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嘏《长安秋望》赏析:紫艳半开篱菊静,红衣落尽渚莲愁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4

赵嘏《长安秋望》赏析:紫艳半开篱菊静,红衣落尽渚莲愁

长安秋望赵嘏云物凄凉拂曙流,汉家宫阙动高秋。

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 紫艳半开篱菊静,红衣落尽渚莲愁。 鲈鱼正美不归去,空戴南冠学楚囚。

作者简介:赵嘏,唐代人。

字承佑,山阳(今江苏淮安)人。 会昌进士。 官渭南尉。 精于七律,笔法清圆熟练,时有警句,有《渭南集》。

注释:(1)鲈鱼正美:典出《晋书·张翰传》,张翰思念故乡的鲈鱼,便辞官回家。 (2)南冠、楚囚:典出《左转》,为囚徒的代称。

翻译:灰蒙蒙的云雾夹带着寒意天刚刚亮,宫殿四周开始呈现出深秋的景色。

稀疏的晨星伴随着从边塞上横空而来的大雁,凭楼眺望忽闻笛声引起无限乡愁。

篱笆旁紫色艳丽的菊花欲开未开,十分静谧,池沼里莲花花瓣已凋谢。 故乡鲈鱼正鲜美而我却不归去,又是何苦戴着南方的冠冕学楚囚?赏析:这首七律,通过诗人望中的见闻,写深秋拂晓的长安景色和羁旅思归的心情。

首联总揽长安全景。 在一个深秋的拂晓,诗人凭高而望,眼前凄冷清凉的云雾缓缓飘游,全城的宫观楼阁都在脚下浮动,景象迷蒙而壮阔。

诗中凄清二字,既属客观,亦属主观,秋意的清冷,实衬心境的凄凉。 正是这两个字,为全诗定下了基调。 颔联写仰观。

残星几点是目见,长笛一声是耳闻:雁横塞取动势,人倚楼取静态。 景物描写见闻动静的安排,颇见匠心。

寥落的残星,南归的雁阵,这是秋夜将晓时天空中最具特征的景象;高楼笛声又为之作了饶有情韵的烘托。 这两句意思是:晨曦初见,西半天上还留有几点残余的星光,北方空中又飞来一行避寒的秋雁。 诗人的注意力正被这景象所吸引,忽闻一声长笛悠然传来,寻声望去,在那远处高高的楼头,依稀可见有人背倚栏杆吹奏横笛。 笛声那样悠扬,那样哀婉,是在喟叹人生如晨星之易逝呢,还是因见归雁而思乡里、怀远人?吹笛人哟,你只管在抒写自己内心的衷曲,却可曾想到你的笛音竟这样地使闻者黯然神伤吗?这一联是赵嘏的。

据《记事》卷五十六记载,诗人对此赞叹不已,因称赵嘏为赵倚楼。

杜牧如此激赏,恐怕就是由于它选景典型、韵味清远的缘故。

颈联写俯察。 夜色褪尽,晨光大明,眼前景色已是历历可辨:竹篱旁边紫艳的菊花,一丛丛似开未开,仪态十分闲雅静穆;水塘里面的莲花,一朵朵红衣脱落,只留下枯荷败叶,满面愁容。

紫菊半开,红莲凋谢,正是深秋时令的花事;以静赋菊,以愁状莲,都是移情于物,拟物作人,不仅形象传神,而且含有浓厚的主观色彩。

这与《声声慢》中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借菊之憔悴写人的愁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目睹眼前这憔悴含愁的枯荷,追思往日那红艳满塘的莲花,使人不禁会生出红颜易老、好景无常的伤感;而篱畔静穆闲雅的紫菊,俨然一派君子之风,更令人忆起采菊东篱下的陶靖节,油然而起归隐三径之心──写菊而冠以篱字,取意就在于此。 上面三联所写清晨的长安城中远远近近的秋色,无不触发着诗人孤寂怅惘的愁思;末联则抒写胸怀,表示诗人毅然归去的决心。

诗人说:家乡鲈鱼的风味此时正美,我不回去享用,却囚徒也似的留在这是非之地的京城,所为何来!鲈鱼正美,用西晋张翰事,表示故园之情和退隐之思;下句用春秋锺仪事,戴南冠学楚囚而曰空,是痛言自己留居长安之无谓与归隐之不宜迟。

诗中的景物不仅有广狭、远近、高低之分,而且体现了天色随时间推移由暗而明的变化。

特别是颔颈两联的写景,将典型景物与特定的心情结合起来,景语即是情语。

雁阵和菊花,本是深秋季节的寻常景物,南归之雁、东篱之菊又和思乡归隐的情绪,形影相随,诗人将这些形象入诗,意在给人以丰富的暗示;加之以拂曙凄清气氛的渲染,高楼笛韵的烘托,思归典故的运用,使得全诗意境深远而和谐,风格峻峭而清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