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2章 焦躁的洋子公主,重生日本高校生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4

第2022章 焦躁的洋子公主,重生日本高校生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真中君。 ”安静的水潭边,洋子公主和猜测的一样,在丽子公主消失之后,神情严肃地面对着他。

“洋子殿下,有事吗?”李学浩有些好奇她想跟自己说什么,非要支开丽子公主才说。 “我做了一个梦。 ”洋子公主看着平静下来的水面,倒映在其中的树木似乎让她看入了迷。 “梦?”李学浩微一皱眉,做梦这种事没必要跟他说吧。

“关于你的梦。 ”洋子公主说道。 “你梦见我了?”李学浩目光略显古怪。 “可以这么说。

”洋子公主倒没有扭捏,甚至很平静地承认。

“是关于什么的?”李学浩当然不会误会,他更感兴趣的是,洋子公主到底梦到了他什么,看她特意专门找独处的时间跟自己说,显然这个梦一定有什么奇特之处。

“我梦见在一个医院的房间里,你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我躺在床上,周围有很多人……”洋子公主越说声音越低,或许是因为梦境的内容太容易引人遐思。

李学浩听得心中大震,这个梦境和他看到的画面差不多,但他看到的是护士手里抱着婴儿,而洋子公主的梦里,则变成了自己抱。

“洋子殿下,这个梦,你以前做过吗?”李学浩忍着心中的怪异感觉问道。

“没有。 ”洋子公主很肯定地摇头,“是从昨天晚上开始的,期间我曾醒来过,但只要再次入睡,就会继续做这个梦,一直到天亮,都在重复这个梦境。

真中君,你知道这个梦境有什么特殊含义吗?”大概是因为一直重复做着相同的梦,她才会找某人解梦,又因为梦境里的内容太容易让人产生联想,所以她特意支开了妹妹。 “这个……”李学浩沉吟着,按理说,日有所思,才夜有所梦,但这么说的话,就有些轻佻了。

而且,他是真的想不通,为什么洋子公主做的梦和他看到的画面差不多。 他是一个修士,可以预见未来的某个片段这并不奇怪,但洋子公主却能做梦梦到,这是因为巧合下做的梦,还是冥冥中某种刻意的安排?“有什么不能说的吗?”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洋子公主皱了皱眉头。

还真的是不能说!李学浩心里清楚,他看到的那个画面,绝对不会告诉她,主要那个画面内容太过暧昧,只是他一直尽量不去想而已。 病房里的洋子公主看起来像是生了一个孩子,而自己又出现在房间里,按理说,如果是两个关系并不亲密的人,他不可能在场,但亲密到什么程度,这是他尽量避免去想的主要原因。 曾经他看过洋子公主的面相,却有一层迷雾半遮半掩,始终无法看清,通常只有和他牵扯较深的人才会这样,比如父母家人,比如交往的女友,他都不能通过面相看到具体的未来。

可他和洋子公主,真的会走到那一步吗?而且连续看到两次未来的画面,这到底是出于修士的心血来潮,还是“未来”在提醒他,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偏偏他只在洋子公主的身上看到未来的片段,而诸如千叶小百合、水桥凉子等人身上却没有,按理说,他不是更应该看到有关于她们的画面吗?仔细想想,初次看到那个画面,是在替洋子公主解毒之后,难道是因为她被那种萤火虫给咬了的原因?毕竟那种带有魔气的萤火虫,他始终不知道魔气在萤火虫身上是怎么产生的。 或者说,一连两次的画面,是为了提醒他,要注意那些几乎被消灭干净的萤火虫?但那样就太过玄幻了,真是因为那些萤火虫的话,当初它们全部逃遁进河水里,他的心神至少也会有所感应才对。 “真中君,真中君……”旁边传来洋子公主的叫唤,李学浩从沉思中惊醒,见她正皱眉看着自己,连忙说道,“洋子公主,你知道的,人做梦只是很普通的一件事,就算有时候连续做相同的一个梦,那也不代表什么。 ”洋子公主狐疑地盯着他,或许是因为他的表现太过古怪,刚刚还不知道在想什么事,被她叫了好几声才惊醒过来,她总觉得这里面是否被隐瞒了东西:“真中君,你是有什么事不方便告诉我的吗?”李学浩摇了摇头:“请放心,洋子殿下,这个梦境没有什么特别的,至少我没有预感到有坏事发生。 ”洋子公主仍紧皱的眉头,但也看得出来,他确实不想说:“好吧,真中君,那你是否应该告诉我,你和丽子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晚?”李学浩一怔。 “你帮丽子改变运命的那一晚,她回来之后,就变得有些奇怪,还总说她是海龙女大人什么的……”洋子公主皱眉问道。

关于这一点,李学浩立即猜到了原因,估计是入戏太深了,那晚丽子公主可是好好地演了一出海龙女的好戏,不过真正的海龙女正在不远的海中。

“或许你应该去问丽子殿下本人。 ”虽说很清楚原因,但他也不会说出去。

“我问过,丽子没有说,还很神秘的样子,真中君,你们两个对我隐瞒了什么吗?”洋子公主神情间有了些焦躁,毕竟一连两个问题都没有得到答案,而且都看得出来,不是对方回答不了,是不想回答。 “其实有些事没必要问得那么清楚,洋子殿下。

”李学浩平淡地说道。

洋子公主语气一滞,什么叫没必要问得那么清楚,她是在关心她的妹妹!不过某人不合作甚至是不耐烦的态度让她好不容易保持的公主修养扔到了一边,看着脚下的一块小石头,恨恨地一脚踢出。 “啊!”一声痛呼,小石头非但没有被她踢动,她自己反倒惨叫了起来。 李学浩看得很无语,那块小石头,只是露出地表的一部分,其实它是一块大石头的尖端部分,普通人想要踢动它,无异于自找苦吃,这是她自己倒霉,怨不得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