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二月春水平,满月和风宜夜:元结《欸乃曲(其二)》赏析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12

湘江二月春水平,满月和风宜夜:元结《欸乃曲(其二)》赏析

  欸乃曲五首(其二)  元结  湘江二月春水平,满月和风宜夜行。

  唱桡欲过平阳戍,守吏相呼问姓名。   赏析:  《欸乃曲五首》是唐代人元结的组诗作品。 这五首诗是作者出差长沙后乘舟返回道州途中所写的记实诗,都是即兴之作,自然天成。 其作为鼓舞船夫士气的船歌,字里行间洋溢着藐视一切困难和迎难而上的积极进取精神。 其中第二首诗渲染出一幅美丽怡人的湘江春夜图,散发着浓郁的时代生活气息,历来广为传诵。

  本诗作于大历二年(767)。

作者(时任道州刺史)因军事诣长沙都督府,返回道州(今湖南道县西)途中,逢春水大发,船行困难,于是作诗五首,令舟子唱之,盖以取适道路云。

(诗序)欸乃为棹声。

欸乃曲犹船歌。   从长沙还道州,本属逆水,又遇江水上涨,怎么能说宜夜行呢?这样写,是正因为实际情况不便行舟,才需要努力和乐观的缘故。

诗的前两句将二月湘江之夜写得平和美好,春水平写出了江面的开阔,和风写出了春风的和煦,满月写出月色的明朗。

洋溢着乐观精神,深得民歌之神髓。

  三、四句是诗人信手拈来一件行船途遇之事,做入诗中:当桨声伴着歌声的节拍,行驶近平阳戍(在衡阳以南)时,突然传来高声喝问,打断了船歌:原来是戍守的官吏在喝问姓名。   如此美好、富于诗意的夜里,半路杀出一个守吏,还不大杀风景么?本来应该听到月下惊鸟的啼鸣,远村的犬吠,那才有诗意呢。

前人也一直是这样写的,但此诗一反前人老套,另辟新境。 守吏相呼问姓名,这个平凡的细节散发着浓郁的时代生活气息。 在大历年间,天下早不是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那般太平了。 元结做道州刺史便是在州小经乱亡(《舂陵行》)之后。

春江月夜行船,遇到关卡和喝问,破坏了境界的和谐,正反映出那个时代的特征。

其次,这一情节也写出了夜行船途中异样的感受。

静夜里传来守吏的喝问,并不会使当时的行人意外和愕然,反倒有一种安全感。

当船被发放通行,结束了一程,开始了新的一程,乘客与船夫都会有一种似忧如喜的感受。

可见后两句不但意味丰富,而且新鲜。

这才是元结此诗独到之处。

  这样的诗句是即兴式的,似乎得来全不费工夫。

但敢于把前所未有的情景入诗,却非有创新的勇气不可。 和任何创造一样,诗永远需要新意。   创作背景:  这组诗作于公元767年(唐代宗大历二年),当时作者任道州刺史。

公元766年(大历元年)冬因军事问题从道州到长沙都督府办事,次年二月,返回道州(今湖南道县西)途中,恰逢春水大发,船行困难。 从长沙到道州为逆水,又遇水涨,所以诗人为了鼓励人们逆水行舟、迎难而上,于是即兴作诗五首,令舟子唱之,盖以取适道路云(诗序)。

  欸乃曲五首  大历丁未中,漫叟结为道州刺史,以军事诣都使。

还州,逢春水,舟行不进,作欸乃五首,令舟子唱之,盖以取适于道路云。

  【其一】  偶存名迹在人间,顺俗与时未安闲。   来谒大官兼问政,扁舟却入九疑山。   【其二】  湘江二月春水平,满月和风宜夜行。   唱桡欲过平阳戍,守吏相呼问姓名。

  【其三】  千里枫林烟雨深,无朝无暮有猿吟。

  停桡静听曲中意,好是云山韶濩音。

  【其四】  零陵郡北湘水东,浯溪形胜满湘中。   溪口石颠堪自逸,谁能相伴作渔翁。

  【其五】  下泷船似入深渊,上泷船似欲升天。   泷南始到九疑郡,应绝高人乘兴船。

  这五首诗是一组有联系的组诗。

从诗前序文中可知,元结创作这五首诗是叫船夫唱的,因而具有湖南永州民歌的特征,也可说是乐府诗。

林大椿把它收入所辑的《唐五代词》中,因为唐五代早期的词有不少是文句整齐划一的。

  第一首写他任官差不自由,来谒大官兼问政,此时扁舟回道州。 第二首写他二月返道州的夜行中,平阳守吏盘问姓名的事。 第三首写行舟途中除有朝暮猿声外,还听到如韶如濩的大好歌声。 第四首写看到浯溪大好形胜,引起想当渔翁的隐退思想。 第五首写到泷水地段时,船难行,但一过泷水就到了州,舟行也就到此为止。 其中以第二首最为有名,研究学会理事、四川学会理事、四川大学新闻系主任周啸天教授对此诗的赏析如下:  诗的前两句渲染出了一幅美丽怡人的湘江春夜图。 从长沙还道州,本属逆水,又遇江水上涨,作者却说宜夜行。

这样写,是正因为实际情况不便行舟,才需要努力和乐观的缘故。

这两句将二月湘江之夜写得平和美好,春水平写出了江面的开阔,和风写出了春风的和煦,满月写出月色的明朗。

诗句洋溢着乐观精神,深得民歌之神髓。

  后两句是诗人信手拈来一件行船途遇之事,做入诗中:当桨声伴着歌声的节拍,行驶近平阳戍(在衡阳以南)时,突然传来高声喝问,打断了船歌:原来是戍守的官吏在喝问姓名。

  如此美好、富于诗意的夜里,半路杀出一个守吏,大煞风景。

本来应该听到月下惊鸟的啼鸣,远村的犬吠,那才有诗意。

前人也一直是这样写的,但此诗一反前人老套,另辟新境。

守吏相呼问姓名,这个平凡的细节散发着浓郁的时代生活气息。

在大历(唐代宗年号,766-779)年间,天下早不是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那般太平了。 元结做道州刺史便是在州小经乱亡(《舂陵行》)之后。

春江月夜行船,遇到关卡和喝问,破坏了境界的和谐,正反映出那个时代的特征。

其次,这一情节也写出了夜行船途中异样的感受。

静夜里传来守吏的喝问,并不会使当时的行人意外和愕然,反倒有一种安全感。

当船被发放通行,结束了一程,开始了新的一程,乘客与船夫都会有一种似忧如喜的感受。

可见后两句不但意味丰富,而且新鲜。

这才是元结此诗独到之处。

  这样的诗句是即兴式的,似乎得来全不费工夫。 但敢于把前所未有的情景入诗,却非有创新的勇气不可。 和任何创造一样,诗永远需要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