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 屈打和波澜难道我是神最新章节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5

699 屈打和波澜难道我是神最新章节

将伊丽莎白的事情交给了飞机和白泉去办,只要完成了任务,那么下周赵耀应该就可以升级伊丽莎白了。

于是他不再紧张,打算接下来开始一天一天的悠闲日子,每天撸撸猫,玩玩游戏,生活过得美滋滋的。

另一边,圆圆被锦猫卫拖入了猫狱之中。 那是摆放了一排排猫笼子的集装箱,圆圆也算是第一个被抓进这里的超能猫了。

一进来就看到猫老趴在猫爬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圆圆。

只见猫老的爪子在手机上飞速按过,接着发出了语音:“台下何猫?为何见本官不跪?”这边的猫狱属于锦猫卫的边缘机构,毕竟从开门以来就没做过什么买卖,日常生活中,飞机也找不到什么猫够资格抓进来的。 而猫老又是前朝遗老,抹茶当年的心腹,于是飞机掌权后就把猫老打发到了这个清水衙门来。

看到台上的猫老,圆圆不耐烦地撇了撇嘴,看着猫老说道:“行了猫老,你别给我装了。

赵耀有多疼我,你们恐怕都知道,别看我现在被抓进来,第二天说不定就出去了,我劝你们最好对我好点。

”猫老的爪子嗖嗖闪过,在手机上发出声音:“大胆!上胶带!”左右的超能猫拱了上去,分别将圆圆按在了地上。

“你们要干什么!”“我为赵耀流过血!”“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一只猫咪嘿嘿笑着,将胶带贴在了圆圆的背上,圆圆瞬间僵直了身体:“可恶,快点把这东西拿走。

”“猫老,等我出去了,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还敢嘴硬。

”猫老:“来猫啊,给他上溜猫绳。 ”周围的超能猫们嘿嘿嘿嘿笑了起来,手里拿着绳子,不怀好意地走向了圆圆。 看到这一幕的圆圆大喊了起来:“我是猫厂厂公!”“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几只猫按着圆圆不动,将溜猫绳给圆圆戴了上去,瞬间将他的脖子、背部、腋下都套了起来。

圆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脸的屈辱,宛如刚刚被侮辱过一样,只有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猫老,却也没有在喊话了,心中暗道:‘哼,今天我落在你手上,就算我栽了,等我出去了,一定要你好看。

’台上的猫老心中暗道:‘圆圆乃是乔公大敌,正好趁此机会,借飞机之手,狠狠搓其锐气,把他变成一只废猫,嘿嘿嘿嘿。 ’想到这里,猫老爪子在手机上划过,说道:“躺下罪猫,你偷窥、偷拍、尾行,可知罪?”圆圆一声不吭。

猫老嘿嘿笑起来,手机语音说道:“来猫啊,上饼!”说话间,一大盆狗粮端了上来。 圆圆皱眉,心中暗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狗饼干。

”猫老语音说道:“圆公一路过来也算是累了,来猫啊,喂圆公吃饼。

”圆圆微微一愣,立刻就要猫掏出一大把狗饼塞进了圆圆的嘴里,三只猫轮流不停地塞,吃得圆圆又恶心又想吐。

看到圆圆萎靡的模样,猫老嘿嘿一笑,又语音说道:“圆公休息好了吧,休息好我们继续吧,来猫啊,给我大刑伺候。

”嘿咻嘿咻……嘿咻嘿咻……圆圆看到一群猫端着一大盆风油精上来的时候,瞬间眼睛都直了,一脸惊恐地看着猫老:“猫老,你好狠!”……就在赵耀按部就班,慢慢凑足伊丽莎白升级的经验,家里的猫也幸福安康时,在国内南方的一座小城之中,一丝微小的波澜也因为他而逐渐发生。

细雨绵绵的大街上,行人匆匆来去。 一座被废弃已久的工厂内,却时不时传来巨大的声响。 两名来自官方的使徒跳上围墙,倾听了一会工厂内的响声,相互对视一眼,下一刻已经化为两道黑影,快速窜入了厂区之中。 而在厂区的地下深处,可以看到一条条有着科幻色彩的流水线正在不断运转,一个个奇异的零部件被生产出来,然后组装、拼接化为了一个个特别的机器造物。 工厂的最深处,十多台服务器正在不断闪烁着电子的光辉,操纵着整个工厂不断打造出一台台杀戮机器。 死王的傀儡看着操纵面板上的各项参数点了点头,心中想到:‘不错,钢铁军团的生产比预期得还要快,娃娃的能力一旦使用起来,简直是……’想到这里,他抬起头,看向了服务器的方向:‘网络仍旧保持断开了吧?物理开关也在掌控之中,还有自毁装置。

’又检查了一遍各项设置没有问题,死王这才安心地吐出了一口气来:“呼,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娃娃的能力,实在太恐怖了,如果真的放开来使用的话,恐怕整个世界最后都会被他彻底占领。 如果不是各方面的压力越来越大,我也不会同意使用他的能力。 ”就在这时,警报声响起,死王皱了皱眉,离开机房,关闭了大门,朝着监控室走去。

就在死王离开不久之后,空气中有一道火环悄然浮现,一只浑身毛发呈现大海一样的深蓝色,四脚都踩着火焰,脑袋上长着一只独角,独角上时不时闪烁着电光的‘猫’从火环中走了出来。

正是赵耀过去在徐博士的实验室内遇到过的猫,自称猫之神的‘昆吾’。

昆吾看了看机房的环境,扫视一圈之后,将目光放到了一台服务器上:“你能听到我说话么?”没有反应。 昆吾皱了皱眉,服务器直接分解、破碎,其中出现了一只巴掌大小,看上去完全由金属打造的小猫。 小猫闭上眼睛,蜷缩在一起,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醒醒。 ”“醒一醒。

”“有重要的使命,要交给你。

”小猫颤抖着眼皮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昆吾露出了茫然之色。 几分钟后,死王的傀儡匆匆赶来机房,却发现整个机房完好无损,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

“怎么回事?为什么刚才整个工厂突然停机了?”——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