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三人行,必有我爹司礼监最新章节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5

第七百二十一章 三人行,必有我爹司礼监最新章节

嗯?你是说咱身上有股特别的味道,让你觉得很亲切?是咧,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不正是咱的气质么!魏公公心情大好,哈哈一笑,知这赵宝乐是在溜须拍马,讨他老人家欢心呢。

只是这马屁太过直接,没有半点铺垫,属于强行插入那种,完全没有前戏,突然而至,魏公公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难免有些不适。

不过,这马屁还是欣然受了。

一个青皮能有什么学问,哪知道马屁也有三六九等之分,有承题、起讲、入手至后股种种手段呢。

公公脑子还清明着,不以事对人,不以人对事。 途中无事,有这等人伴着,也不失是个乐子。 那赵宝乐心中本忐忑着,见着魏公公笑了,顿知拍到点上,于是不迭更进一步,脑袋重重就往地上磕了去,嘴里大声喊了句:“若是公公不嫌,小的愿给您做干儿子!”边上正啃着香瓜的郑铎“噗嗤”一声吐了对面王大力一脸香瓜籽。 这香瓜可是好东西,市面上卖的挺贵,百姓叫它“奶奶哼”。 意思,太好吃了,奶奶尝一口都得哼三哼。

奶奶哼了,魏公公也哼了,他的笑容在瞬间凝固了。 啥?让咱给你当爹咧?娘希匹,世上竟有你这等厚颜无耻之辈!这赵宝乐也太他娘的不要脸了,一四十大几的大老爷们竟要拜刚满十八的年轻后生当爹,你到底是脸大呢还是屁股大呢!魏公公连连三哼,拍马屁也得有底线啊!“混账!无耻至极!”魏公公勃然大怒,脸黑的不能再黑,因为他平生最恨这种拍须溜马之人!要知道,他老人家固然平易近人,固然待人如沐春风,但不表示他老人家最基本的道德礼念都没了吧。 这种赤条条毫无遮挡,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突破人伦的马屁,他老人家能受么!传出去,岂不为天下人耻笑!“公公…公公息怒,小的失言…”赵宝乐吓坏了,魏公公昨说翻脸就翻脸呢。

难道人嫌弃自己,不愿收他做干儿么。 王大力和郑铎等人在边上瞧着都是好笑,同时也对这青皮赵宝乐鄙视不已。

魏公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跪在地上的赵宝乐就骂道:“咱家生平最恨没有廉耻之人,你拍咱的马屁就算了,如何能连脸皮都不要了,你说,咱这年纪怎么能当你爹呢!”赵宝乐慌忙道:“圣人说,三人行,必有我爹!…甘罗十二为宰相,有能者不在年高,公公年纪虽小,但在小人眼里却是比天地都要高大的所在,能为公公做儿子,实是小人三生修来的福气…啊,不不不,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魏公公倒抽三口冷气,圣人果不欺我,这天下间果然是能人辈出,卧虎藏龙啊!三人行,必有我爹。

王大力等人目瞪口呆:圣人真说过这话?盯着面前这青皮打量许久,魏公公忽的缓缓点头,欣然说道:“年不在高,有才者居长。 你这青皮话糙理不糙啊,但你可不能屈解圣人的意思,圣人说的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不是三人行必有我爹。

”这话是忍着笑的了。

“天地君亲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这师长不就是爹么?”赵宝乐一脸憨厚的笑容。

“是这么个理?”魏公公看向身边算是知识分子的郑铎。

郑铎想了想,点了点头。 “也对,”魏公公眉头舒缓,视线重新落在赵宝乐脸上,“道理是这道理,但听着却是别扭,一看就是你这青皮在巴结咱,讨咱欢心,想着从咱这里得些好处咧…”赵宝乐闻言忙要说不是,却见魏公公示意他莫出声,沉思片刻,展颜一笑:“不过外人怎么看,咱管不着,咱觉得你不是那种人,你方才说的都是真话,是发自肺腑的,叫咱很欢喜啊。 ”“啊!”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赵宝乐大喜,眼珠子一下圆了。 “既然你都叫咱爹了,咱也不能叫你白喊了,喏,这东西是爹赏你的。

”话音一落,魏公公将手中的鼻烟壶扔给了赵宝乐。

这什么意思,还用多说么。 王大力等人看的是一脸愕然。

“多谢公公!”赵宝乐无比兴奋,将那鼻烟壶捧在手中,唯恐落在地上碎了。

“嗯?”魏公公颇是不快。

赵宝乐醒悟过来,忙改口:“多谢干爹!”接着就是不住磕头。 魏公公哈哈大笑,上前扶他起来:“好了好了,少磕几个头,替干爹我多做些事才是正经。

”“儿子晓得,晓得!”赵宝乐不迭点头,今日终是抱住干爹的大腿了,看往后江南地界上还有谁敢瞧不上他乐三爷。

王大麻子那帮家伙也都是眼瞎的猪,这都大半个月了,还看不出魏公公的能耐么?那些老爷们真要有本事收拾魏公公,就轮不到我赵宝乐拜干爹了!正所谓富贵险中求,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来的更让人感动。

赵宝乐豁出脸皮,便是瞧出这魏太监是强龙压得住地头蛇,往后这海事大利,恐怕都得魏太监说了算呢。

魏公公也很高兴,年纪轻轻就能收干儿,这说明什么,不正说明他魏公公有本事么!有本事的人,收几个干儿子又昨的了!咱这也是继承老魏家的家风不是?一想到二叔,魏公公便更乐了,虽然不知道二叔是怎么从石砫丘乘云那里跑回来,怎么叫刘吉祥相中弄到甲字库去的,但他却知道,有刘吉祥帮衬,二叔接下来的路子肯定是一帆风顺的。 而东宫那边,只要万历一天不改变主意,二叔就始终是校哥儿的贴身伴读,由不得王安、魏朝他们拦着。 叔侄二人现在都算是开始人生的起步阶段了。

往后,这天下便是他老魏家的了。

将来好大一份家业,却得有人继承才行啊。 魏公公眉心一跳,本一脸喜色的他竟是一脸苦色了。

原因是,寿宁那姘头真的大了肚子。 而肚子里的孩子,有可能真是他的。 万一真是老魏家的种,那他以后就要真当爹了。 ………赵宝乐欢天喜地的捧着鼻烟壶退了下去,郑铎和王大力他们则是呆若木鸡的看着魏公公。

船头很是沉寂,除了江水的流动声。

许久,有人打破了这片沉默。 “主公,我也觉得你像我爹…”真田一脸羞愧的往前迈了一步,旋即脸上的羞愧之情转而换成了一脸诚恳。 魏公公二话不说,上前就是一脚。

三山一江交映之处,魏公公如钢铁慈父般屹立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