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山水画从何处来 要向哪里去?管苠棡:一个画家对世纪之问的探索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6-22

巴蜀山水画从何处来 要向哪里去?管苠棡:一个画家对世纪之问的探索

>>巴蜀山水画从何处来要向哪里去?管苠棡:一个画家对世纪之问的探索2019-06-1910:28封面新闻记者张杰实习生刘可欣在当下西南山水画家群体中,管苠棡是甚具特色的一位山水画家。

少年时代在大巴山深处生活过的经验,让管苠棡对巴蜀山水有一份解不开的痴爱。

在从事绘画艺术的半个世纪里,他画巴蜀山水,思巴蜀山水,形成了一套绘画实践和理论知识并举的美学认识体系。

在绘画上,管苠棡善于以四川特有的大山大水为对象,用一种波纹状的笔法再加以局部的渲染,构成其独特的皴法,以此表现大山大水,及波涛翻滚的长江大河。 他的山水画作,往往题材宏大,不仅限于一片山一片水的描摹,表现对一位优秀画家对地域的整体把握能力。 比如从他的一些画作名称《成都山水全景图》《巴蜀揽胜》也略见一斑。 让管苠棡更与众不同的是,他有浓厚而执着的理论研究、表达兴趣。 比如他暂停画笔,集中花费8年时间,写出的60万字的《巴蜀山水画叙论》,令不少人感到意外。 其实,从十几岁开始画巴蜀山水,到如今思考巴蜀山水画,不管是绘画实践还是理论研究,管苠棡有一个清晰的问题意识:巴蜀山水画乃至中国山水画,从何处来,要到何处去?巴蜀山水应该怎么画,才能出更多精品佳作?在《巴蜀山水画叙论》中,管苠棡梳理了巴蜀文化对于中国山水画的哲学意义,采访了包括曾来德、杨晓阳、黄宗贤、舒大刚、邱正伦、魏学峰、程大利、陈滞冬、叶瑞琨、姚思敏、梁时民、邱笑秋、李兵等几十位资深美术理论家或书画家,并将北方、江南和巴蜀山水画风格与图式进行了比较研究。

在书中,管苠棡提出了他的研究所得观点:一源,中国山水画文化起源于巴蜀;一宗,山水画南北二派发端于巴蜀之西宗;一思想,挖掘梳理出被历史疏忽的苏东坡山水画美学思想;两变,中国山水画在巴蜀发生的唐代和近现代两次大变革;两派,总结出唐宋、近现代巴蜀山水画派;一领域,巴蜀自然人文20种审美特征的归纳,初步探索地理绘画美学领域;一坐标,明确当代巴蜀水画探索方向的坐标;一体系,初步探索建构了巴蜀山水画基础理论体系。

更重要的是,管苠棡在书中提出了诸多令人深思的问题。 为什么中国山水画两次大变革都是由外地来的画家群体深人巴蜀,依托巴蜀山水和人文进行开拓创新,既成就了个人风格,又引领山水画的时代变革,而本土画家为什么在这种大变革中作为有限为什么外地画家在巴蜀地区能够找到绘画语言并形成个人风格,而本土画家却成就有限经过梳理分析,管苠棡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本土画家对巴蜀独特的自然山水气象的熟视无睹,缺乏本土文化自信,对巴蜀自然山水气象的审美特质的深层体味不够,对其在山水画创作中形成个性化审美取向的价值认识不足,由此导致身处丰富的自然风物却实则远离自然。

最后,跟巴蜀地区缺少具有本地特色的山水画基础理论和应用性理论的研究和体系的建构有关。

北方山水画,境界雄强博厚,表现中正崇高的正大气象。 江南山水画,传承唐宋传统,重笔墨的人文品质表现。 表现出笔墨苍润真率、图式清明婉约、意境清丽幽远,境界虚静淡泊的人文精神品格。

巴蜀山水画,用笔苍率劲健见风骨,笔墨千变万态、图式宕跌峻拔、意境气象万千,以神游八荒的超拔创造,表现神超梦幻的精神境界。

北方和江南山水画,经历代画家、学者、专家们反复研究以形成绘画史学体系,而巴蜀山水画长期缺乏绘画史学体系的研究。

古代关于巴蜀山水画的画论,很多都是画家个人的零星体会,散落在字里行间的阐述。

这也是管苠棡写《巴蜀山水画叙论》的最大动力。 苦心孤诣,耕耘多年。 管苠棡的精神和成果得到了学界的认可。

文化学者、凤凰卫视文化专栏总策划、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王鲁湘在为《巴蜀山水画叙论》所作的序文《忽惊神秀在巴蜀》中,高度肯定了,《巴蜀山水画叙论--巴蜀山水审美与山水画传承变革研究》课题,形成了诸多具有创见性的研究成果,是当代巴蜀山水画家和学者们艺术主张的代言,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解答了中国山水画从哪里来,巴蜀山水画要向哪里去的世纪之问。 西南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邱正伦注意到,在艺术家、画家中,最缺乏的就是像管苠棡这样的人。

今天我们并不特别缺少技术很高的画家,但像管苠棡这样有理论兴趣和思考力的画家,却很少。 他画山水画,不是停留在自然层面,而是从文化角度。 我们也能从他的画中,能读出更广阔的人文素质。

《巴蜀山水画叙论》也让邱正伦感到惊喜,画家不能只是画画,理论家也不能只是空谈。

而且这部著作中,管苠棡提出的诸多问题,其所蕴含着学术的活性因子,值得学界认真对待和关注。

一个画家写一套理论书,查资料,做采访,到田野考察,并不是易事。

而且,在一般人看来,似乎显得跨界太大。

为了写这套理论书,管苠棡把画画都暂时搁置了。

但他自己觉得很值得,从大的方面来说,是出于一名巴蜀画家的责任感。 同时,也是一种自我需要。

我今年60岁了。 在过往几十年的绘画探索中,我深感到理论支撑的必要性。

仅仅实践探索,缺乏绘画美学上的依据,很容易画得迷茫。

经过一番艰苦的探索,管苠棡对巴蜀山水画在中国山水画的地位、特点、演变,有了更清晰的认知。

更重要的是,经过他的一番梳理,他对自己的绘画,处于怎样的系统里,有了更清晰的自我定位感。

我觉得,有了更充足的理论支撑,自己今后山水画的创作,更有方向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