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人勿近》四月一日大结局免费试读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4

生人勿近男女主角是王焱,佚名的小说,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正当他准备喝杯酒,润润嗓子时,门口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知怎的,看着富贵叔潇洒离开的背影,我心里的不安,越发浓烈。 ......没过多久,太阳沉了下去,我们这群孩子,也不敢在石头山呆久了,纷纷离开。

等到我回到爷爷家时,月牙儿已经冒出了头。

刚刚进门,灶屋里那飘荡的香气,瞬间勾起了我肚子里的馋虫。

我二话不说跑进灶屋,却只看见在忙着做饭的奶奶。

“奶奶,爷爷呢?咋还没回来?”我一边儿吞着口水,一边漫不经心问道。 “爷爷去隔壁村李麻子家,给他那孙子算命去了,一半儿,咱别等他,来,吃!”我一听这话,立马兴奋的嗷了一声,二话不说抓起筷子,准备开吃。

可就在这时候,院子里陡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我转头一看,是爷爷回来了。 “好命,好命啊!”爷爷边走,边乐呵呵的笑着:“己丑丁未,骨重三斤,前额高凸,天庭饱满!”“这李麻子的孙子,是百里无一的破军命格啊!”“啧啧,这一家子,以后怕是要发达了!”“你这老头子,忙到现在才回来,也不看看时辰!”“年纪一大把,咋就不知道消停消停,享享福呢?”奶奶嘴里虽这么说,可仍旧还是给爷爷搬来了凳子,倒了杯高粱酒。 “这不高兴嘛,李麻子家要出贵人了,我替他们家高兴!”爷爷哈哈一笑,给自己倒了杯酒,吧唧两口之后,又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

这是他的习惯,每天晚饭之前,都要来算上一卦。 一来给自己今天的“工作”,做个总结,二来也顺便算算,明天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一半,今天是星期几来着?”“星期四,八月二十。

”我放下筷子,老实回答。

爷爷点头,随即闭上眼睛,念经一样念叨起来。

“辛巳蛇年八月二十,礼拜四,八字辛卯,庚子,癸亥,壬酉。 ”“宜迁居,嫁娶,忌狩猎,外游,吉星为紫薇,文曲...”本来我对爷爷这“和尚念经”般的算命方式,是十分不感冒的,也不怎么信。

可他刚刚说到这里,我身子却陡然一僵,眼珠子瞪得滚圆,筷子啪的一声,掉了下来。

忌狩猎!也就是说,今天不是个打猎的好日子。 可就在不久前,那富贵叔还在石头山,打死了一只小狐狸,笑眯眯的离开了!想到这里,我脸色唰一下难看下来,浑身更是开始微微发颤。 “一半?怎么了?咋个还打摆子了呢?”眼看我有些不对劲儿,爷爷不禁皱眉关心问道。

“爷爷,今天,今天可能要出事儿!”“出事儿?出什么事儿?”爷爷嗖一下站起,直勾勾盯着我,满脸凝重。 我想了想,还是把富贵叔的事儿,给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对面爷爷越是这么听,脸色就越发难看。

听到最后,直接砰的一声,一个大巴掌,重重拍在了桌子上。 “作死,这王富贵简直是作死!”爷爷喝了口酒,大骂出口:“他以为石头山上的玩意儿,真那么好对付的?”“惹什么玩意儿不好,偏偏要惹四仙中的狐狸!还是石头山上的狐狸!”“那石头山本就是个万人坑,当年我也是厚着老脸皮,请了几个老哥儿俩,这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勉强镇住。 ”“他以为自己是个什么角色?居然敢猎杀万人坑里面的狐狸!”爷爷越骂越来火,骂的脸红脖子粗,饭桌子拍的砰砰响。 正当他准备喝杯酒,润润嗓子时,门口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没多久,一个中年妇女,满脸焦急冲进了灶屋。

见到她的瞬间,我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觉,此刻越来越强烈。 这妇女不是别人,就是王富贵的姑妈!坏了,这王富贵,八成是出事儿了!“胡师傅,您赶紧去俺们家看看吧,俺们家富贵,出事儿了!”果然,这王婶子刚进门,眼泪就流了出来,噗通一声跪在我爷爷面前,泣不成声。

“走吧,这事儿,一半刚和我说了,咱过去看看。 ”爷爷板着脸,冷冷开口:“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家王富贵,那是自己作死,怪不得人。

”“能不能搞定,我也不好说,只能尽力了。 ”“成成成,您愿意过去就成!”这王婶子一听,立马从地上起身,抹了把眼泪,期待问道:“那咱现在就走?还是等您吃过晚饭?”“现在就走吧,早去早回,一半,把我那黄布袋子拿过来,咱俩一起去看看!”说着,爷爷跟王婶子,直接离开灶屋,朝大门口走去。

我回了一趟爷爷的睡屋,拿过那黄布袋,赶上了爷爷的步子。

这王富贵家,距离爷爷家不远,走过三四户人家,就能看见他家门口那片菜地了。 隔着一段距离,我们仨就看见,王富贵家门口,已经围拢了一大批人。 大伙儿堵在王富贵家门口,冲着里头指手画脚,议论纷纷,眼睛里满是惊恐。

“让开让开,让我们进去看看!”爷爷性子急,一把推开拥挤的人群,扯过我胳膊,率先迈步走了进去。 此刻,我们俩可以清楚的看见,院子中间跪着一个人。

光看那背影,我们就知道,这人就是王富贵。 不过现在的他,状态很不对劲儿。

浑身上下赤条条的,背对着我们跪在地上,上半身却抻的笔直,一个人在嘤嘤哭泣。

那声音苍老低沉,满是悲伤,仿佛一个老婆婆的声音,而不是王富贵本人在哭。 “富贵,富贵!你这是咋地了?还认识我不?”那王婶子一看,眼睛立马红了:“富贵,我是你姑妈呀!还记得不?”说着,王婶子就要往前走,伸手去抓王富贵一把。

“别动,他不是王富贵!”旁边爷爷眼疾手快,一把拦在王婶子面前,制止了她的举动。

“不是富贵?我说胡师傅,我又不瞎,富贵可是我从小带大的,化成灰我都认识呀!”王婶子有些疑惑,满脸不解。 “我的意思是,富贵还是富贵,但现在鬼哭狼嚎,却不是他本人的意愿。 ”爷爷深吸口气,凝重道:“你家富贵撞了煞,被夺了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