷笑了,直接冲着我扔出了糖衣炮弹。

如此巨大的诱惑下,我吞吞口水,眼睛发亮,一咬牙一狠心,把自己卖了......“一半,你摸摸这老牛头的喉咙,是不是热的?”等到我走上前,爷爷迅速将我抱起,同时弯下腰,上半身凑到棺材前,满脸凝重。

我点点头,看着爷爷那慈祥的脸,心中的恐惧,顿时消失了大半。 深吸口气,颤巍巍伸出了右手,摸了摸老牛头的喉咙。 这一摸,还真让我摸出了不对劲儿。 按理说,这老牛头都走了四天了,血液早就该凝了,身子应该是冰冷的才对。 可这喉咙,却滚烫滚烫的,我那小手摸上去,甚至都有些烫手!“爷爷,烫,烫!牛大爷喉咙好烫!”摸了一把,我飞快转头,冲着爷爷嚷嚷。

听见我的话,爷爷脸色一变,正准备开口,灵堂外面一个大汉,却率先抢过了话儿。 “我说娃子,你可别吓唬我们!”“牛老爷子走的时候,就是我给洗的澡,换的寿衣!”“当时我摸过了,大爷身上冰凉冰凉的,根本就没温度,你现在说大爷...”“你懂个屁咧!”这大汉话还没说完,爷爷直接骂开了嘴,冷冷看着他,眼神不屑。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老牛头虽说原谅了牛二狗,可还是死不瞑目,棺材板抬不出,就说明,他还有心事未了,咽不下这口气!”“你之所以摸不出,那是因为你年纪大,阳气足。

”“我们家一半儿,还是个娃子,这感觉自然不一样!”原来如此!爷爷简单几句话,顿时解开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我也在这时反应过来,怪不得刚才进灵堂的时候,总感觉牛老爷的遗像,在对着我笑。 敢情这是我年纪小,阳气不足的缘故。

“大家伙儿赶紧想想,这牛老爷还有什么事儿,放心不下的,都给我说说!”爷爷看了看屋里屋外的乡亲们,嚷了一嗓子。 短暂的沉默过后,乡亲们很快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有说老牛头放心不下两个孙子的,有说老牛头放心不下自己存款的,总之,各有理由,听上去,也有些道理。 “胡师傅,您说,这牛老爷迟迟不愿意走,是不是因为,还放心不下他的旺财啊?”就在这时,人群中一个小伙子的声音,瞬间吸引了大伙儿的注意。

这旺财,是老牛头养的一只土狗,养了六七年,感情特别深。 据说老牛头晚上,还和这狗一起睡觉,丝毫不嫌弃这畜生邋遢。

现在老牛头不愿意走,没准儿还真是这个原因。 “那还愣着干什么?牛二狗,赶紧的,去把旺财牵过来呀!”爷爷一听就来了精神,转头看向牛二狗,皱着眉头吩咐道。 没多久,一只大黄狗被他牵了过来。 这大黄狗一进门,立马注意到了老牛头的棺材。

聪明的它,好像懂了什么,低声呜呜悲叫了几声,不停用爪子挠着地。

然后,趁着大伙儿不注意,陡然撒腿狂奔,一脑袋狠狠撞在了棺材上!砰!一声巨响,大黄狗的脑袋,当场开花!这畜生顶着满头鲜血,强撑着最后一口气,踉踉跄跄走到棺材板前面,这才噗通一声,倒地身亡。

“唉,好畜生啊!主子不在了,居然还效死尽忠!啧啧...”亲眼见到这一幕,爷爷不禁摇摇脑袋,咂着舌头,有些感慨。 而乡亲们在短暂的惊愕过后,也很快反应过来,纷纷冲着旺财,竖起了大拇哥儿。

只有牛二狗,越听这乡亲们对旺财的夸赞,这心里,就越发不是滋味儿。

脸色红一阵白一阵,麻辣火烧。

毕竟老牛头的死,和他牛二狗是分不开关系的。

从某些方面来说,就是他牛二狗,间接害死了自己亲爹。 他这种不孝行径,确实连条狗都不如!“行了牛二狗,找块白布,把旺财包起来,就放在牛老爷旁边吧。

”“让他们俩,一同上路,也算是有个伴儿了。 ”这时,爷爷已经走到了旺财身边,弯腰将它抱起来,转头冲着牛二狗开口,吩咐了一句。 就这样,一人一狗,葬进了同一口棺材。 没多久,那些大汉又找来麻绳扁担,重新将棺材绑的严严实实,准备入土下葬。

“封棺,三,二,一,起!”随着爷爷口号的喊下,那些大汉同时发力,血红色的棺材,在众人注视下,又被晃晃悠悠抬了起来。

众人担忧的目光注视下,一群人吹着唢呐,打着锣鼓,放着鞭炮,热热闹闹直奔后山。 这一回,麻绳没断,扁担没折,整个过程十分顺利。

“一半,咱们走,回家!”听着越来越远的吹打声,爷爷重重松了口气。

嘴角荡漾着一抹笑意,牵过我的小手,离开了牛二狗的家。

脸上,则是一种说不出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