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魔兽见闻录 第689章 今宵欢愉短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代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4

异常魔兽见闻录  第689章 今宵欢愉短 无弹窗广告 小书窝

当前位置:>>异常魔兽见闻录第689章今宵欢愉短作者:书名:类别:更新时间:字数:  当文明层次差异过大时就必然出现这样的结果————我毁灭你与你无关/我拯救你与你无关。   万神殿的历史不过区区数百万年。   艾泽拉斯有记录的历史不到十万年。

  燃烧军团的历史比较特殊,介于一万年到一百万年之间。   然而无论是创世的万神殿还是灭世的燃烧军团,本质上都和艾泽拉斯存在着文明层次的断崖式代差。

  万神殿不来拯救艾泽拉斯因为忘记了。

  燃烧军团倒是时刻惦记着毁灭艾泽拉斯,可惜太远了。

  艾泽拉斯星球上闪耀着黄金精神的人类赞歌在历史的大潮面前不过是一朵璀璨的浪花。

  卡洛斯对此是有清晰的认知与充足准备的。   真实的艾泽拉斯不是游戏那一百多个GB的内存。

  把人类兽人所有精灵甚至哇呜哇呜的鱼人全部加起来,人口也不会过亿。   这种基数的抵抗力量在燃烧军团面前就是个笑话,从星界法师麦迪文那里获得的珍惜知识里,万神殿与燃烧军团的主战场,每一秒阵亡的军队都是以百万计数。

  也就是说团结艾泽拉斯的所有力量,可以抵抗燃烧军团不到两分钟。   卡洛斯不会忘记钢铁之王最疯狂的绝望。

  那个在他的时间线里于绝望中守护世界的男人值得尊敬,但是不值得学习。

  玩星际争霸,艾泽拉斯起步太晚了。

  掠夺十几二十颗星球有什么用,文明的火种由泰坦军团守卫着,灰烬的世界由燃烧军团把守。   来不及的。

  依靠暴政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撰取最大的权力,但是后遗症太大了。   统治短生种,不能光讲道理,还要讲情感,讲威望。   所以卡洛斯在控制着亡灵天灾的蔓延,试图将耐奥祖与上古之神的双边博弈变成加入他的三边博弈。   然而他还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在泰坦控制的星球,卡洛斯愚昧的以为泰坦守护者已经陷入了内耗,却忘记了萨格拉斯亲自来过的星球,不是只有泰坦守护者。   霜之哀伤是一个无解的陷阱,区别在于耐奥祖付出的代价有多大而已。   斯坦索姆屠城是多方博弈的结果,并非是阿尔萨斯成为巫妖王的必然条件,只要耐奥祖舍得下本钱,哪怕是卡洛斯去拔霜之哀伤一样要遭重。   因为人类的能力是有极限的,参杂了巫妖王灵魂碎片的霜之哀伤简直就是零费带回响的精神控制,魔免都没用。   在遭到卡洛斯组建银色黎明的阻击后,耐奥祖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放长线布局了。   所以它直接下血本铸造了一把史上最强霜之哀伤,从自己的天灾基座上翘了好打一块灵魂结晶融入其中。   这带来的变化就是哪怕精神大圆满的阿尔萨斯只要拔出这把霜之特别哀伤,就一定会被神器转化为死亡骑士。

  代价便是巫妖王耐奥祖精神力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衰退。

  全图狗的地图终于出现了战争迷雾。

  所以耐奥祖并不知晓,阿尔萨斯在梦境中得到了神谕。

  自称艾露恩的存在将耐奥祖的阴谋完整的告知了阿尔萨斯,并且将艾泽拉斯的未来展现在了年轻的王子面前。

  “我应该做什么?”  阿尔萨斯在神灵的威能面前选择了臣服,他的正义感令无法对神启无动于衷,圣骑士的修行令他选择了奉献。   【成为黑暗中的英雄】  自称艾露恩的存在告诉阿尔萨斯,夺取巫妖王的力量才是反败为胜的关键。   阿尔萨斯怀着近似殉道者的心态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这一局,耐奥祖没有输,“艾露恩”没有输,最终只有卡洛斯一败涂地。   如果没有外力介入的话,本应如此。   “所以说咱俩到底结的什么孽缘……”  难得的度假时间,难得的佳人相伴,本应是两份快乐堆叠成的极致享受,怎么出门打个猎也能碰到这搞货?!  卡洛斯是准备去找克罗米问清楚她到底在谋划什么。

  但是也就仅此而已。   完全没有抓住搞事儿龙萝莉形态的双马尾提起来疯狂摇晃的打算。

  结果还不等卡洛斯气势汹汹的“寻仇”。

  克罗米先找上门来了。

  “你摊上麻烦了,你摊上大麻烦了。

”  喝哟……  这起手式,怎么即视感这么强?  “史黛拉苟萨,出去望风。

”  “你休想再……”  “嗯~~~~~哼?”  “好的,大姐大,没问题,大姐大。

”  本来还想仗着与卡洛斯达成同盟关系放狠话的小星星被克罗米瞪了一眼,立刻乖巧的离开了摆放着各种风暴之龙战利品的房间,乖乖出门把风去了。

  “克罗米,现在是苏拉玛的头号通缉犯,而我是大魔导师的贵宾,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别告我行不行,过两天我就要和艾利桑卓签合约了。

”  卡洛斯掂量了一下,他还真拿捏不住克罗米的深浅,想了想还是软化了态度,和风细雨的说道。   “这种小事情随便啦,你家小舅子要进本啦。 ”  “嗯?你刚说啥?”  “阿尔萨斯投靠上古之神啦。 ”  “……”  卡洛斯低头盯着克罗米,满脸的你TMD搞我。   克罗米仰首挺胸双手叉腰,满脸的我TMD没搞你。   卡洛斯站起来,走到酒柜旁边,问了句。   “喝点?”  克罗米犹豫了片刻。   “烈性魔力酒,加冰。 ”  一通吨吨吨之后,两人/龙同时发出了啊~~~~~的声音。   克罗米给自己扯了张椅子摆好方位跳了上去。

  “你还记得自己搞过我多少次吗?”  “肯定比搞死我自己的次数少。

”  “……”  卡洛斯被怼得说不出法克儿。

  “我知道你能理解,就不和你废话了,时间很紧张的。

”  克罗米停了一下,确定卡洛斯注意力在自己身上,然后接着开始叙述。

  “我去借阿曼苏尔之眼……”  “借?”  “别打岔,你这孩子嘴怎么这么贫。

”  “我!”  “然后看到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听见一些了不得的对话。

”  “哈?”  “艾露恩居然是上古之神,它蛊惑了阿尔萨斯,亡灵天灾终将爆发,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别管这摊子烂事儿了,堕夜精灵都是墙头草,你带着你的联盟海军过来,艾利桑卓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赶紧办正事儿去。

”  “……”  卡洛斯开始怀疑眼前这个克罗米是不是真货了。

  “别盯了,我得罪了不该得罪的家伙,被锚定在这条时间流了,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克罗米的眼角有翔划过。

  明明是如此严肃的事情,卡洛斯却有种说不出的爽快。   做龙不能太克罗米啊。