綦毋潜《春泛若耶溪》赏析:晚风吹行舟, 花路入溪口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4

綦毋潜《春泛若耶溪》赏析:晚风吹行舟, 花路入溪口

春泛若耶溪綦毋潜幽意无断绝,此去随所偶。

晚风吹行舟,花路入溪口。 际夜转西壑,隔山望南斗。 潭烟飞溶溶,林月低向后。 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 【作者简介】綦毋潜(生卒年不详),字孝通,虔州(今江西南康)人,唐代著名人。

约开元十四年(约726年)前后进士及第,授宜寿(今陕西周至)尉,迁右拾遗,终官著作郎,安史之乱后归隐,游江淮一代,后不知所终。

綦毋潜才名盛于当时,与许多著名诗人如:李颀、、、储光羲、、卢象、、过从甚密,其诗清丽典雅,恬淡适然,后人认为他诗风接近王维。 《全》收录其诗1卷,共26首,内容多为记述与士大夫寻幽访隐的情趣,代表作《春泛若耶溪》选入《》。

【注解】(1)若耶溪:《水经注》记载:若耶溪水,上承嶕岘麻溪,溪之下孤潭周数亩,麻潭下注若耶溪。

水至清,照众山倒影,窥之如画。

《寰宇记》记载:若耶溪在会稽县东二十八里。

(2)际夜:至夜。 (3)南斗:星宿名称。

《越绝书》:越故治今大越山阴,南斗也。 张衡《周天大象赋》:眺北宫于玄武,洎南斗于牵牛。

(4)潭烟:水气。

(5)弥漫:渺茫。 【韵译】归隐之心长期以来不曾中断,此次泛舟随遇而安任其自然。 阵阵晚风吹着小舟轻轻荡漾,一路春花撒满了溪口的两岸。

傍晚时分船儿转出西山幽谷,隔山望见了南斗明亮的闪光。

水潭烟雾升腾一片白白茫茫,岸树明月往后与船行走逆向。

人间世事多么繁复多么茫然,愿作渔翁持竿垂钓在此溪旁!【赏析】这首五言古体诗,幽意无限,景物清新,极富画意,是綦毋潜山水诗的代表作。 这首诗在描述春夜泛舟若耶溪所领略的幽美景色中,寄托了诗人闲适隐逸的情怀。 诗以抒发隐逸之思,随遇而安的情怀开始,统摄全篇。

正由于诗人幽意不断,所以才在春夜泛舟,游赏水至清,照众山倒影,窥之如画的若耶溪,着力描绘所见优美景物,有着鲜明的动动感。 这是一首写春夜泛江的诗。

开首两句则以幽意点出了全诗的主旨,是幽居独处,放任自适的意趣。 因此,驾舟出游,任其自然,流露了随遇而安的情绪。 接着写泛舟的时间、路线和沿途景物,以春江、月夜、花路、扁舟等景物,创造出一种幽美、寂静、迷蒙的境界。 最后两句写心怀隐居之人,在此环境中,愿作持竿垂钓的隐者,追慕幽意的人生。

全诗扣紧题目中的泛字,在曲折回环的扁舟行进中,对不同的景物进行描摹,使寂静的景物富有动感,恍惚流动,给人轻松舒适的感受。

三四两句,就有引人入胜之妙。

诗人在和煦的春风中登舟,驶进了香花夹岸的若耶溪,这种风送小舟,百花盛开,馥芳四溢的氛围,真使诗人陶醉而流连忘返。 随着小舟特循溪曲折前行,明月东升,碧波荡漾,诗人遥望天际,南斗灿然高挂。 这里既描写了船驶溪中,千回百转的动态,也表现了诗人舟中眺望的情态,用笔简练,形象鲜明。 七八两句又是另一幅画面。 小舟不断前行,溪谷之中夜霭漫漫,飘浮不定。

诗人用一飞字,不仅生动地写出了雾霭浮动之状,而且也体现了小舟穿雾而行中诗人的感受。 往后看,一轮明月已从林后渐渐西沉,越来越向后推移,用一低字,情景也很逼真。

面对这样清幽宁静的胜境,诗人愿远离法俗,垂钓终老。 全诗以抒情起,抒情结,幽兴幽景,二者融合无迹。

这是一首写春夜泛江的诗,大约是诗人归隐后的作品。

若耶溪在今浙江绍兴市东南,相传为西施浣纱处,水清如镜,照映众山倒影,窥之如画。 诗人在一个春江花月之夜,泛舟溪上,滋生出无限幽美的情趣。

开篇幽意无断绝句,以幽意二字透露了全诗的主旨,即幽居独处,不与世事,放任自适的意趣。 这种幽意支配着他的人生,不曾断绝,因此,他这次出游只是轻舟荡漾,任其自然,所以说此去随所偶。

偶即遇。

诗人在这里流露出一种随遇而安的情绪。

以下写泛舟的时间和路线,描写沿岸景物。

晚风吹行舟,花路入溪口,习习晚风,吹拂着游船,船儿任凭轻风吹送,转入春花夹岸的溪口,恍如进了武陵桃源胜境,环境十分清幽,十分闲适。

晚字点明泛舟的时间,花字切合题中的春,看似信笔写来,却又显得用心细致。

际夜转西壑,隔山望南斗,写出游程中时间的推移和景致的转换。 际夜,是到了夜晚,说明泛舟时间之久,正是幽意无断绝的具体写照。

西壑,是舟行所至的另一境地,当诗人置身新境,心旷神怡之时,抬头遥望南天斗宿,不觉已经隔山了。 潭烟飞溶溶,林月低向后二句,是用淡墨描绘的如画夜景。

潭烟,是溪上的水雾;溶溶,是夜月之下雾气朦腾的景状,而着一飞字,把水色的闪耀,雾气的飘流,月光的洒泻,都写活了,林月低向后,照应际夜,夜深月沉,舟行向前,两岸树木伴着月亮悄悄地退向身后。

这景象是美的,又是静的。

诗人以春江、月夜、花路、扁舟等景物,创造了一种幽美、寂静而又迷蒙的意境。 而怀着隐居幽意的泛舟人,置身于这种境界之中,此刻别有一番感受。

生事且弥漫,愿为持竿叟,人生世事正如溪水上弥漫无边的烟雾,缥缈迷茫,诗人愿永做若耶溪边一位持竿而钓的隐者。

持竿叟,又应附近地域的严子陵富春江隐居垂钓的故实,表明诗人心迹。

末二句抒发感慨极其自然,由夜景的清雅更觉世事的嚣嚣,便自然地追慕幽意的人生。 全诗扣紧题目中的泛字,在曲折回环的扁舟行进中,对不同的景物进行描摹,使寂静的景物富有动感。

[6]殷璠说綦毋潜善写方外之情(《河岳英灵集》)。

作者超然出世的思想感情给若耶溪的景色抹上一层孤清、幽静的色彩。

但是,由于作者描写的是一个春江花月之夜,又是怀着追求和满足的心情来描写它,因而这夜景被状写得清幽而不荒寂,有一种不事雕琢的自然美,整首诗也就显得举体清秀,萧肃跨俗(《唐音癸签》引殷璠语),体现出一种兴味深长的清悠的意境。 在写法上,诗人紧扣住题目中一个泛字,在曲折回环的扁舟行进中对不同的景物进行描写,因而所写的景物虽然寂静,但整体上却有动势,恍忽流动,迷蒙缥缈,呈现出隐约跳动的画面,给人以美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